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相广州的广播

说: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了,可以算是小洲村的半个居民。现在的小洲村和以前很不一样,你不能够说它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我们曾经做过一期杂志,把小洲村比喻成一个老人,一切的变化都不是它自己选择的,它只是被囊进了城市现代化发展的进程之中,无论变成什么样,我对它的感情是不会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