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松园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岁末小语
花木,大概是我一辈子的一个羁绊,无论是家族,亦或个人。 籍贯潮安县金石镇翁厝村自明朝万历年间,村人衡可公在隍任教时,转植该地名花到家培养,继而四邻移植到家栽培,沿绎至今,全村家家户户多以种花为业。而自小耳濡目染,我很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