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rt的日记 ( 全部 )

2015-03-14 22:46:41
本文为余英时、史景迁接受《联合报》邀请的对谈 余英时(以下简称余):过去一百年来,中国多集中于研究西方的科技中国。而史景迁教授数十年来孜孜不倦地研究中国历史与文化,治学范围从16世纪到现代中国,都有深入的研究,并出版多本有关中国文化历史的书籍如《康熙自画像》、《王氏之死》及《近代中国之追寻》等,极受西......
2015-03-14 22:45:47
在美国生活已有十几年,可我还是有一种初到美国之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这种感觉。 我1990年去美国,第一站是威斯康星麦迪森,在那里没呆几天我就订了一张去纽约的机票,象我的其他朋友一样,急于去朝拜这个“中心”。但和大多数朋友不同的是:我没有决定留下来,主要原因是我能感觉到纽约艺术家的困境,给我的感觉是:......
2015-03-14 22:43:51
上世纪80年代初,台湾的陆蓉之遇到第一个有策展人的国际展,想了两晚上,第一次将curator译成策展人。她做梦也想不到,此后20多年,中国的策展人会如此之多。 上世纪60年代策展人出现,鼻祖就是曾连任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的瑞士人哈拉德·塞曼。1969年,他就辞掉伯尔尼美术馆馆长一职去纽约策划 “当态度成为形式”展。 ......
2015-03-14 22:42:58
作者:Lawrence Weschler,译者:Rrci,来源:纽约书评 拼贴照片,创作田园水彩画,借助传真机、影印机大胆创新,歌剧式的舞台设计,用修正主义手法对艺术史进行倍受争议的研究——二十年过去了,大卫·霍克尼总能时不时对看似无关的东西产生浓厚的兴趣。如今,72岁高龄的他再一次握起了手中的画笔,在过去的三、四年里创......
2015-03-14 22:41:55
我认为,当代艺术的重大问题是怎样才能避免做一个浪漫主义者。这个问题很重要,谈起来也很难。更准确地说,是怎么样才能避免做一个形式主义的浪漫主义者。这就像把浪漫主义和形式主义混杂在一起。一方面是对新形式的绝对渴望,总是需要新的形式。现代性就是对新形式的无限渴望。而另一方面呢,迷恋身体,迷恋限定性,迷恋性......
2015-03-14 22:40:27
身体上的植物 头发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吗?它内在于我们的身体还是外在于我们的身体?头发,这种细丝般的毛茸茸的根状物,这种人体顶端或长或短或密或疏的覆盖物,这种可塑的、易变的而且一直不屈不挠地生长的有机物,它同我们的身体到底处于一种怎样的关系? 这是一种暧昧的关系。头发和身体既非同质一体的,也非纯粹异质性......
2015-03-14 22:39:02
这篇文字写于2001年11月26日。当时我在上海,接到上海美术馆双年展负责人张晴打来的电话,当时他也在负责做《艺术当代》这本杂志的编辑。张晴向我约稿,要我写一篇关于双年展的文字。我说我对双年展没有什么可说的。但他坚持要我“随便写写么好来”,他说这一期专刊的其他写稿人都是国外重量级人物,国内部分的撰稿非我不可......
iArt
当代艺术与文艺理论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6 )

  • 𝓜𝓪𝓷𝓰𝓸𝓲𝓵𝓪
  • 湖边画语-小围
  • 七月
  • Kami
  • 小脑阵亡
  • 张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