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學研读协會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为什么说“爱的激进性”又是一套白左骗人把戏
巴特他老明确讲了,从语言学的角度看,恋爱的姿势实际上是呈分布形的,这些姿势绝不能被合并为一个整体,它们始终驻留在同一层面上,恋人们从话语盒子里掏出这些figures,但是却并不能将至合并至一个更高级的层次之中,合并至一个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