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李海鹏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花溪,花溪
一 酒醒了,我们就出门 旅馆走廊的天花板暗得生锈 旧地毯的灰尘里,两道人影 交叉、挑动,泄露着隐秘的手 而房间被抛远,仿佛 昨晚夜宴上,遭遇冷落的菜肴 二 夜游魂,谁指引你们闯入清晨? (天使说,已不惧怕漫游地狱) 颅内水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