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李海鹏的日记 ( 全部 )

2020-07-19 22:36:45
即景 神女应无恙, 当惊世界殊。 ——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 午后高楼架起一枝烟,火星 瞄准,比贷款更高的风景。 商厦与电视塔;看不见的 玄武湖;中山楼的屋脊仿佛 穿山甲惊恐的鳞片。错了位的 是医院,透视犹如眼疾,谁 能妙手回春?只有南方的飞鸟 还戏弄着南方的漫天乌云。 宅居日日新,摄像头勾摄的风月:......
2020-02-20 17:48:27
新棋手 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 ——阿城《棋王》 一 鼠年的客厅,是静得不能再静了。 半个月未曾出门,室内 宛如封冻已久的湖底,三十年来 第一次被他捂出生命的微澜。 临时储备的青菜,噙着水珠, 堆在狭窄的厨房里,虚拟出 五十年前,知青在火车站泪别的 混乱。安静,终被收割成同一种贡献。 钻进书房工作半日......
2020-02-09 00:09:25
游泳馆谣曲 就要结束了。浸在水中 他浑身湿漉漉。 每个傍晚,身体透明一次 走漏心跳的腥红。 一束夕阳照进来,扭动 美人鱼的暮影。 今时不是,南方的泳池 橄榄林低泣的昨日。 水花隐喻的,激荡的肺。 头顶喘息的棕榈。 他沐浴,换干燥的衣服。 水珠从湛蓝逃亡。 终结之事更需回声。晚风 水手,古典的心碎。 昨日还......
2019-11-27 11:41:54
蚀 Ⅰ 幻灭 菜市场的鲜牛肉,价格不比北京低。 然而这江南城市的肌体更似 一尾鱼。当滑腻的白肚按摩着 长江水,按摩凌晨五点钟的盛夏天色, 是谁独自走下高铁,惺忪中幻听 锈蚀的枪械声与江畔的青年船笛? 人群在南站广场渐次展开。拉长的 形影,将咖啡馆变成贾科梅蒂 战后的画室。隔着玻璃窗远望, 一杯浓硝烟味的饮品被...... (2回应)
2019-09-05 15:28:36
一 酒醒了,我们就出门 旅馆走廊的天花板暗得生锈 旧地毯的灰尘里,两道人影 交叉、挑动,泄露着隐秘的手 而房间被抛远,仿佛 昨晚夜宴上,遭遇冷落的菜肴 二 夜游魂,谁指引你们闯入清晨? (天使说,已不惧怕漫游地狱) 颅内水蚀的暗河,钟乳石般 缓慢生长的恶:树顶筛落的光 在灵魂中灼烧出鲜嫩的鳞片 溪水蜿蜒,默读着...... (7回应)
2019-08-14 03:05:37
一场旧雨,带来一次新的 拘禁。丰腴的雾触发 诱惑的窒息。西南的盆地 在夜里,像一只氤氲的妆镜 而主人已沉睡。画梦人 在梦境中擦除梦境,蛾眉 从镜里返回娇睡者的脸。 明日还未至,旅行者已是 室内中人:沐浴,观影,玩弄 听话的电灯开关。寄身于 暗影,从底楼街角飘来的 牛油火锅味中品尝自己 羞涩的愤怒。年近三十,魂......
2018-03-06 10:20:12
一 这样的冻雨,在俄州可是罕见。 寒潮颤巍巍的视力,探进 某种无知,像学着 制第一桶冰的异乡人 目光探进冰箱,炼金术士般 揣测着博学的低温。揣测 几个名词,甜度难测,辣度 也难测:何等的妙计才能操纵 炉火的终结? ——他不相信自己。 冒雨出门,将食材精心买回, 钻进厨房宛如钻进煎......
2018-01-15 18:44:10
远眺曼哈顿
The winter evening settles down With smell of steaks in passageways. ——Preludes, by T.S. Eliot 跟你走,美洲东海岸的寒气, 冬天被镜头低声诱捕。默契 熟练,仿佛一次愉悦的驯兽, 偷换了旧世纪照相术的怒吼。 不可被偷换的怒涛:荣耀而 高耸,混乱而传奇,摩天的 建筑群携带死......
2017-12-12 11:24:22
黑天鹅 早起的清晨,宿醉替换成 读书,厨房飘来早餐香味。 手写本展着翅,汉字轻盈; 当枯坐者凝视昨夜的树莓。 光线越发好,视野却慢慢 变暗。热咖啡在杯中梦想 结冰;挣脱了睡眠,时间 想返回夏季,通红的故乡: 谛听你的心跳,远洋搁浅; 异国的饮料渗出苦杏仁的 毒性。为什么,我在这里, 书写之手,却能抚摸到你......
2017-11-19 10:50:31
蓝莓 性感的深夜,我们的裸露 是哪一种?爱抚高烧的洋流 冲上潮汐黑蓝的顶点,还是 煎熬于慢速的漩涡,等待 时日灰烬里,火焰黏稠的晶体? 在漆黑中喘息,回味海底 古老的视力:沉船露出 美人的锁骨。天子的初夜 她甘甜的乳头上整座宫廷颤抖; 锁国时代,民间的毁禁传奇中 酸味的汁液肆意横流。 此刻,我在海对面的国度里 ...... (2回应)
诗人李海鹏
传奇里/南飞的巨鸟,横掠过东北亚的海面,宛如/你独生子的名字,宛如你遮天蔽日的/酿酒之手。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92 )

  • 厝槿
  • 鱼粥唱晚
  • 埋头读书
  • Skald
  • AfurryBear
  • 古代无魂之冰
  • 蜜三刀
  • 十一月诗刊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