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诗 (试发表)

作者:
谭毅
作品:
《从城一:可能的聚会——论时机》 (诗歌 创作) 第1章 共10章
序诗[1] 一 弓张开了这座城。也是恭,让弦 在手指滑动中恢复体温。声音移动的 是喜悦与坚定的宽度,和折叠后的刻度 这摩擦也是阴影的运动,不免黯然 但也是约定,正如心跳动的空间 是胸骨的约定。这一环,又一环 透视着生长的团聚,在人被编织进 山峦与水流的曲线之前,祖先 就在这束缚里观望过良久。而这 已被呼吸和嗓音遗忘,正如雷雨 也遗忘了氤氲,它解开无形,去当了王者 二 云依靠奔波调慢花的开放。它的足迹 臃肿,但裹住了强光,包卷天地的帐篷 撕裂处,用了上等胶水,使天命不会 轻易泄露给昆虫和流浪儿。风也在对叶 喷出更透明的水,势会借此变凉或变暗 它留下轮廓,在叶脉的征兆中,昼夜 交汇,也在此划出转折的勾,或交锋的叉 这展示了玩耍、运行,和判定造物的无限的耐心 三 阴云蒙住了天的耳朵,上方愿派出 雷,那善造声息的刽子手,它提示 暗中的出口,但恍惚、易夭折,其童年 正是被向下清晰落地的电所抽取 那惊险的蛇,不知生的来意,在天的体内 升降自如:快过一切的闪失 像被踢开一般,格外孤立 四 山峰打消的念头,都在草里,却又被花 顶出来。这呼吸有风头,也更动摇 败落,是到达行动的转折的尖端,是 收缩的姿,也是委婉地擒住悟识。而拿下 之后的托出,可以是漫长的另一句话 五 灯,与锣鼓皆是爱惜与不尽 光隐没处,我们被刮去的轮廓团聚 浓荫享乐般涨起,两侧依然有声 在赶路,似乎耳朵不愿就此懒惰 衣衫在步行中漾开,灯要翻看 他们的影子,解开相互侵蚀与流动的困意 虽区分却无决裂。那迷途也在,但不过是 在途中而已。洗衣机甩掉灰尘,却依然 没按定时器上的程序前进 六 水波从叵测的湖底生出,要搬东西的意思 晃动的魔法瓶,漩涡般伸缩、移动,是些 裹紧翅膀、不会发烫的时间,想参透船桨 和头发。那坏灭的墨迹里,如何能有觉悟? [1].“序诗”和“跋”均由诗集的整理者“缓”先生所作。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谭毅,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
一行(王凌云)
2014-08-18 23:14:15 一行(王凌云) (一同路行,谈玄论艺)

好!

注销
2014-09-26 00:24:58 注销

非常好!盼望看到全部的!

阿波
2014-12-19 16:48:22 阿波

抱负干云。待慢慢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