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众生相 ( 全部 )

读名家 ( 全部 )

2014-06-27 02:07:15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 (1回应)
2014-06-25 23:44:16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 (4回应)
2014-06-21 01:33:24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
2014-06-16 20:59:37
第一次,当它本可进取时,却故作谦卑; 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
2014-06-13 00:05:17
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又能记我多久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它会死去, 像大海拍击海堤, 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 像密林中幽幽的夜声。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 留下暗淡的印痕,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 它有什么意义? 它早已被忘记 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 带来纯洁、温柔的......
2014-06-11 17:38:28
五河环绕着的英雄之国   辫子盘在头上的锡克   响应古鲁的号召站起来了──   不屈不挠,勇敢、坚强。   “古鲁琪万岁”的欢呼   在旁遮普四方回荡;   新觉醒的锡克   不转瞬地凝望着   清晨里新升起的太阳。   “阿拉克·尼朗姜”──   一声欢呼拉断了   奴隶脚下的铁锁、绳缰。   腰间的宝......
2014-06-11 17:37:44
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 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鸩, 又象是刚刚把鸦片吞服, 于是向着列溪忘川下沉: 并不是我嫉妒你的好运, 而是你的快乐使我太欢欣—— 因为在林间嘹亮的天地里, 你呵,轻翅的仙灵, 你躲进山毛榉的葱绿和荫影, 放开歌喉,歌唱着夏季。 哎,要是有一口酒!那冷藏 在地下多年的清醇饮料, 一尝就令人想......
2014-06-07 00:42:27
第一节 哦,狂暴的西风,秋之生命的呼吸! 你无形,但枯死的落叶被你横扫, 有如鬼魅碰到了巫师,纷纷逃避: 黄的,黑的,灰的,红得像患肺痨, 呵,重染疫疠的一群:西风呵,是你 以车驾把有翼的种子催送到 黑暗的冬床上,它们就躺在那里, 像是墓中的死穴,冰冷,深藏,低贱, 直等到春天,你碧空的姊......
2014-06-04 23:59:26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它对我也一样; 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气息, 也不曾忍从地屈膝, 膜拜它的各种偶像; 我没有在脸上堆着笑, 更没有高声叫嚷着, 崇拜一种回音; 纷纭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 我站在人群中却不属于他们; 也没有把头脑放进 那并非而又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中, 一齐列队行进, 因此才......
2014-06-03 23:10:05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 (1回应)

留言板 ( 全部1条 )

兰若
兰若: 真是如玉书房读如玉啊。哈哈。 女作家的作品向来读得少,来你这里补补。 2013-12-30 11:56
 
>
妍娘的书房
文学,即是人学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89 )

  • eels
  • 酸枣
  • 半面妆妆
  • 风泉满清听
  • la vie!
  • 和声VoicePark
  • 去你想去的地方
  • 梨心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妍娘 于2013年12月29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