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楷:译诗和诗歌小站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罗伯特·特雷尔·斯彭斯·洛威尔:《收场白》
收场白 那些神圣的结构、情节和韵律—— 为何对我无助,既然现在 我想创造 想象而非回忆的事情? 我听到自己嗓音中的噪音: 画家的视觉不是镜头, 它在颤抖中拥抱光。 但有时,我用我眼睛俗套的技艺 写的一切 似乎是相片, 华丽、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