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冬的日记 ( 全部 )

2019-02-01 19:47:58
时间在异乡人 口中颤动 含着石头 漂入不同的夜 偶尔 在共同的黑暗里 匆匆聚首 树枝弯曲 鸟儿聚集 欲各自说破 这黑暗,这把我们 连为一体的 禁黑之词 低亮度 指针 微闪在 波光粼粼的 顺时针大海上 (1回应)
2019-01-12 16:53:03
分裂在克林与斯顿之间 谁是真正的救主 你在等谁来领导这无边的起义 谁值得被解放 变大的苹果威胁民主 分歧中一致,一致中分歧 隐秘和谐的古老游戏 然而你不过是一个不断更新的旧人 我认识你,穿知识长袍 你学会的不过是一些 关于天空和星象的积极词汇 一个半完成的半人马 马的部分完成了,人的部分还不见影子 或......
2018-12-21 21:53:22
他忘了把自己藏什么地方 一张脸一张脸地找 这些脸都有不同程度的黑暗 他进去后一阵晕头转向 他发现这幽暗里另一些人 也在寻找迷失的自己 “自我招领处”排起长队 然而他没有弄丢自己 只是一时藏起来了,没想到 这隐藏散开无边无际 这遗忘散开无边无际 他也没有遗忘自己,只是 藏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连他自己也......
2018-12-05 11:46:29
世界以减弱的分贝从他耳朵撤离 直到他被放入一个容器一样的东西 眼睛泡在引致疲劳的液体里 没有记忆的睡眠,没有痕迹的梦 他还不想挣扎出这四面的玻璃 透明的盖子保护他的睡眠 他睡着后某样东西前来环绕 彩带、烟雾、变幻莫测的形体 一些减弱的历史呼啸而过 如到站的火车拼命挤压眼前空气 他的眼皮动了几下,这意味着 ......
2018-10-25 19:40:24
背负黑暗,锈蚀 布满皮肤 与这废墟一同古老 与烧焦的尸体 秃鹰 匍匐于缀满头颅的荒草 远处有烟 远处有风 远处射来一道奇异的光 满足愿望 那房间在荒冢里阴晴不定地下雨 野兽出没的记忆,不可 擅自闯入 那房间 不可独自 许下 与这废墟 一同斑驳的愿望 与烧焦的坦克 一同永恒 那房间在荒冢里,阴晴不定地下雨 它的......
2018-09-16 19:35:45
人子啊,我要将你眼目所喜爱的忽然取去 ——《以西结书》24章16节 1. 我逃过了,没能逃过 我不可能逃过没人能逃过的 如果我被取走,你不可哭泣 也不可悲哀,如经上所说 这一切只是一个预言 为实现超越概率的某个意图 为文字的某种交付 这一切早已有之,也必再有 外邦人也蒙他眷顾 这身体的外邦必交回设计者手里 ......
2018-07-22 20:43:37
光,返回了太阳,我们 在遗忘的外面 白色包围我们 目光切断,下坠的眼帘 你最后一次 掠过客厅 我到了 一个比任何地方都更充满你的地方 那儿开满和你头发 一样白的花 我没有呼吸地跑着 你飘得更快 光,穿透天空的彩绘玻璃 照出看不见的 一个半影子 (2回应)
2018-07-06 20:27:21
有神的地方就有斗争 神越多,斗争越多 场地越紧,越献给 无始无终的善恶大战 一个黑色面具 在巴格达,德黑兰,耶路撒冷 戴上它,变成神的主人 变化着嘴型说话,元音不明 在废墟的竞技场 他斗着不完美的这头人 他的红布总有血染 这些捏歪了的 和平色盲
2018-06-14 11:57:00
这雨把我淋成一朵睡莲了 我在莫奈的池塘里绽开 轮子载着我划过水面 黑暗中波光粼粼的笑声 这暴雨足以毁掉一个天才 当树干交叉倒下来 大雨把我冲得视力模糊了 两片家园的灯火,闪烁 漂过来一截爱的树干 抓紧它,加入水的年龄 雨中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幸运 被瞬间之物抓住 难道天空把这些墨泼到他身上 就为写下雨的诗句 ......
2018-05-22 21:09:04
夜里没什么让他醒着 一天完了他消失在减弱的意识里 他已做好入眠的准备 夜里没什么让他不能入睡 如一个太阳能电池 无法在没有光的地方工作 当外界刺激减到最低 他就自动进入休眠模式 他不储存任何麻烦到明天 睡前清掉所有思想垃圾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总能早睡 且无需睡着后工作 例如做一个成功主义的梦 或发动一场......

冯冬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日记

散落者
时间在异乡人 口中颤动 含着石头 漂入不同的夜 偶尔 在共同的黑暗里 匆匆聚首 树枝弯曲 鸟儿聚集 欲各自说破 这黑暗,这把我们 连为一体的 禁黑之词 低亮度 指针 微闪在 波光粼粼的 顺时针大海上

写了新日记

大脑出现马赛克的人
分裂在克林与斯顿之间 谁是真正的救主 你在等谁来领导这无边的起义 谁值得被解放 变大的苹果威胁民主 分歧中一致,一致中分歧 隐秘和谐的古老游戏 然而你不过是一个不断更新的旧人 我认识你,穿知识长袍 你学会的不过是一些 关于天空...

