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生的日记

元非 2014-07-29 09:25:03
司黅说他的健康知识来源是自己检索到的论文,并且瞧不上FDA等机构的一些主张。他的建议有些与我反复读到并遵循的相悖。那么我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修正自己的信念?有理由认为,应该只是轻微地。 首先,泛泛地讲,对医学、营养学这类学科来说,前沿的论文不会一锤定音,前后可能会有人得出相反的结果。经过五年十年,同类研究......

元非 2014-01-29 12:33:58
来做一个练习,defending the indefensible,比如中医,或者反转基因运动。一种防守型的辩护策略是不断后撤,或者说得更清楚一些,竭力推迟运用同一标准对相反的观点作出评价,争取论证说,双重标准是合理的,直至激怒对方。 先说中医。部分中医支持者曾经试图打疗效牌,甚至一度敢于声称在非典防治中有胜过现代医疗技术的......

元非 2013-12-06 23:13:52
按:好久没写东西了,练练手。大致按想象中的平媒口径来。媒体的朋友可以看下是否触及红线。 今年以来,众多城市的房价又一次出现了两位数的同比涨幅。我们观察到两个看似矛盾的事实。一方面,是中国的住房自有率居高不下,也就是说,真正缺房自住的人并没有太多,所谓“刚需”事实上是个伪问题;至少,完全不足以支撑住...... (42回应)

元非 2013-09-27 14:23:34
A (社运分子)批评某事物 α (化工厂/核电站/转基因作物……)。 B (化学/物理/生物学家)批评 A ,因为 B 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判断 A 对 α 其实不怎么懂,不知如何正确面对 α 。 C (社会学家)批评 B ,因为 C 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判断 B 对社会问题其实不怎么懂,不知如何同情理解 A 。(1,2) D (传播学者)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