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 詩的日记 ( 全部 )

2019-04-22 09:43:03
「是烬滅的红黑巨龍嗎?」 「不,不是的。」她拉扯着自己丰满而柔软的肩带 0554:「要是如此说下去的话,不如我们翻过阿卡迪亚山吧。」 带着一丝犹豫,我笑着说「可不是。但那里终究隐藏着黄金红yan等令人着迷与疯狂的爱欲啊。」 「也许你是对的,但不走那条路。」她把太刀放在了腰部的袋口。 「我们走吗?勇者啊。」 循环......
2019-04-21 10:26:38
你们对忠诚热血一无所知。
2019-02-24 21:22:51
夜幕降临,星空中闪烁着她的灵魂。 78912304234 我:??? 如果你想再看见黑暗的话,那么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1055 雪之女王这样说道。 {为什么有这么大个“A”} —————— “喵喵喵”她这样说着。形状正在复杂的变化。“你所剩余的理想呢?Baby(国语)” —————— 左眼:能不能关掉? 右眼:嘻嘻嘻 ......
2017-12-25 11:33:30
「无论怎样,你也会死在这里的呀。」 「…」 面前的一个带着锥状草帽的男子向我这样说道,我,我不想做回应了,我想,能够在这里,一步步地看着骄阳落下,让黑幕笼罩上这一切,就是我的幸福了。 「想不到,你真的愿意这样来挽救你所谓的忠贞,没用的,没有看到吗?」 这位男子指了一指到处深深地插在地面上的柱状物质,......
2017-12-25 11:33:05
「你以为你真的是神吗?」 我抬起了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小精灵,它,很矮,却穿得像个小丑一样,它无比炫耀地,跟我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不想回答你。」我不屑地看了它一眼。「那不是很早就证明了吗?我被你们剥夺了自由的权利。」 「你是指断翅的事情吗?」小精灵突然高兴起来,虽然明显那是假装的,「对的,我们可以......
2017-12-25 11:32:02
「你看那边那个傻小子。」红色人坐在我的对面,他规矩地按照着自己定下的严格时间表,放下了笔,和「我」这个从未来回来的人机械地调侃道:「不知所谓,这种人,以后他肯定会在那道坎面前死掉的。」 「看太多动画片了吧。」我对着他强颜笑了起来,「人,总得有那个时候。」 「是吗,」他左眼的眼珠上扬瞧了我一眼,「对呀......
2017-12-25 11:31:31
我走到了师傅面前,对了,今天师傅要告诉我某些东西… 我想起了她,琪,今天她好像跟我笑着说了些什么?是什么呢?真是可爱的她呀…摇摆的树叶~泛着阳光的魔法~我喜欢她~ 「锋,你也应该正经了吧…」「你也应该知道什么叫‘秩序’,还有‘死亡’了吧。」 师傅穿着黑色和白色相间的道服,竖直地站在坛上。不过,却不是......
2017-12-25 11:31:00
「哈哈哈!欢迎您呀,读者。」 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一个穿着深蓝色的大衣的普通男子,第一,的确是很大的大,第二,的确是很普通的普通哟! 「噢!对了,我的名字叫做深蓝,而您就不用说出您的名字了,不用问为什么,这个世界不需要这么多逻辑,特别的,在我的这个世界里…」 「哈哈哈!在这里我是要准备向尊贵的您现场‘电......
2017-12-25 11:30:27
「你实在是太可爱了!」「穿过这条长长的狭道,就是目的地了。」 这段宛如黑暗隧道的「路」还真是长,一直遥远地通向远方的一个光点。路旁的树木很是漂亮,周围散发着樱花的气息。 我踏着这段不断变换颜色的砖路,一直地走着。如果背影可以自我复制一个出来那该多好呀!那个光点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因此我每次跟她说话的......
2017-12-25 11:29:43
可以在这里眺望着,这片如同蓝色的风景。我轻轻地拉下了窗帘,转过身来。 门被突然地打开了,走进了一个黑色的人,他穿着一件奇异的服饰。身上蔓延着一种古老的味道,他走到我面前,我才想起他是一个魔术师。 果不其然,他把他的帽子往上推了一下。我看到了一种熟悉的颜色。 「噢,朋友,」我迟疑地说了一句,大概是因为......
M | 詩
四月是最殘酷的月份
由死地繁殖出紫丁香
把追憶跟願望揉合以
春雨激動遲滯的根苗
冬季使我們暖和
拿健忘的白雪覆蓋土壤
以乾了的塊莖養著短暫的生命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5 )

  • Marooned_SMJ
  • 深夜炸鸡排
  • 猫咪乱步
  • Mr.Panda
  • dav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