光宅的短篇作品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就像官方當局在民族問題上的禦用學者們為了消除『新疆』一詞的擴張、殖民意味而將之解釋為『舊疆新歸』一樣,身為社會學主要奠基人的塗爾幹也有他的禦用學者,他們中有人這樣說道:塗爾幹並不主張神聖相對於凡俗的在先性(priority),在先的毋寧是聖俗的二元關係自身。曲學阿世,為尊者諱,有意思麼?仿佛這樣就可以把像我這樣不合時宜的批評者打發走。這些給塗爾幹思想寫『聖徒行傳』的...
展开 Teach a Lesson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人生作為老師要麼不上課,要是開課,就往往是慘痛而意味深長的。 模仿《教父》裏的話說一句:keep success close, keep failure closer.
展开 韋伯的話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被後人超越,不僅是我們共同的命運,更是我們共同的目標。』韋伯的這句話,從我第一次獨到它起,就始終激起我心裏的深沉情感。叔本華是悲觀的,尼采是大體樂觀的,維特根斯坦是半神般的,而韋伯則是真正有悲劇氣質的,他深深地感受到這一點,並希望像古典悲劇中的英雄一樣直立守望,不在命運的致命錘擊下撲倒。
展开 改一改學術行話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揚北宋詞而抑南宋詞,他的主要標準是,『隔』還是『不隔』。連以含蓄朦朧多義為美的詩歌都如此(當然王國維的觀點是可以討論的),那麼在學術寫作中,就更不應該搞讓一般讀者乃至受過高等教育的讀者倍感隔膜的行話寫作。 行話不等同於概念,它是這樣一種說話習慣:一方面把把日常語言 翻譯 成學術通行語,另一方面把頂尖的理論簡化成若幹關鍵詞(某某主義,某某取...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鐵伊的《時間的女兒》我還只看了個頭,不過書中主角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擲地有聲地迴響在我腦中: 『過多的人誕生在這個世界之上,寫了過多的文字。數以百萬計的文字每分鐘都在付印,想起來就可怕。』 我倒沒有想到我們時代的信息爆炸,還有大家都在開口、刷屏這樣的情況,我想的就是那話的原意:這世上大本大本的、被指為值得一看的書太多了。 每次讀維特根斯坦我都會得到一個額外的啟發...
展开 《都靈之馬》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一部和尼采有關的電影,從沒看過這麼慢節奏的電影,比庫布裏克的《2001太空漫游》還要慢。雖然看得七竅生煙,但是真的拍得好得沒得說。堅持看完的話,肯定再也無法忘記那五頓撒鹽的土豆。
展开 讀《哲學研究》 (试发表)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重讀維特根斯坦就像智識上的長跑,許多年後的今天,讀他依然讓我氣喘吁吁但是無比痛快。 讀維特根斯坦就像天氣好時從飛機上俯瞰大地,仿佛景物只是極其緩慢地挪移著,但其實卻是『輕舟已過萬重山』的速度了。在雲上向四方放眼的感受也很像讀通這書後的體會,語言的迷霧即是下方的雲層,天空無比的澄清;當然,也絕不可能再看到在地面上仰望天空時構思出的那種種概念的 顯聖 了。
展开 我家的狗狗 (试发表)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前段時間我們家多了一只吉娃娃名叫『跳跳』,作為小男銀的『跳跳』和已經和我們家相依為伴了一輩子(呃,大概有八九年了吧)的老女銀『丁丁』之間,經歷了一個不斷的磨合過程。然後讓我欣喜的是,我發現了它們之間的相互學習。 我拿乒乓球和跳跳玩了幾次之後,從來不好這口的丁丁居然也參與進來,對著滾動的乒乓球搖頭轉體地撲騰。不過她每次這樣撲騰之後都不去叼那個球,而是拿眼睛來看... (1回应)
展开 做人的一點體會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做人應當:自信,開朗,主動,熱情,開放,寬容。總之,應當有正能量。
展开 國際新聞的報導 (试发表)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烏克蘭和泰國處於政局的持續動蕩之中。在毛的時代,我們國家在面對他國的民眾抗議和動亂的時候,總是站在民眾的一邊,甚至自己也介入進去充當『外國干涉勢力』。在我們時代,我們國家的相關報導,反了過來,都站到了政府的一邊。許多時候這是因為和相關國家的政府關係良好,但主要還是反映了我們政府的一種新的執政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