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诗(一) ( 全部 )

2020-06-23 23:15:32
这些落败之王狂怒地覆灭; 诸神死于灵肉之中,活在印刷的字里, 每座图书馆都是家,属于错引的暴君。 电影中的一年期满,它必须写成 蹩脚、直白、不合律的句子—— 被踩、被踏、印刷在复写纸的背上, 行、词、字钉于字、词、行— 打字稿,看着就如罗塞塔石碑…… 又一个奇迹之年,它的英雄,发疯的英雄, 星运不利的男人,......
2020-05-03 23:04:11
像成千上万的人一样,我理应自满,而且不止于此, 我划过一根根火柴,将自己的血烧到沸腾; 我记住了那些点燃河水的诀窍—— 不知何故,我写过的东西,过去就过去了。 我能否认为,自己做成一些蜡花 就在帕纳索斯的小坡上,赢得了自己的草…… 要建起蜂巢,就要一只蜜蜂 一圈添上一圈,一间房再加一间, 蜡与蜜的陵寝—— ......
2018-09-12 21:32:38
一 一 秋天,开往宾夕法尼亚的火车里 他将自己的书,书里朝下,放在日光中的座位上 它开始晃动。确定的韵律 在安静的平行线上持续,他更喜欢阅读 成段的文字,一片片滑过的、街区般的诗节 框入渐渐拓宽的窗户中—— 照在工厂的、意大利式的光,[1]泽西的 十月的斑驳,野生的树的扇子,蓝色、 金属般的赫逊河,在转动的金...... (5回应)
2018-07-09 02:46:07
第二章 一 铭记于心的生活,应该具有 新鲜的细节:就是这样—— 海扁桃的气味,来自撕碎的扁桃叶, 迸发的海浪中溅起的水雾,为你的脸庞涂釉。 而那时的我,步行就像他,绕着码头的 桶和纵帆船,我感觉到安稳的爱 在我心中生长,它如发辫织成,像鱼笼一样 编得牢固结实,我望见它黑色的双手在移动, 在它信仰的阴...... (2回应)
2018-05-01 00:14:33
恩 赐 献给阿莉克丝•沃尔科特[1] 一 在旅游局的景色和真正的 天堂之间,有沙漠,那里,以赛亚的欢喜 从沙中催生出玫瑰。[2]第三十三章[3] 用同心的光芒,[4]剜去黎明之云, 面包果树张开手掌,赞美恩赐,那是 面包树、[5]奴隶之食、约翰•克莱尔的极乐[6] 撕裂的极乐,迷乱的汤姆,[7]在自己的郡中抚摸白鼬 郡...... (8回应)
2018-04-30 23:51:39
三十八 秋天的音乐刺耳。从树枝的音叉上, 鸟的小嘴撩擦着寒冷。羽毛颤动, 它们的音符是尖声的钉子,刺穿我,刺穿 这整个萦绕又闪躲的灰色天气 和大理石纹路的河流,尽管它们都有借口。 V字形的雁队,对影子来说,有些太高, 它们冲向圣马丁的泥沼,冲向有风的日光 弄皱的含盐的裂纹,冲向芦苇鸣哨的小岛。棕色砖块的上空......
2018-04-27 23:30:28
收场白 那些神圣的结构、情节和韵律—— 为何对我无助,既然现在 我想创造 想象而非回忆的事情? 我听到自己嗓音中的噪音: 画家的视觉不是镜头, 它在颤抖中拥抱光。 但有时,我用我眼睛俗套的技艺 写的一切 似乎是相片, 华丽、迅速、俗艳、分组, 高于生活, 但被事实弄得瘫痪。 全都是错误的结合。 但,为什么不说说发......
2018-03-23 11:20:18
十九 高 更 一 在帕皮提[1]的码头,身穿白帆布衣、懒散的殖民者 跟肌肤铜色如便士的妓女喝着酒, 望着光影中野性的皮肤,他们自欺欺人, 以为不加冰的苦艾酒,可以再造出一个大都会, 但太阳烤焦了我脑海中的记忆—— 铺着彩砖的塞尚,每块砖不大于一方吋, 点彩派画家的圆点就像一百万颗虹膜。 我在自己的颧骨上看见了布......
2018-02-23 03:12:48
仲夏之六 仲夏在我身边舒展,它的猫打着哈欠。 树的唇边有尘埃,汽车熔化 在它的熔炉。炎热,让这个漂流的混血儿,步履蹒跚。 议会大厦粉刷一新,重又是玫瑰色,伍德福德广场[1] 周边的栏杆,颜色如生锈的血。 玫瑰宫,[2]阿根廷的气质, 阳台上的低声吟唱。单调、艳红的灌木丛[3] 用秃鹰的象形文,涂刷潮湿的云 就在华人......
2017-12-11 19:27:19
北方与南方[1] 此刻,金星升起——稳定的星 这颗在靛蓝色群岛之上刺穿我们的行星, 如果能称之为灯,那它就从翻译中幸存——[2] 尽管有批评的沙蝇,但我还是接受我的职责 当一位帝国末期的殖民地的新贵, 一颗孤身、环行、无家的卫星。 我能听见它喉咙里临终的哀鸣 在军团撤退的喧闹中,来自印度[3] 来自帝国[4],我又能...... (2回应)

鸿楷:译诗和诗歌小站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日记

罗伯特·特雷尔·斯彭斯·洛威尔:《一年末》
这些落败之王狂怒地覆灭; 诸神死于灵肉之中,活在印刷的字里, 每座图书馆都是家,属于错引的暴君。 电影中的一年期满,它必须写成 蹩脚、直白、不合律的句子—— 被踩、被踏、印刷在复写纸的背上, 行、词、字钉于字、词、行— 打字...

写了新日记

无事
城市的下颚即将紧闭 天空如同一片沼泽 某种令人畏惧的东西 掌握了存在的奥秘 同样透明、无形,难以言喻, 就像我,难以捉摸。 此刻,北方的雨水 并非南城的、久违的食物 在无事的季节 惶恐就是遥远的汛情; 对岸的乌鸦 像一个跳楼的人...

写了新日记

句法
昨天写下的字 明天才会浮现 含在口中的词 是童年折断的牙齿 血沫的主语: 充满铁的滋味; 句子:拥挤的天平,只有一端,才可以稳定,但修辞的阵雨 让某个专名 进退失据; 健忘的人 因为偶尔的强记 无所适从 在共相的土地 洪水的结构 ...

写了新日记

罗伯特·特雷尔·斯彭斯·洛威尔:《读我》
像成千上万的人一样,我理应自满,而且不止于此, 我划过一根根火柴,将自己的血烧到沸腾; 我记住了那些点燃河水的诀窍—— 不知何故,我写过的东西,过去就过去了。 我能否认为,自己做成一些蜡花 在帕那索斯的小坡上,我赢得自己的...

写了新日记

湖畔
蓝色烟雾 充盈在天空的玻璃中 尽力展开,直到 凝固,如一双翅膀 雨比字还要泥泞 水汽没有表情 高地:一张写好、就要折起的绿信纸 说话让人疲倦 没有声音最好 回忆扼住喧嚣 世界开始于茂瑙 结束在锡兰。
鸿楷:译诗和诗歌小站
鸿楷,译诗也写诗,译有《德里克·沃尔科特诗集:1948-2013》(评注本,河大&上河社)、沃尔科特《另一生》(评注本,河大&上河社,将出)。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20 )

  • 吉事果
  • ROLA
  • Arculavictus
  • 半生轻狂客
  • 荒野追踪
  • 周水寿
  • 步履不停。
  • 奇异恩典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鸿楷 于2017年02月16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