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李海鹏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日记

即景
即景 神女应无恙, 当惊世界殊。 ——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 午后高楼架起一枝烟,火星 瞄准,比贷款更高的风景。 商厦与电视塔;看不见的 玄武湖;中山楼的屋脊仿佛 穿山甲惊恐的鳞片。错了位的 是医院,透视犹如眼疾,谁 能妙...

写了新日记

新棋手
新棋手 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 ——阿城《棋王》 一 鼠年的客厅,是静得不能再静了。 半个月未曾出门,室内 宛如封冻已久的河面,三十年来 第一次被他捂出生命的微澜。 临时储备的青菜,噙着水珠, 堆在狭窄的厨房里,虚拟出 五十年前...

写了新日记

游泳馆谣曲
游泳馆谣曲 就要结束了。浸在水中 他浑身湿漉漉。 每个傍晚,身体透明一次 走漏心跳的腥红。 一束夕阳照进来,扭动 美人鱼的暮影。 今时不是,南方的泳池 橄榄林低泣的昨日。 水花隐喻的,激荡的肺。 头顶喘息的棕榈。 他沐浴,换干燥...

写了新日记

蚀 Ⅰ 幻灭 菜市场的鲜牛肉,价格不比北京低。 然而这江南城市的肌体更似 一尾鱼。当滑腻的白肚按摩着 长江水,按摩凌晨五点钟的盛夏天色, 是谁独自走下高铁,惺忪中幻听 锈蚀的枪械声与江畔的青年船笛? 人群在南站广场渐次展开。拉...

写了新日记

花溪,花溪
一 酒醒了,我们就出门 旅馆走廊的天花板暗得生锈 旧地毯的灰尘里,两道人影 交叉、挑动,泄露着隐秘的手 而房间被抛远,仿佛 昨晚夜宴上,遭遇冷落的菜肴 二 夜游魂,谁指引你们闯入清晨? (天使说,已不惧怕漫游地狱) 颅内水蚀的...

诗人李海鹏的留言板 ( 全部9条 )

李海鹏
李海鹏: @_:据我所知,没有,类似的表述是在结尾,最后一章,但丁说暂时先不为她写诗了,等以后自己有能力为她写出前所未有的诗时再让她出场。众所周知,这前所未有的诗就是神曲,贝阿特丽采接引但丁升上天堂。或许这也可以理解成那座前所未有的纪念碑吧。 2019-10-20 11:47
 
想吃水蜜桃
想吃水蜜桃: 请问《新生》里,但丁有说过要为他的女神贝阿特丽采造一座前所未有的纪念碑吗? 2019-10-12 14:53
 
李海鹏
李海鹏: @Wings:哈哈,因为你开启了复读机属性~ 2017-07-25 07:54
 
Wings
Wings: 为嘛有这么多条?? 2017-07-25 01:15
 
Wings
Wings: 我那天还琢磨着要整个少奶奶厨房大系,就被你抢先了?! 2017-07-25 01:14
 
Wings
Wings: 我那天还琢磨着要整个少奶奶厨房大系,就被你抢先了?! 2017-07-25 01:14
 
Wings
Wings: 我那天还琢磨着要整个少奶奶厨房大系,就被你抢先了?! 2017-07-25 01:14
 
李海鹏
李海鹏: @有鱼:哈哈哈,还是好好看菜谱比较靠谱 2017-07-24 22:53
 
明海
明海: 时尚先生李海鹏改做蛋糕了?! 2017-07-24 22:43
 
>
2人
诗人李海鹏
传奇里/南飞的巨鸟,横掠过东北亚的海面,宛如/你独生子的名字,宛如你遮天蔽日的/酿酒之手。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92 )

  • 厝槿
  • 鱼粥唱晚
  • 埋头读书
  • Skald
  • AfurryBear
  • 古代无魂之冰
  • 蜜三刀
  • 十一月诗刊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李海鹏 于2017年07月24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