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方哲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中世纪的幸福宠物们
中世纪的幸福宠物们 (原载城市画报) 快要过年了,把中世纪的黑暗八卦放一放,先写点毛绒绒暖洋洋的东西吧。比起现代诸如毒蜘蛛、蟒蛇或者狮子这样的另类宠物,中世纪欧洲人的口味反倒“正常”得多,基本限于那些毛绒绒的温驯陆生四腿...

写了新日记

约翰弟兄疯掉了!
原载《城市画报》 对所谓的“厕所文学”,大多数人都是既爱又恨:牛皮癣小广告和约炮电话固然可恶,偶然却也能见到让人捧腹不止的绝妙段子。墙壁上的喷漆涂鸦通过街头文化的发扬光大,甚至已经登堂入室成为一门艺术。前段时间新闻披露...

写了新日记

《亲爱的老爱尔兰》部分章节试读
四 猛犬英雄 “这时六十头牛齐力拉出来那口巨猪,麦克达索(Mac Dá Thó)亲自为他们分配。‘我们该怎样分配这口猪?’康纳赫特国王艾里尔问。阿尔斯特的布里克留说:‘当爱尔兰的英雄好汉们齐聚一堂,除了靠武力比拼席位高低,每个...

写了新日记

疯狂植物志
(原载于《城市画报》) 看哈利波特的时候,我最心驰神往的就是那个种满了神奇植物的大棚,而其中最有趣莫过于曼德拉根(Mandrake root)了。这种拔出来就像一个小婴儿形状并且会发出令人丧失心智的尖叫声的根茎,无疑让父母们带着幸...

写了新日记

那些萌萌的魔鬼们
原载于《城市画报》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欧洲人都生活在对魔鬼的恐惧中。尽管严肃的基督教神学家认为圣经记载的撒旦不过是对各种反对上帝的力量和行为的形象化,并非真有实体,但人们普遍相信这样一个传说,即路西法带领三分之一的天使...

写了新日记

草稿:关于宗教的十条大纲及重要先例
1、一切宗教、信仰、信条(以下简称宗教),在且仅在其管辖权(jurisdiction)范围内为真实。 2、任一宗教的管辖权范围,依其权威机构或人士解释及其声称受其管辖的个人之正式或非正式承认,双方合意为准。作出承认归化于某一宗教,并...

写了新日记

奇幻种族录
原载《城市画报》 未知的疆域总能催生出大胆狂野的想象。从《山海经》里形形色色的奇人怪兽,到科幻电影里的外太空异形,我们一直在用想象力殖民远方,虽然我们的想象难得跳出已知世界提供的模板。 古希腊人很早就踏上了远方的土地,...

写了新日记

Eino Leino: 夜曲
Eino Leino: Nocturne 1903 夜曲 秧鸡之歌在我耳间, 麦穗托起一轮满月; 夏夜愉悦弥漫我心, 开荒薄烟笼罩山谷。 我不欢喜,亦不悲叹 但请带给我森林之黑暗 云的绛红,白日正向它沉落, 山风之蓝,睡梦正酣, 北极花暗香,流水的阴影...

写了新日记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爱尔兰版
要说到扯犊子跑火车的本事,天下之冠非爱尔兰人莫属。一首十世纪初的对话诗歌记录,为了一个馒头,一个芒斯特省的小伙子和一个伦斯特省的老妪打起了嘴仗,把当时爱尔兰南部有权势的大小国王都动员起来进行了一场假想的大战,列举了伦...

写了新日记

Mo chean duitsi, a thulach thall/ 失落的地标
失落的地标 Laoiseach Mac an Bhaird 呜呼,那远方的山! 为你的不幸我们难展笑颜; 你棕褐的刺丛,哀愁之源, 挺拔的巨树曾矗立峰顶。 我曾目睹,聚会之地, 喧闹的树丛,人们的苦痛; 当枝叶被伐——哀伤之日! 往后这土地更加多舛...

