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动主义青学的广播

说:

说实话 “同情PIS和UKIP 但是讨厌国民阵线和奥尔班” 听起来会不会有种大战过后缩 同情华沙大公国,讨厌拿破仑的柑橘? 北京人有资格假装站在英国人的位置上批评“民粹排外主义”吗? 国民阵线一个农民党怎么就大欧洲主义了呢? Cosmopolitan: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