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方哲的日记

Dimurjan 2015-01-09 06:06:00
四 猛犬英雄       “这时六十头牛齐力拉出来那口巨猪,麦克达索(Mac Dá Thó)亲自为他们分配。‘我们该怎样分配这口猪?’康纳赫特国王艾里尔问。阿尔斯特的布里克留说:‘当爱尔兰的英雄好汉们齐聚一堂,除了靠武力比拼席位高低,每个人都往对方鼻子上饱以老拳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把猪分得让人心服口服?’…......

Dimurjan 2014-08-08 18:31:11
1、一切宗教、信仰、信条(以下简称宗教),在且仅在其管辖权(jurisdiction)范围内为真实。 2、任一宗教的管辖权范围,依其权威机构或人士解释及其声称受其管辖的个人之正式或非正式承认,双方合意为准。作出承认归化于某一宗教,并得到其权威机构或人士认可的个人以下称作信徒。任何宗教团体或信徒拥有或占有之物理领土......

Dimurjan 2014-07-28 07:06:51
我常回忆一段时光 其时,我与世界都仍年轻 边界和边界之间横亘广阔的土地 旅行者畏惧穿越幽暗的森林 那时,船帆刚刚造好 第一把锄犁方才成形 钢铁还不曾凶残地舔舐鲜血 火焰才将它从沼泽中唤醒 天地间蔓延着无声的渴望 人们思索着河流的去向 逝者守卫着田野的尽头 花朵盛开在去秋的灰烬里 那时,许多东西尚待命名 它们像......

Dimurjan 2014-07-28 06:55:44
那曾是冬日: 树木让出了天空,垂首沉思; 人在他的家里燃起炉火, 而黑暗的窗子更加黑暗, 眺望寥寥的亮光 串起茫茫原野。 雪后鹿的足迹, 仿佛人们从未劳作, 大地贞洁如昔。 被晚祷的钟声安息的时光, 被温柔的日落抚慰的叹息, 就这样念着书信, 追忆往事, 等冬日与暮色一道离去。

Dimurjan 2014-07-28 06:27:09
我们并肩挖着泥炭煤, 把对话留给温暖的酒馆, 火光如倾泻的蜂蜜, 深红的夏日在喉咙里飞翔。 耙如手指削去沉积的时日, 袒露死亡的原貌, 风一成不变地刮过灯芯草, 我们并肩在泥沼里挖掘。 把黑色的过去摊开晒干, 燃烧它们为寒冬取暖, 你讲述国王与诸侯的故事, 我重复一遍,用灰白脆亮的语言。 我们劳作,在群星摇篮之......

Dimurjan 2014-07-28 06:24:30
今夜有人在高处死去 与另两具躯体列成冰冷的星座 看众生的眼闭上了。 生命的岩浆已停止喷涌 星辰陨灭的尾声中 黑夜的叹息如鹰喙 刺穿一片凝固的暗红。 去玫瑰园里采死之冠冕 让芬芳陪同疼痛穿越河流的阴影 却不曾到达彼岸。 依靠着必朽的木架 他以死亡放逐永恒之鹰 除了名字再别无重担。 一切都只有一次: 一次降生 点燃一......

Dimurjan 2014-07-28 05:51:48
于是那穿过松林下幽暗小路的 来到浴室里坐着 摇篮安静 狗向空无一人的阴影吠叫 雪橇停在山坡上 黑暗从炉灶溢出 涨起聆听脚步的地板 枯落的花瓣如海底的贝爬动 摇椅搏击着无声的风浪 于是那住在故事里的 从牛栏往外张望 而房屋低垂的眼睛 不敢迎向白夜的围拢 由时日和劳作酿藏的秘密 夏日正熟,无人来取 于是那在地上未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