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方哲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约翰弟兄疯掉了!
原载《城市画报》 对所谓的“厕所文学”,大多数人都是既爱又恨:牛皮癣小广告和约炮电话固然可恶,偶然却也能见到让人捧腹不止的绝妙段子。墙壁上的喷漆涂鸦通过街头文化的发扬光大,甚至已经登堂入室成为一门艺术。前段时间新闻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