写了新日记

关联
* 对这个文本是否感兴趣,取决于你能否从中看到你自己。这是我的前提,与你分享。 * 但我所见的乃是你正显得聪明或努力如此,我对自己如是说,又仿佛在对你说,我把你变成我了,反之亦然,一遍遍重复。我猜,你也经历过这事。 *
你...

写了新日记

赛点高潮
——给诺曼·费舍 一个没有卖点的广告 一个没有沙的沙滩 一个没有爱情的恋人 一个没有外部的表面 一次没有手的触摸 一场没有原因的抗议 一个没有底的井 一次没有咬痕的叮咬 一声没有嘴巴的尖叫 一次没有争论的握拳 没有时间的一天 一...

写了新日记

寻找者
他忘了把自己藏什么地方 一张脸一张脸地找 这些脸都有不同程度的黑暗 他进去后一阵晕头转向 他发现这幽暗里另一些人 也在寻找迷失的自己 “自我招领处”排起长队 然而他没有弄丢自己 只是一时藏起来了,没想到 这隐藏散开无边无际 这...

写了新日记

沉睡者
世界以减弱的分贝从他耳朵撤离 直到他被放入一个容器一样的东西 眼睛泡在引致疲劳的液体里 没有记忆的睡眠,没有痕迹的梦 他还不想挣扎出这四面的玻璃 透明的盖子保护他的睡眠 他睡着后某样东西前来环绕 彩带、烟雾、变幻莫测的形体 ...

写了新日记

柏林墙之歌
柏林墙之歌 ——给彼得·维埃瑞克 这就是杰克炸毁的房子。 这儿皱巴巴的美元流通停止 这儿就是汉斯被杀害的地方。 在这里伊凡筑起了高墙。 在这里伊凡筑起了高墙。 为抵消自己的负罪,他用 普通灰色混凝土修筑, 诱杀的机关毫不显著。...

写了新日记

致一位过路女子
周围的大街震得我双耳欲聋 一个高挑苗条、处于深沉哀痛 与肃穆悲悼的女子迎面而来 她华丽的手摆起裙衫的卷边褶皱 敏捷且高雅,她的腿如雕塑 随即我被一阵狂迷击中 从她暴雨涌动的灰暗天空的眼里 饮下神秘的柔美、致命的愉悦 一道闪电...

写了新日记

诗艺
那万物之先的神乐 喜好单数的音节 使之在空中朦胧溶化 既无负重也无停滞 当你选词,最好 带着某种蔑视 没什么比那灰暗的歌 更让精确与飘忽结合 那是面纱后的明眸 那是正午时分的颤动 那是秋日温柔的天空中 闪烁的蓝色星丛 必需的永远...

写了新日记

时常于我们转身之际
时常于我们转身之际 身后便有某样东西比 我们更快流逝 我多想在持续的 沉落后再次升起 *** 您不必起身 谢谢 一扇门在阴影里打开 一个燃着灯的笼子 在一个洞的深处 就像一只鸟落在一个把手上 真的有一阵翅膀的拍打 一阵心的跳动 情感窒...

写了新日记

潜行者
背负黑暗,锈蚀 布满皮肤 与这废墟一同古老 与烧焦的尸体 秃鹰 匍匐于缀满头颅的荒草 远处有烟 远处有风 远处射来一道奇异的光 满足愿望 那房间在荒冢里阴晴不定地下雨 野兽出没的记忆,不可 擅自闯入 那房间 不可独自 许下 与这废墟 ...

写了新日记

九号病房
人子啊,我要将你眼目所喜爱的忽然取去 ——《以西结书》24章16节 1. 我逃过了,没能逃过 我不可能逃过没人能逃过的 如果我被取走,你不可哭泣 也不可悲哀,如经上所说 这一切只是一个预言 为实现超越概率的某个意图 为文字的某种交付...

写了新日记

1980年5月24日
我因野兽的缺乏而拥抱铁笼, 在床铺和椽木上雕刻我的刑期和绰号, 近海而居,在一块绿洲里亮出王牌, 身着晚礼服同鬼知道是谁的人一起吃菌块。 从冰川之巅我俯瞰半个世界,尘世的 宽度。两次溺水,三次被刀子戳穿本质。 放弃了生我养...

写了新日记

在另一个版本的我们里
光,返回了太阳,我们 在遗忘的外面 白色包围我们 目光切断,下坠的眼帘 你最后一次 掠过客厅 我到了 一个比任何地方都更充满你的地方 那儿开满和你头发 一样白的花 我没有呼吸地跑着 你飘得更快 光,穿透天空的彩绘玻璃 照出看不见的...

写了新日记

人,就是那废墟中的神
有神的地方就有斗争 神越多,斗争越多 场地越紧,越献给 无始无终的善恶大战 一个黑色面具 在巴格达,德黑兰,耶路撒冷 戴上它,变成神的主人 他变化着嘴型说话,元音不明 在废墟的竞技场 他斗着不完美的这头人 他的红布总有血染 这些...
冯冬
因此我将
相似于许多事物,却不是
它们中的一个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16 )

  • 语眠
  • 三十天
  • 长白岛岛主
  • hello sunshine
  • 天麻
  • 孙洪渊
  • 毕设少女平平
  • 南隙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冯冬 于2014年09月10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