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贝骨诗社的日记 ( 全部 )

2017-02-27 10:12:38
1 正月第六天,近岸的水底仍曝露,像田野 在晚冬备孕,黑旧着,满是机械履带的碾痕 孩子越过冻紧的沟壑,河心不再险恶,他 懒散随后,仿佛过劳的轮胎,哈出二手烟霞 与下午的家宴酒,并腾手拍下寒假、童年 与林间那黄色挖掘机。新工程是沿河铺展的 木板路,目光也绕满刨花的气味,看古树 如电厂遗址的高炉,兀立于河岛......
2014-06-10 11:48:16
典型叙事 如今你寡言如门卫,用一种空洞 的眼光掠过你的母亲。不温暖 也不放肆,除了母亲你还有更多 陌生的朋友,夸张的动作修饰 永远说不分明的言语。那年你 带着原始的热情向这座城市问好 在人民广场中央投下一个轮廓 清晰的拥抱,并说:我是我。 你是你,雾霾提醒你刻意守护 母亲一贯的叮嘱。你微笑着 站在谎言之中,古......
2014-06-08 18:57:17
杨木支,原名杨子莺,1987 年2 月生,湖南怀化人。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文艺学专业2014届硕士研究生 悼张枣老师 我正想陈列我的简单喜悦 你却出示死亡证件 枣色贝壳沉默贴身 它知将被沉默捂热 来不及行注目礼、微笑礼 你便滑行 来不及参展娇嫩 我不能僵硬成连椅体 不能,责怪春风摘走了我偷来的花朵 解蜜蜂纱......
2014-06-05 16:24:14
备忘录 驾驭一匹匹体态各异的侧面之马 告离。摩托车载着醉酒的人 撞向生命的结束,擦出点火花 接着就微弱,直到永久地缺席。 临行的酒中充满约定与危险, 踉跄的骑手不辨道路又次爽约。 恍惚来到众人中间,晃一下 便消失,让自己平凡地变成尘埃。 偶尔被发现,赢得片刻的关注。 再喝酒时谈话把你安置在空座上 令你自堆积......
2014-06-04 00:59:09
李怡静,1994年5月生于河南洛阳,现为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2012级美术学(美术教育)专业本科生。 七孔之竹 七个友人盘桓在竹林下修炼白云 和仙丹商讨伐国的道理:白酒怎样才好 酿造出酱香,香烟厂是否倒闭在黎明前 乘上筋斗云去赴欠债者的约。 把拖债者甩到脑后忘记自己 已被贴上待售的标签,没有面孔可供更新 出售一朵...... (1回应)
2014-06-02 13:07:22
未名湖夜步,遇雨 ——赠XY 风平浪静。当夜色最终深成一块墨玉 我们遥见前方水光的流转,透过昏暗的 低矮灌木,和低垂进湖中不久的柳树。 “这是风景区”,你说,并把步速调整到 适合观光。我们始终观看着,但绝不 驻足,仿佛风景的真谛在于移步换景,直到 美,被训练成我们身体中最梦幻的节奏。 靠近湖面时,风突然从......
2014-05-26 22:33:46
王辰龙的诗 还家诗 1 入冬的、阴糜的晨风,八月新建的站前空地 吹出流汗的气锤,起落之间,回家的工人 留下影子,与人群叠合:依旧背着秋日的 老虎,他们敲稳石板,任由俯蜷的姿势 被旅行箱一次一次洞穿。 这是晨泳者冒然入水,我正走进并未久远的 往事。步出沈阳北站,心脏便紧缩,恍若 夜行人竖起......
2014-05-26 22:32:13
朱贝骨”同仁近作:李海鹏的诗 李海鹏的诗 秋景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 ——by Rainer Maria Rilke 一 窗玻璃上闪着树顶的光。我看见瘦削的 水摆成树形,喷泉般刺入云朵肥胖的肉体。 夏季居留已久。哦漫长的等候,时间 终于变成金色,走进它木质的房屋。枝头上,果香乱颤。......
朱贝骨诗社
朱贝骨诗社,于二〇〇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创社于中央民族大学。“朱贝骨”为藏语“活佛”之汉语音译,引申为“永生”,我们以此表达“朱贝骨”同仁对于诗歌精神的信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47 )

  • 寒士
  • pupu
  • 营没了再扎姐妹
  • 李念卿
  • 李寻欢的飞刀
  • 徐以斌
  • 一碗冰豆花
  • 西哑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