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的深渊来信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少呼多应,布鲁诺】
布鲁诺,或者允许我,当我有急需大雪证实 证实后又急需大雪覆没,覆没但止于了解的东西 允许我,当我在无名的期待之中,以烈风 以倾盖之后的沉寂直呼你黑暗中迫降的心 别怕,布鲁诺,靠过来,摸摸我们这些有,我们 这些无,当我们解禁...

写了新日记

卡夫卡再致菲利斯
为什么此刻还不开始谈论? 谈论火,和所有响亮的树枝 ——(兼致)康苏埃拉 For small creatures such as we The vastness is bearable only through love ——Carl Sagan 凡不及宇宙之物都注定受苦。人们不能摆脱依恋 而是改变依恋。...

写了新日记

夜间飞行
我们之上,星罗棋布,我们之下,星座其位 遥遥五十亿英里之外,一个星系寂灭 犹如一片雪绒飘零在水面上。而在我们底下 有个农夫,感应着自死亡那边远远传来的寒意 砰然打开他庭院中那盏,正在将棚屋和谷仓 迅速裹进他小规模的关怀秩序...

写了新日记

在我们出生之前
在我们出生之前, 所有街道都已经铺过沥青, 所有的星座也都相继形成。 人行道边的落叶在悠悠腐烂, 工人们身上的银器正失去光泽。 有些熟睡者的骨骼 整夜都在隐秘地发育。 在我们出生之前欧洲 正处于统一的进程中, 而有个淑女正将柔...

写了新日记

不属于我们的城镇
在陌生的城镇里, 我们的想法平静地漫游着, 像被遗忘的马戏团艺术家的坟墓 狗对着垃圾桶狂吠之时雪绒花, 正扬扬飘洒于其中。 我们行走在陌生的城镇里而不被察觉, 如同锁在密封玻璃柜中的水晶天使, 如同一次只不过把已经被毁灭的一...

写了新日记

存在
盛装飞行,以夜巨大的宇航服, 去谨慎地切开苹果, 但要避免伤及它隐秘的种子。 去驻足在幽静的桥身, 让漂浮的阴影改姓流水。 令手势在虔诚的头顶开出 水晶玻璃杯的形状, 并等待暴雨初降, 当无人机消失在夜空。 去成为一个梦,或者...

写了新日记

这个时代向我们显现
我们存在于所有窗户 和隐秘的文件一齐打开之时。 我们散播的尘土不来自死者和 他们永远热爱的一切。 我们总是整理那些 压在手提箱底部的睡衣, 我们的鞋从未朝向过彼此。 我们阅读那些 曾经为了隐藏某些秘密的信件。 我们伸出手去揭示...

写了新日记

我们是另外一个时代的幸存者
这就是为什么我无法谈论 家园,死亡 或者命定的痛苦。 目前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违法的挖掘者, 在所有时代的遗物中, 找到我们之间的围墙, 或者深入骨髓的寒意。 时间停止之后,我们的谈话才触及真相 萤火虫会在我们闪烁的正前方, 连...

写了新日记

豁然开朗
我继承过一座没有门牌号的住宅, 其中几个房间已经毁坏。 墙上的裂缝犹如爱人突起的静脉。 风在这里熟睡,而弥漫着的还有 无边的静默和夏天, 以及奇异的芬芳来自被践踏过的百里香。 僧侣们停止了他们的祷告, 四周豁然开朗,送清风直...

写了新日记

途径我们的阴影
有一天我们将会相遇, 如同一艘纸船和 一颗在冰凉河水中浸泡的西瓜。 整个世界的焦虑会笼罩 我们。我们的双掌 将造成日全食,而后 以手中的灯笼,我们将深入彼此的黑暗。 有一天风将倦于 改变自己的方向, 桦树将把落叶送进 我们位于...

写了新日记

【奇来手稿】二
1 当歧途也无法使风景更多 2 最高的关系就是同学关系 3 我们都在一个可以活动但不能休息的位置 4 如果我选择对你沉默,东西会不会真的过去 5 想要的越多,我想要的东西越少,你是哪种没有 6 极静的早晨,山顶,日出之前,有点想...

写了新日记

【奇来手稿】一
1 实不相瞒,写到底,我是关心人的句子生活 2 运气并不能降低一个诗人真正高贵的努力 3 两个人的交流层次,取决于他们让周围时空降速的能力 4 一次久远的回忆,会在最广大的意义上带来惊喜。你有望成为记忆中一个新的震源 5 只要...

写了新日记

【夜曲】三
竹林中有萤火十来,倒不如解散的好看。众星不醉 抬夜不归,睡于湖面的是薄雾袅袅,醒来就不是了 我向湖水借深心,而你了解一切,仍是夜钓的中央 回去时不知风在搜查什么,远近是房门起伏的交响 无神眷顾的每一日都在准备着。镜子有愧...

写了新日记

【夜曲】二
是意外,所以是完整的;是迟来的,必定也及时 没有你冥冥中的鼓励,我的夜夜生长将变得乏味 桃花的梦境如此之快,告诉我,成为我,悬挂我 仅动用一次坠落就迅速分出水果的我和腐烂的我 风轻如贼,料到窗户今夜果然没有关得那么肯定 酒...

写了新日记

夜曲一
连暗送都不必了,秋水无波,但深处一直在学习着 这沉淀就是好消息。窗户无力抵抗秋风,烟云背后 蒙面盗知己的下弦月,比瓷碗更加畏寒的自然是我 冷空气正逐省南下,秋水成冰之日熟睡也是好消息 对面楼层的婴儿刚晴下来,隔壁的夫妇便...

写了新日记

语言生活
人所做的一切不过如此,从林中某处 走来,必定也不敢言语,不敢提速 只因手中捧着最初的溪水,水一路在漏 一路可惜,是这样在走向另一个 水在漏,着急也没用,水在漏,不能 为更好的东西稍作停留,水在漏 即使最终来到另一个的面前,...

写了新日记

春夜喜雨
下午远比消逝深邃,我沉浸于遗忘有如杯中冰转水 心比鹰的饥饿更高,两度云堆雾砌又两度空空如也 顺手摸到的都失灵了,我们多么骄傲,只愿意接受 对方失手掉落的小东西,其实只为安谧一惊的快乐 窗猛醒向沾衣雨一袭,低空正忙于翻阅新...

写了新日记

告诉她们
清晨是一架起重机,鸟鸣修改着我与世界的距离 像一件赝品侥幸通过检验,我浸泡在阳台庞大而 静止的暖光中,丝毫没有感到恩宠。对楼的男孩 和艳阳同时袭击了白衬衫,樱花和露水两败俱伤 沿河而跑时,水是脏的,但声音是好听的。汽笛 朋...

写了新日记

叫喊得应
消息总是因珍贵而更少。盛夏的白昼如此漫长 十分适合用来等待。老人久坐在码头的榕树下 平静得像一个总和。落叶改姓江水,浑水信任 流动,一如悲伤习惯在低处深奥地引导着我们 夜迫切得如同一张订单。放学儿童从日落方向 涌过来,凶猛...

写了新日记

冬日特赦
1 然而这样的清晨还是太饿。万籁从东到西未起 东西不活怨神灵难请,顺手可摸之物少于施舍 窗即使开着也只是个不及物动词。我荡然无存 广场新如杀戮,太极拳在缭绕中准时吸附老年 毕竟睡意难违,烈酒抱过之后,不借它浩淼的 浮力,终于...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