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冬的日记 ( 全部 )

2018-12-05 11:46:29
世界以减弱的分贝从他耳朵撤离 直到他被放入一个容器一样的东西 眼睛泡在引致疲劳的液体里 没有记忆的睡眠,没有痕迹的梦 他还不想挣扎出这四面的玻璃 透明的盖子保护他的睡眠 他睡着后某样东西前来环绕 彩带、烟雾、变幻莫测的形体 一些减弱的历史呼啸而过 如到站的火车拼命挤压眼前空气 他的眼皮动了几下,这意味着 ......
2018-10-25 19:40:24
背负黑暗,锈蚀 布满皮肤 与这废墟一同古老 与烧焦的尸体 秃鹰 匍匐于缀满头颅的荒草 远处有烟 远处有风 远处射来一道奇异的光 满足愿望 那房间在荒冢里阴晴不定地下雨 野兽出没的记忆,不可 擅自闯入 那房间 不可独自 许下 与这废墟 一同斑驳的愿望 与烧焦的坦克 一同永恒 那房间在荒冢里,阴晴不定地下雨 它的......
2018-09-16 19:35:45
人子啊,我要将你眼目所喜爱的忽然取去 ——《以西结书》24章16节 1. 我逃过了,没能逃过 我不可能逃过没人能逃过的 如果我被取走,你不可哭泣 也不可悲哀,如经上所说 这一切只是一个预言 为实现超越概率的某个意图 为文字的某种交付 这一切早已有之,也必再有 外邦人也蒙他眷顾 这身体的外邦必交回设计者手里 ......
2018-07-22 20:43:37
光,返回了太阳,我们 在遗忘的外面 白色包围我们 目光切断,下坠的眼帘 你最后一次 掠过客厅 我到了 一个比任何地方都更充满你的地方 那儿开满和你头发 一样白的花 我没有呼吸地跑着 你飘得更快 光,穿透天空的彩绘玻璃 照出看不见的 一个半影子 (2回应)
2018-07-06 20:27:21
有神的地方就有斗争 神越多,斗争越多 场地越紧,越献给 无始无终的善恶大战 一个黑色面具 在巴格达,德黑兰,耶路撒冷 戴上它,变成神的主人 变化着嘴型说话,元音不明 在废墟的竞技场 他斗着不完美的这头人 他的红布总有血染 这些捏歪了的 和平色盲
2018-06-14 11:57:00
这雨把我淋成一朵睡莲了 我在莫奈的池塘里绽开 轮子载着我划过水面 黑暗中波光粼粼的笑声 这暴雨足以毁掉一个天才 当树干交叉倒下来 大雨把我冲得视力模糊了 两片家园的灯火,闪烁 漂过来一截爱的树干 抓紧它,加入水的年龄 雨中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幸运 被瞬间之物抓住 难道天空把这些墨泼到他身上 就为写下雨的诗句 ......
2018-05-22 21:09:04
夜里没什么让他醒着 一天完了他消失在减弱的意识里 他已做好入眠的准备 夜里没什么让他不能入睡 如一个太阳能电池 无法在没有光的地方工作 当外界刺激减到最低 他就自动进入休眠模式 他不储存任何麻烦到明天 睡前清掉所有思想垃圾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总能早睡 且无需睡着后工作 例如做一个成功主义的梦 或发动一场......
2018-04-18 18:18:44
我坐马车来,坐马车离开 我没有进入二十世纪 一家挂满琥珀的“东方旅馆” 一排挡住视线的乌木念珠 外面,波德莱尔大街车马轰鸣 几个醉汉搀扶,摔倒,搀扶 几个蓄胡子的绅士掀开帘子进来 用放大镜看墙上的心 我看见自己签下“凡尔纳”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记得 从后门离开这腐朽大陆 于是起身寻找掌管后门的女人 坠入......
2018-04-01 09:57:24
——给我一个词,让我走入永恒 词语止息处万物拂动 带着最绿的词走入永恒 从背上长出的眼,看见 随痛苦上升的河流 注入身后世界的入口 永恒世界的开端 所有的一切都要从这里经过 一切战争与和平 在这里聚成一条 瞬间穿越眼睛的生命线 眨一下眼你出现在花园 对我说话,无数个落满叶子的我 你安顿受流逝之伤的 两个......
2018-03-13 16:42:56
来到这儿的人失去自己的名字 它收容没有名字的人 日出与日落的交界处 来到这儿的人身体放出红光 他们排着队等在无边的窗外 队伍末端形成卷积云 来这儿的人要举手放弃自己的姓名 握手时彼此变得透明 他们住在破碎的词语里 开垦动物的荒地 喝着从诺言涌出的水 从他们眼里诞生一个个被遗忘的夜晚

冯冬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日记

沉睡者
世界以减弱的分贝从他耳朵撤离 直到他被放入一个容器一样的东西 眼睛泡在引致疲劳的液体里 没有记忆的睡眠,没有痕迹的梦 他还不想挣扎出这四面的玻璃 透明的盖子保护他的睡眠 他睡着后某样东西前来环绕 彩带、烟雾、变幻莫测的形体 ...

写了新日记

柏林墙之歌
柏林墙之歌 ——给彼得·维埃瑞克 这就是杰克炸毁的房子。 这儿皱巴巴的美元流通停止 这儿就是汉斯被杀害的地方。 在这里伊凡筑起了高墙。 在这里伊凡筑起了高墙。 为抵消自己的负罪,他用 普通灰色混凝土修筑, 诱杀的机关毫不显著。...

