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派

栖寒 2017-07-04 09:27:23
居美13年,能成为张学良将军喜欢的一个京剧演员,实在是睡着了又乐醒了的事儿! 一次偶然的机会,少帅看到我在多伦多和“加拿大梅兰芳”合演的《别姬》录像带,我的霸王。他问:“你怎么学的杨小楼?”我答道:“小时候听唱片听会的。那个年头,连北京拉洋车的都能来一句杨派的‘闪开了’!”少帅笑了。 我这个人,有点人......

栖寒 2016-06-08 11:45:02
远在十年前,即听到余派须生名票钱培荣先生的《状元谱》录音。当时并不知为何人所唱,但觉余味儿十足,吐字喷口,无一不佳,洵为老生之隽才,故对钱先生倾慕已久。嗣经名律师汪文汉兄(亦为余派名票)之介绍,得偿识荆之愿,从此鱼雁往还,相见恨晚。某夕与培荣先生畅叙,促膝谈心,承告关于拜孟冬皇为师之一幕,内容曲折......

栖寒 2016-05-22 12:19:55
谭鑫培在清末,撑持同庆班时代,中和园每座仅售铜元十余枚,迨民国二三年时,每出演,辄需洋八九角矣,社会生活程度,逐步上腾,戏价随之激涨,谭氏自身之戏份,自亦顺此趋向,继长增高,关于此事,民国八年,名评剧家春觉生君,曾有谭氏戏份严格表之作,调查颇为详确,照录如左,以当歌场史料。 同治至光绪初年 园份当十......

栖寒 2016-04-07 15:08:32
有「冬皇」美誉的余派传人、杜夫人孟令辉女士,不幸在五月二十六日午夜逝世了。除了留下少数的录音带以外,余派剧艺在台上的念白、神情、做表、身段,都随身以逝,从此失传。这真是国剧界莫大的损失。兹应本刊主编所嘱,略谈孟氏台上的表现。予何人斯,敢谈孟氏精湛剧艺并远及谭余,实在这是胆大妄为,不自量力;无非管窥......

栖寒 2016-03-27 16:54:05
《鞠部丛谈》云:「叔岩亲炙于老谭者,唯《太平桥》一剧。」作者不知何许人,无非道听途说,可谓评剧家之通病。兹将叔岩学谭经过,约略论之,以明真相。 「小叫天」最怕收徒弟,叔岩得拜老谭为师,全靠运气。民初总统府常演堂会戏,逢到谭鑫培演《失街亭》,则他配王平。但是叔岩很不高兴,因为叔岩是官迷,认为粉墨登场......

栖寒 2015-10-15 15:34:13
余叔岩早年的几次著名堂会和义务演出,可以看做是倒仓后正式重返舞台的前奏。 1913年,为朋友李直绳家的堂会担任戏提调:戏码有丁吉甫的《落花园》;王君直的《碰碑》;恩禹之、程继仙的《群英会》;梅兰芳、王蕙芳的《虹霓关》;余叔岩本人唱了一出《空城计》,配演有黄润甫的马谡、金秀山的司马懿;刘春喜的王平;王长......

栖寒 2015-06-08 11:25:40
在《今晚报》副刊拜读招司同志谈《二进宫》佚词的大作,不禁感慨系之,50年代初,我因给《星报》撰稿,曾获识周骥良、陈嘉章等同志。招司同志在嘉章处也见过,当时恨未深谈。1951年来京后,与骥良同志即未再相见。从晚报上得知他宝刀不老,私心慰忭。嘉章则于1964年《六号门》在京演出时匆匆一面,从此以后长诀。关于《二...... (1回应)

栖寒 2015-06-08 11:23:33
上次谈余派戏的小唱段,提到《审头》。马派的[四平调]是六句:余派实是老词,只有四句。唱词是:"自古道人亏天不亏,过往神灵饶过谁,戚贤弟暂且回衙去(此是贯大元先生所授,张伯驹先生作"回衙内") ,三日之后必有信回。"《回荆州》鲁肃的[散板]也与马派略有不同,词云:"听说刘备要逃走,都督苦......

栖寒 2015-06-08 11:13:01
余叔岩少年时期以"小小余三胜"的艺名驰誉天津,因演出过度疲劳,倒仓后嗓音很久未能恢复,于是他乃致力于做工戏,有时还演武生戏。及20年代初他嗓音大好之后,仍不时演做工戏和以念白为主的戏。如《盗宗卷》、《审头》、《失印救火》、《打严嵩》等,唱工都不繁重。但余是有心人,虽一出戏中仅有几句[散板] ,他...... (1回应)

栖寒 2015-06-08 08:56:48
余叔岩成名后,一共灌制了十八张半唱片,至今流传。其中,又以晚年在国乐公司所录《沙桥饯别》唱段为诸片之冠。盖炉火纯青,腔嗓俱佳,"只千古而无对"。但此戏余氏平生并未正式演过,只是在家调嗓时用来练唱。得其传者二人,一为李适可,一为刘曾复,都是通过间接渠道学会的。李别号止庵,曾在百代公司录制过这......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