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李海鹏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即景
即景 神女应无恙, 当惊世界殊。 ——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 午后高楼架起一枝烟,火星 瞄准,比贷款更高的风景。 商厦与电视塔;看不见的 玄武湖;中山楼的屋脊仿佛 穿山甲惊恐的鳞片。错了位的 是医院,透视犹如眼疾,谁 能妙...

写了新日记

新棋手
新棋手 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 ——阿城《棋王》 一 鼠年的客厅,是静得不能再静了。 半个月未曾出门,室内 宛如封冻已久的河面,三十年来 第一次被他捂出生命的微澜。 临时储备的青菜,噙着水珠, 堆在狭窄的厨房里,虚拟出 五十年前...

写了新日记

游泳馆谣曲
游泳馆谣曲 就要结束了。浸在水中 他浑身湿漉漉。 每个傍晚,身体透明一次 走漏心跳的腥红。 一束夕阳照进来,扭动 美人鱼的暮影。 今时不是,南方的泳池 橄榄林低泣的昨日。 水花隐喻的,激荡的肺。 头顶喘息的棕榈。 他沐浴,换干燥...

写了新日记

蚀 Ⅰ 幻灭 菜市场的鲜牛肉,价格不比北京低。 然而这江南城市的肌体更似 一尾鱼。当滑腻的白肚按摩着 长江水,按摩凌晨五点钟的盛夏天色, 是谁独自走下高铁,惺忪中幻听 锈蚀的枪械声与江畔的青年船笛? 人群在南站广场渐次展开。拉...

写了新日记

花溪,花溪
一 酒醒了,我们就出门 旅馆走廊的天花板暗得生锈 旧地毯的灰尘里,两道人影 交叉、挑动,泄露着隐秘的手 而房间被抛远,仿佛 昨晚夜宴上,遭遇冷落的菜肴 二 夜游魂,谁指引你们闯入清晨? (天使说,已不惧怕漫游地狱) 颅内水蚀的...

写了新日记

成都旅馆
一场旧雨,带来一次新的 拘禁。丰腴的雾触发 诱惑的窒息。西南的盆地 在夜里,像一只氤氲的妆镜 而主人已沉睡。画梦人 在梦境中擦除梦境,蛾眉 从镜里返回娇睡者的脸。 明日还未至,旅行者已是 室内中人:沐浴,观影,玩弄 听话的电灯...

上传了1张照片到小站相册

诗人李海鹏的相册

写了新日记

鄉愁、海洋與勵精圖治:一篇後記
一 我出生于瀋陽,中國的東北,一塊寒冷的大平原。既是滿清龍興之地,也是近現代史上兵家必爭之所。正因如此,這裡上演過許多的繁華,也上演過許多的磨難。它曾是個重要的地方,直到1990年代以前。然而我出生於1990年。由於產業轉型的...

上传了1张照片到小站相册

诗人李海鹏的相册

写了新日记

但丁《新生》诗第十二首:“爱神与优雅的心灵如出一辙……”
爱神与优雅的心灵如出一辙, 正如智慧之人在其诗中所云: 像濒死生命,一个脱离另一个, 像理性脱离出了理性的灵魂。 爱的氛围里,自然便开始建造: 爱神是国王,心房是专属宫殿, 祂在里面休憩,消除疲劳, 时而短暂浅睡,时而长久酣...

写了新日记

新厨师
一 这样的冻雨,在俄州可是罕见。 寒潮颤巍巍的视力,探进 某种无知,像学着 制第一桶冰的异乡人 目光探进冰箱,炼金术士般 揣测着博学的低温。揣测 几个名词,甜度难测,辣度 也难测:何等的妙计才能操纵 炉火的终结? ——他不相信...

写了新日记

但丁《新生》诗第十一首:“女郎们,敏感于爱神的智慧”……
十一 女郎们,敏感于爱神的智慧, 我期望与你们谈谈我的女郎, 不愿她在我的叙述里乏味冗长, 但谈话,或许真能舒缓心神。 因为当我想到她的无限珍贵, 一种爱如此甜腻,震颤我心房, 如若此时,勇气也尚未消亡, 我的话语会让你们皆...

写了新日记

奥维德的放逐期诗歌:《哀歌集》《黑海零简》与《伊比斯》 (1)
加雷斯•威廉姆斯 著 李海鹏 译 公元8年,奥维德突然被放逐出罗马,这件事被两个公认的缘由所造成,“一部诗,一个错误”(carmen et error),后者——一件明显“无辜”的不轨行为,或许政治的本性如此——在其放逐期诗歌中仅被一...

写了新日记

曼哈顿行旅图
The winter evening settles down With smell of steaks in passageways. ——Preludes, by T.S. Eliot 跟你走,美洲东海岸的寒气, 冬天被镜头低声诱捕。默契 熟练,仿佛一次愉悦的驯兽, 偷换了旧世纪照相术的怒吼。 不可被偷换的怒...

写了新日记

但丁《新生》诗第十首:“多少次了,闯入我的思路” ……
十 多少次了,闯入我的思路, 这爱神赐予我的漆黑的困境, 怜悯到来,经常让我说出: “可曾有人与我感受相同?” 如此暴虐,突然,爱神入侵 我的生命就只剩下放弃自己, 假如不是因最后的拯救之心, 允许我活着,为了将你谈起。 渴望...

写了新日记

但丁想《新生》诗第九首:那让我克制的,正从意念中消亡
九 那让我克制的,正从意念中消亡, 当我驻足于你的形象,我心的极乐; 一旦我接近你,爱神便将警告敲响: “快跑,跑上死亡的逆路”,祂说。 惨白的脸色暴露了我正衰竭的心脏, 衰竭,在滋长,它渴求着支持; 然而当我颤抖,在这迷醉...

写了新日记

天鹅两种
黑天鹅 早起的清晨,宿醉替换成 读书,厨房飘来早餐香味。 手写本展着翅,汉字轻盈; 当枯坐者凝视昨夜的树莓。 光线越发好,视野却慢慢 变暗。热咖啡在杯中梦想 结冰;挣脱了睡眠,时间 想返回夏季,通红的故乡: 谛听你的心跳,远洋...

上传了1张照片到小站相册

诗人李海鹏的相册

写了新日记

但丁《新生》诗第八首:“你加入其它女郎嘲笑我的队列里……”
八 你加入其它女郎嘲笑我的队列里 亲爱的,你不去想,是何缘由 我的身体突然如此笨拙、荒谬 当我站着,凝眸于你可爱的形式。 你能否只用仁慈之眼观看我的灵魂, 然后你的也将溶解,摆脱成见的轻蔑; 因为爱神,当祂看着我朝你靠近, ...

写了新日记

蓝莓
蓝莓 性感的深夜,我们的裸露 是哪一种?爱抚高烧的洋流 冲上潮汐黑蓝的顶点,还是 煎熬于慢速的漩涡,等待 时日灰烬里,火焰黏稠的晶体? 在漆黑中喘息,回味海底 古老的视力:沉船露出 美人的锁骨。天子的初夜 她甘甜的乳头上整座宫...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