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刘化童 2019-04-18 18:34:34
约翰·亨利·富塞利《梦魇》
《睡眠的技术》 刘化童 在赫兹的陡峭索道上,没有风景 视力和听力被管制成暂时的违禁品 清醒的人,从脑袋中掏出所有的疲惫 他们遭到黑色的围剿,而光感在伤口中 逃散 从阿尔法,到西塔—— 沿着心率抖动出的最速降线 攀登者,迟缓地滑落,沉潜得更深 直到海拔的低处,大脑波澜不兴 蛰居的梦,才偷偷地用腹语术唤醒 德尔......

刘化童 2019-04-18 18:29:55
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雾海漫游者》
《云的理论》 刘化童 墨色的云,跳动着,用力喘息 它的湿润比干涸,更逼近死亡一步 当冷风从诺言的咬合中挣脱 穿过日渐松动的牙齿 再拦腰锁住云,榨取出浓密的水 人们依旧信誓旦旦,说着生命向上 从不在意来自陨石的嘲笑 更无惧那些高耸的暗流,太过陡峭 危居在更高处的,永远也驻守在更早前 一切都将顺着时间,先行......

刘化童 2019-01-04 16:31:43
《陆家嘴登高怀古》 刘化童 夏天的音域太低,被琴弓锯开了 天际线,潮湿得就像—— 一块允许任何苔藓生长的老砖 在烈日的高压与目光的扶危之间 地下茎,簇生出完好无损的残垣断壁 作为废墟,它们中空,摇曳 在干旱之外,适应着另一种土壤 也学会如何在荒年的变奏之中 对流云和雨露保持着矜持的无动于衷 黄浦江畔,此处......

刘化童 2018-12-26 19:30:05
【正午的暴雨】 刘化童 正午时分,一场白日梦做到了尽头 突然间,群山似的阵雨绵延千里 卷起沉重的心事,奔袭而来 在杀伐声里浇灭着最后一丝余温 我勉强抬头远望,隐约看见 黛青色的空气里仿佛暗藏着伏兵 只要刀剑出鞘,就会有 郁结的秘密缓缓地鲸落而下,被水深埋 渐渐地,泥土、残叶与黑云 它们的气息交织起来,被堆......

刘化童 2018-12-26 19:12:59
【等待的人】 刘化童 总有某个瞬间,呼吸会在眺望中被磨损 梗在咽喉里的痛苦与慰藉将要纽结在一起 笨拙地,在字斟句酌中找出停战的理由 好让余生都被安置在时间的警戒线内 躲避着,等待着,那些—— 从过去射向未来,击退残兵的炮弹 此刻悬而未决的一切终将跌落下来 一束闪着剑影的月光,或者 被劈成两瓣略显峻峭的承诺......

刘化童 2017-05-05 15:09:11
【鸟类研究】 刘化童 在更远处,应该有几抹残云,或许还有斜阳 就像刀伤剑痕般布满洋面,留下光影的结痂 鸟群,凝神盘旋,在陡峭的目光里穿梭 这些迂回的火翅膀,扇动着不断焚烧的纸钱 似乎就要淹没在低纬度海域的迷茫之中 城市中,无须煽动,鸟的叫声就能赶走鸟 当鸣叫抵达高音区,羽毛的颜色就暗如低音区 唯有它们的姓......

刘化童 2017-04-23 20:33:20
【话语术】 刘化童 云层下,黄昏是介于狼和狗之间的灰色地带 游走其中,没有办法从残阳的色谱里 指认出那个叫作夜晚的犯人,究竟是谁 也无从去判别,哪一束光的阵亡 才宣告了幽暗对于眼球的统治就此降临 物质不再清澈,它笼罩着词语的雾 我们犹如被羁押在黑色礼帽里 仅凭魔术师几句秘语,就蒸发掉的兔子 消失,却不死亡......

刘化童 2016-12-12 21:50:44
【抹掉了地址的信】 刘化童 我知道,我将死在霞光中——茨维塔耶娃 一、 太阳是粉饰乌托邦的涂料 滴落在了谁的唇边 那就吻一吻甲醛 于是流泪,于是作呕 于是就像我听到的祷告 此生,我们都会来过火焰山 或早或晚 二、 或早或晚,船锚都将 在时光的阴暗面被抛下 马蹄也会停落在南山的向阳处 贫瘠的眼角边 锈铁跳着披......

刘化童 2016-02-08 22:10:47
【新年颂词】 刘化童 路灯向街道颁布着驱逐令,把夜照得格外空阔 唯有那阵鹅黄色的风,还在疾驰,吹得 球形的天空都要滚落下来,只是没有一声惊雷 作为伴奏,让人忽略了指挥棒早已刺入夜色 那片找不到家的肺叶,在苦寒中肆意盘旋 它无法选择究竟是被碾磨殆尽,还是独自凋零 已近午夜,新年依旧停泊在路的另一头 可惜,......

刘化童 2015-11-29 17:05:35
【我们被排泄着,流到时代的体外】 隔夜的上海,遍地霓虹,余温尚存 满眼都是雾气的阻拦,我只能放缓脚步 走得很慢,慢过一片树叶的生长 慢过整个暖冬的流淌 却快于生命干硬成化石的速度 我并不能准确地说出,此刻的颜色 它总在咀嚼自己,等待黑色棺材的吞咽 所有的,新鲜与腐败的相隔,就在一夜之间 哪怕以骨为柴,燃......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