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文通《治學雜語》讀後感 (试发表)

杂文 创作
蒙文通的《治學雜語》中到處是金玉良言。他真是一個異乎尋常的史學家,一個接近了通儒理想的人。因為對於如何做研究有了極透徹的認識,又有廣博過硬的積累,所以他在中年以後每進入一個新領域,只要幾年時間,成果就燦然可觀。另外,蒙文通在治學的理念和方法上十分注重吸取當時正引介入中國的西方社會科學的成果。我做碩士論文期間一個歷史系的師兄和我說,做佛教的社會史研究可以去看看蒙文通,哪怕是不相關的主題的文章,確實不虛。在學術生涯中定力十足,能吸取他方成果而又不改故轍的,在中國近代學人中,蒙文通是很突出的一個。 在當前社會學系的環境下,同學、教員普遍吸取西方的理論、研究成果多,吸取中國固有之學少,造成的兩個問題,一是食洋不化,二是把西方的理論和中國社會的實際問題唐突、生硬地結合到一起。社會學的本土化備受關注和強調,但是怎麼做?我覺得蒙文通是一個值得讀、值得去取經的前輩學者。我在北大讀本科時,社會學系有一個不錯的年輕教師開『中國(古代)思想史』的必修課,他的講法正是葛兆光在大著《中國思想史》中所批評、所希望超越的那種『點人頭』式的『思想大家們的思想史』,考慮到這是在社會學系而非哲學系開設此課,所以這一缺陷就越發刺眼。 葛兆光的《中國思想史》標舉了『一般性的知識、思想和信仰世界』的概念,從方法論上對於我們是一個巨大的啟示。但是假如要進入歷史社會學的具體研究課題,想要走向相關研究的前沿,那麼蒙文通的著作是眼界更高、更有啟發、更立得住的,也對我們的國學能力提出了實實在在的要求——中國固有之學,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重拾起來的,我們的需要好好補課。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光宅,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4-10-01 09:4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