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的深渊来信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不属于我们的城镇
在陌生的城镇里, 我们的想法平静地漫游着, 像被遗忘的马戏团艺术家的坟墓 狗对着垃圾桶狂吠之时雪绒花, 正扬扬飘洒于其中。 我们行走在陌生的城镇里而不被察觉, 如同锁在密封玻璃柜中的水晶天使, 如同一次只不过把已经被毁灭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