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写作教室的日记 ( 全部 )

2014-11-22 18:01:29
作者 汪曾祺 一月,下大雪。   雪静静地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声音。   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   二月里刮春风。   立春后,要刮四十八天“摆条风”。风摆动树的枝条,树醒了,忙忙地把汁液送到全身。树枝软了。树绿了。   雪化了,土地是黑的。   黑色的土地里,长出了茵陈蒿。碧绿......
2014-10-30 16:35:50
作者:马克•吐温 三十五年前,我曾到斯达尼斯劳斯河找矿。我手拿着鹤嘴锄,带着淘盘,背着号角,成天跋涉。我走遍了各处,淘洗了不少的含金沙,总想着找到矿藏发笔大财,却总是一无所获。这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地区,树木葱茏,气候温和,景色宜人。很多年前,这儿人烟稠密,而现在,人们早已消失殆尽了,富有魅力的极......
2014-10-28 12:30:07
呼兰河城里,除了东二道街、西二道街、十字街之外,再就都是些个小胡同了。 小胡同里边更没有什么了,就连打烧饼麻花的店铺也不大有,就连卖红绿糖球的小床子,也都是摆在街口上去,很少有摆在小胡同里边的。那些住在小街上的人家,一天到晚看不见多少闲散杂人。耳听的眼看的,都比较的少,所以整天寂寂寞寞的,关起门......
2014-03-18 15:28:16
月下谈秋 作者:张恨水   一雨零秋,炎暑尽无。夜间云开,茅檐下复得月光如铺雪,文人二三,小立廊下,相谈秋来意,亦颇足一快。其言曰:   淡月西斜,凉风拂户,抛卷初兴,徘徊未寐,便觉四壁秋虫,别有意味。   一片秋芦,远临水岸。苍凉夕照中,杂疏柳两三株。温李至此,当不复有艳句。   月华满天,清霜拂......
2014-03-13 15:05:09
西山的月 作者: 沈从文     “求你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我念诵着雅歌来希望你,我的好人。   你的眼睛还没掉转来望我,只起了一个势,我早惊乱得同一只听到弹弓弦子响中的小雀了。我是这样怕与你灵魂接触,因为你太美丽了的缘故。   但这只小雀它愿意常常在弓弦响声下惊惊惶惶乱窜,从......
2014-03-12 13:42:22
井里,一直有水 作者:董桥        (一)     刊出《胡同的名字叫百花深处》的那一天,收到北京扬之水来信,说的竟是她住的东总布胡同棔柿楼里的花讯:“偶尔有点儿不冷不热的雨,庭院里花事便繁:玉簪、茉莉、蜀葵、美人蕉,白白红红,烂漫一片。半庭荒草,得雨之后,高与人齐。草长花艳,也是一番景致,不知......
2014-03-11 17:18:46
小毕的故事 作者:朱天文   小毕跟我小学同班,又是隔壁邻居,当初搬来村子里,毕家已在此地住了十几年。记得第一次看到小毕是搬来当天,我在院子搬花盆,靠着竹篱笆将花一盆盆摆好,忽然篱笆那边蔷薇花丛里有人喊我:“喂!”抬头一看,呸,是个黑头小男生,走过去,他说:“我知道你们姓朱——”当面就把一只绿精精的......
2014-03-04 17:28:17
我所能带给你们的事物 作者:李娟 我从乌鲁木齐回来,给家人买回两只小兔子。卖兔子的人告诉我:“这可不是普通兔子,这是‘袖珍兔’,永远也长不大的,吃得又少,又乖巧。”所以,一只非得卖二十块钱不可。   结果,买回家喂了不到两个月,每只兔子就长到了好几公斤。比一般的家兔还大,贼肥贼肥的,肥得跳都跳不......
2014-03-02 22:44:35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作者:白先勇 当台北市的闹区西门町一带华灯四起的时分,夜巴黎舞厅的楼梯上便响起了一阵杂沓的高跟鞋声,由金大班领队,身后跟着十来个打扮得衣着入时的舞娘,绰绰约约的登上了舞厅的二楼来,才到楼门口,金大班便看见夜巴黎的经理童得怀从里面窜了出来,一脸急得焦黄,搓手搓脚的朝她嚷道:   “......
2014-02-27 20:39:05
寒风吹彻 作者:刘亮程 雪落在那些年雪落过的地方,我已经不注意它们了。比落雪更重要的事情开始降临到生活中。三十岁的我,似乎对这个冬天的来临漠不关心,却又好像一直在倾听落雪的声音,期待着又一场雪悄无声息地覆盖村庄和田野。   我静坐在屋子里,火炉上烤着几片馍馍,一小碟咸菜放在炉旁的木凳上,屋里光线......
1人
生生写作教室
最有趣的写作课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13 )

  • V先生
  • 善尚
  • 源泉茶空间
  • 铁蒺藜骨朵没有
  • L小夕2020
  • Grace
  • 理想人生
  • 自然卷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