写了新日记

致一位过路女子
周围的大街震得我双耳欲聋 一个高挑苗条、处于深沉哀痛 与肃穆悲悼的女子迎面而来 她华丽的手摆起裙衫的卷边褶皱 敏捷且高雅,她的腿如雕塑 随即我被一阵狂迷击中 从她暴雨涌动的灰暗天空的眼里 饮下神秘的柔美、致命的愉悦 一道闪电...

写了新日记

诗艺
那万物之先的神乐 喜好单数的音节 使之在空中朦胧溶化 既无负重也无停滞 当你选词,最好 带着某种蔑视 没什么比那灰暗的歌 更让精确与飘忽结合 那是面纱后的明眸 那是正午时分的颤动 那是秋日温柔的天空中 闪烁的蓝色星丛 必需的永远...

写了新日记

时常于我们转身之际
时常于我们转身之际 身后便有某样东西比 我们更快流逝 我多想在持续的 沉落后再次升起 *** 您不必起身 谢谢 一扇门在阴影里打开 一个燃着灯的笼子 在一个洞的深处 就像一只鸟落在一个把手上 真的有一阵翅膀的拍打 一阵心的跳动 情感窒...

写了新日记

潜行者
背负黑暗,锈蚀 布满皮肤 与这废墟一同古老 与烧焦的尸体 秃鹰 匍匐于缀满头颅的荒草 远处有烟 远处有风 远处射来一道奇异的光 满足愿望 那房间在荒冢里阴晴不定地下雨 野兽出没的记忆,不可 擅自闯入 那房间 不可独自 许下 与这废墟 ...

写了新日记

九号病房
人子啊,我要将你眼目所喜爱的忽然取去 ——《以西结书》24章16节 1. 我逃过了,没能逃过 我不可能逃过没人能逃过的 如果我被取走,你不可哭泣 也不可悲哀,如经上所说 这一切只是一个预言 为实现超越概率的某个意图 为文字的某种交付...

写了新日记

1980年5月24日
我因野兽的缺乏而拥抱铁笼, 在床铺和椽木上雕刻我的刑期和绰号, 近海而居,在一块绿洲里亮出王牌, 身着晚礼服同鬼知道是谁的人一起吃菌块。 从冰川之巅我俯瞰半个世界,尘世的 宽度。两次溺水,三次被刀子戳穿本质。 放弃了生我养...

写了新日记

在另一个版本的我们里
光,返回了太阳,我们 在遗忘的外面 白色包围我们 目光切断,下坠的眼帘 你最后一次 掠过客厅 我到了 一个比任何地方都更充满你的地方 那儿开满和你头发 一样白的花 我没有呼吸地跑着 你飘得更快 光,穿透天空的彩绘玻璃 照出看不见的...

写了新日记

人,就是那废墟中的神
有神的地方就有斗争 神越多,斗争越多 场地越紧,越献给 无始无终的善恶大战 一个黑色面具 在巴格达,德黑兰,耶路撒冷 戴上它,变成神的主人 他变化着嘴型说话,元音不明 在废墟的竞技场 他斗着不完美的这头人 他的红布总有血染 这些...

写了新日记

深度无聊与失落的救治 ——从《残酷的乌鸦》到《破乌鸦》
什么是比流体化、去中心化更诡异的后现代性?一种弃而不绝的纯粹身体之痛,真肢同假肢的通感,“我们假想中的肢体/每逢中秋,像真的一样/疼痛”,还是一种人类与机器共享的运行不良,“我们幸存了,我们在蔓延/滥交/在没有边界的边界...

写了新日记

在雨中
这雨把我淋成一朵睡莲了 我在莫奈的池塘里绽开 轮子载着我划过水面 黑暗中波光粼粼的笑声 这暴雨足以毁掉一个天才 当树干交叉倒下来 大雨把我冲得视力模糊了 两片家园的灯火,闪烁 漂过来一截爱的树干 抓紧它,加入水的年龄 雨中人有...

写了新日记

早睡者
夜里没什么让他醒着 一天完了他消失在减弱的意识里 他已做好入眠的准备 夜里没什么让他不能入睡 如一个太阳能电池 无法在没有光的地方工作 当外界刺激减到最低 他就自动进入休眠模式 他不储存任何麻烦到明天 睡前清掉所有思想垃圾 也...

写了新日记

地下性、影子与语言空穴 ——读路东近期诗作
在最近一次交谈中,路东提到汉语的“大地性”,它总在所见之物的表象中飘移,缺乏一个连贯的形而上体系(当然它并不知道它缺了这个体系),我们于是被迫在“镜花水月中追赶”,却注定无法说出实在——汉语中,我们“居于比喻”。路东...

写了新日记

一个十九世纪的梦
我坐马车来,坐马车离开 一家挂满琥珀的“东方旅馆” 一排挡住视线的乌木念珠 外面,波德莱尔大街车马轰鸣 几个醉汉扛着罐子 相互搀扶,摔倒,搀扶 襁褓里的二十世纪 几个蓄胡子的绅士掀开帘子进来 用放大镜看墙上的心 我看见自己签下...
冯冬
因此我将
相似于许多事物,却不是
它们中的一个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09 )

  • 南隙
  • ▣
  • yilan0
  • 置身于宁静
  • 柱子君
  • 白纸黑字
  • 一冰
  • K.H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