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 | 译』常态、权力、以及文化

2016-05-12 23:18:21

超有钱
2016-05-13 00:18:23 超有钱

对弗洛伊德的理解简直贻笑大方

虔
2016-05-13 05:30:09 (『海的印刷术』)
对弗洛伊德的理解简直贻笑大方 对弗洛伊德的理解简直贻笑大方 超有钱

不觉得……从探讨“正常”之霸权的角度来说,精神分析中对心理正常的强调确实可以反思啊……

超有钱
2016-05-13 11:12:29 超有钱
不觉得……从探讨“正常”之霸权的角度来说,精神分析中对心理正常的强调确实可以反思啊…… 不觉得……从探讨“正常”之霸权的角度来说,精神分析中对心理正常的强调确实可以反思啊……

不知道作者对弗洛伊德本人的理解是不是受到美国主流的各种后弗洛伊德学派的影响。美国主流的心理学强调ego的功能,目标是使得患者能更好的回归和适应社会生活。

但是弗洛伊德本人之所以能成为心理学发展的转折点以及持续地在思想史上发挥如此重要的影响,正是因为他重新思考了“正常”。弗洛伊德在最最普通的日常生活、平常人的梦境、宗教和政治生活中发现一些神经/官能症的基本结构,这就说明了官能症本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病态”或“非正常”的。

相反,弗洛伊德之后的许多心理学派,抛弃了弗洛伊德理论中最为核心和革命性的认识,即对无意识的认识(强调非理性的重要性,是浪漫主义以来就有的传统。区别于这种传统,弗洛伊德发现了非理性-无意识自身的规律特征),转而强调ego的重要性,而不能意识到ego的功能是由无意识所统辖的,更不能意识到正是ego和无意识的“失调”导致了病患所遇到的精神危机。我想作者所声讨的对“正常”的划分,正是在ego的层面上的。

“如果性生活(vita sexualis)正常,就不会有神经官能症(neurosis)”——这句话不能割裂整体语境去理解。弗洛伊德的确强调sexuality的重要性,但是弗洛伊德对性、力比多的理解是非常复杂的,反而是荣格这样企图对精神分析理论进行“去性化”的人才误解了性的意义。关于弗洛伊德的性理论可以参考拉康的阐述。

虔
2016-05-13 13:00:26 (『海的印刷术』)
不知道作者对弗洛伊德本人的理解是不是受到美国主流的各种后弗洛伊德学派的影响。美国主流的心理 不知道作者对弗洛伊德本人的理解是不是受到美国主流的各种后弗洛伊德学派的影响。美国主流的心理学强调ego的功能,目标是使得患者能更好的回归和适应社会生活。 但是弗洛伊德本人之所以能成为心理学发展的转折点以及持续地在思想史上发挥如此重要的影响,正是因为他重新思考了“正常”。弗洛伊德在最最普通的日常生活、平常人的梦境、宗教和政治生活中发现一些神经/官能症的基本结构,这就说明了官能症本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病态”或“非正常”的。 相反,弗洛伊德之后的许多心理学派,抛弃了弗洛伊德理论中最为核心和革命性的认识,即对无意识的认识(强调非理性的重要性,是浪漫主义以来就有的传统。区别于这种传统,弗洛伊德发现了非理性-无意识自身的规律特征),转而强调ego的重要性,而不能意识到ego的功能是由无意识所统辖的,更不能意识到正是ego和无意识的“失调”导致了病患所遇到的精神危机。我想作者所声讨的对“正常”的划分,正是在ego的层面上的。 “如果性生活(vita sexualis)正常,就不会有神经官能症(neurosis)”——这句话不能割裂整体语境去理解。弗洛伊德的确强调sexuality的重要性,但是弗洛伊德对性、力比多的理解是非常复杂的,反而是荣格这样企图对精神分析理论进行“去性化”的人才误解了性的意义。关于弗洛伊德的性理论可以参考拉康的阐述。 ... 超有钱

谢谢这么详细的留言~
我只粗浅读过弗洛伊德、荣格和拉康,不确定理解到什么程度,只好站在本文作者的立场这边声辩两句。
我不认可“作者所声讨的对‘正常’的划分是在ego层面上的”,我觉得作者主要是从“正常”这个概念的历史建构来说的,他主要想厘清的是统计学和优生学互相捆绑之下诞生的一种强调平均值和中位状态的average man,人成了某种“统一的产品”。但是反过来,有无ego是否就能抵抗这些并不是他的立场。
我认为作者确实有些minimize弗洛伊德。全篇文章只有这一段是论及弗洛伊德理论的,之后也没再继续做延展,总体上是想为文章主旨服务,提请读者反思除了身理正常之外的心理正常概念。我觉得他是一种简化了的理解方式,但是不至于“贻笑大方”。
不过非常谢谢你~!

超有钱
2016-05-13 13:32:12 超有钱
谢谢这么详细的留言~ 我只粗浅读过弗洛伊德、荣格和拉康,不确定理解到什么程度,只好站在本文 谢谢这么详细的留言~ 我只粗浅读过弗洛伊德、荣格和拉康,不确定理解到什么程度,只好站在本文作者的立场这边声辩两句。 我不认可“作者所声讨的对‘正常’的划分是在ego层面上的”,我觉得作者主要是从“正常”这个概念的历史建构来说的,他主要想厘清的是统计学和优生学互相捆绑之下诞生的一种强调平均值和中位状态的average man,人成了某种“统一的产品”。但是反过来,有无ego是否就能抵抗这些并不是他的立场。 我认为作者确实有些minimize弗洛伊德。全篇文章只有这一段是论及弗洛伊德理论的,之后也没再继续做延展,总体上是想为文章主旨服务,提请读者反思除了身理正常之外的心理正常概念。我觉得他是一种简化了的理解方式,但是不至于“贻笑大方”。 不过非常谢谢你~! ...

谢谢:)
这种历史建构的“人”之理念,将主体视为结构之效果的理念,清楚说明了福柯为代表的后现代理论和历史主义在当代文化领域的影响力。

有必要澄清一下ego不同于拉康的主体,ego并不是用以抵抗历史建构的东西,事实上,主体本身正是结构失败的产物,主体的存在证明了结构总是有裂隙的。我那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反思工作只是逆转霸权式的“正常”观念,那它一定会停留在想象界的层面上,而不可能改变“现实”。最重要的是引入新的能指,产生新的能指链,松动和改变象征体系本身。

我在精神分析上也是初学,不敢妄言了。

虔
2016-05-13 14:48:48 (『海的印刷术』)
谢谢:) 这种历史建构的“人”之理念,将主体视为结构之效果的理念,清楚说明了福柯为代表的 谢谢:) 这种历史建构的“人”之理念,将主体视为结构之效果的理念,清楚说明了福柯为代表的后现代理论和历史主义在当代文化领域的影响力。 有必要澄清一下ego不同于拉康的主体,ego并不是用以抵抗历史建构的东西,事实上,主体本身正是结构失败的产物,主体的存在证明了结构总是有裂隙的。我那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反思工作只是逆转霸权式的“正常”观念,那它一定会停留在想象界的层面上,而不可能改变“现实”。最重要的是引入新的能指,产生新的能指链,松动和改变象征体系本身。 我在精神分析上也是初学,不敢妄言了。 ... 超有钱

恩 再次谢谢~~
以及 认同引入新能指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