写了新日记

Aoibhinn beatha an scoláire / 学者生活多甜蜜
出处:Nua-Dhuanaire I, ed. Pádraig de Brún et al., p.8. 17-18世纪早期现代爱尔兰语作品,作者不详。 学者生活多甜蜜! 埋首书堆穷经史, 你应知,全爱尔兰 无有能与其相比。 不必作国王鞍前, 不必为贵胄卖命; 无税无捐一身轻...

写了新日记

Y Gwynt/ 风
Y Gwynt/ 风 by Dafydd ap Gwilym(c. 1315/1320 – c. 1350/1370) 2010-05-22 09:17:06 天空的风,无拘无束, 震荡天宇,奔向远方, 你是嗓音嘶哑的游吟者, 无足无翼的世界之伶。 自天庭之库,逍遥无凭, 竟催送得如此灵巧,令人称奇...

写了新日记

我常回忆一段时光
我常回忆一段时光 其时,我与世界都仍年轻 边界和边界之间横亘广阔的土地 旅行者畏惧穿越幽暗的森林 那时,船帆刚刚造好 第一把锄犁方才成形 钢铁还不曾凶残地舔舐鲜血 火焰才将它从沼泽中唤醒 天地间蔓延着无声的渴望 人们思索着河流...

写了新日记

古威尔士诗歌一首:典诺吉的小皮袄
Book of Aneirin, No. 88 Peis Dinogat 典诺吉的小皮袄 Peis dinogat e vreith vreith. 典诺吉的小皮袄 O grwyn balaot ban wreith. 我亲手用貂皮造 Chwit chwit chwidogeith 嗖嗖嗖,哨声响 Gochanwn gochenyn wythgeith. 八个奴隶同...

写了新日记

爱人之死 / 里尔克
爱人之死 关于死亡,他懂的不比你我更多: 它带走我们,抛入静默。 可是她,不要, 不要从他身边攫走, 让她轻柔地从眼前淡出, 滑向未知的阴影, 让他觉着,此刻她少女的微笑 高远如月, 一切安好。 让他这样熟悉了死者们, 仿如通过...

写了新日记

城堡 / 里尔克
Ist ein Schloß Rainer Maria Rilke 一座城堡。褪色的纹章刻在门上。 树冠生长,乞求着, 臂膀向更高处伸展。 一株亮蓝的小花, 探进了渐渐沉没的窗 向上张望。 没有了悲泣的妇人—— 她是残破的大厦里 最后的迹兆。 Ist ein Schlo...

写了新日记

那曾是冬日
那曾是冬日: 树木让出了天空,垂首沉思; 人在他的家里燃起炉火, 而黑暗的窗子更加黑暗, 眺望寥寥的亮光 串起茫茫原野。 雪后鹿的足迹, 仿佛人们从未劳作, 大地贞洁如昔。 被晚祷的钟声安息的时光, 被温柔的日落抚慰的叹息, 就...

写了新日记

策兰三首
Von Dunkel zu Dunkel Du schlugst die Augen auf - ich seh mein Dunkel leben. Ich seh ihm auf den Grund: auch da ists mein und lebt. Setzt solches über? Und erwacht dabei? Wes Licht folgt auf dem Fuß...

写了新日记

给与 / R. S. 托马斯
包同学前日来科克城,赠我一本R. S. Thomas诗选,浅灰布面,纸张厚实。我原本孤陋寡闻,又懒于探索,非得要别人介绍才发现一些好东西。包同学喜欢这位神父诗人的神学造化和神秘倾向,而我却对他诗歌中无法回避的两个主题——一种原始...

写了新日记

谱系/ R. S. 托马斯
这首诗我一直非常喜欢,只是要译出殊为不易。感谢王佐良译文给我的一些启发。 谱系 R. S. 托马斯 我曾居黑暗漫长的洞穴 在壁上列满牛形 我的手早熟 却转向暴力:事后, 我望向可怖的津渡 以怨恨武装;急流在落日下 记起那粗野的罪行。...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