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让学术批评回归学术,对史清“质疑”一文的公开回应

见色起义 2013-07-28 11:25:11

比格诺斯
2013-07-28 11:42:44 比格诺斯 (我从未真正与xxxxx同心同德过)

忍不住,请小站维护的同志看一下,文章标题少了个术字……

岑
2013-07-28 11:44:19

@比格诺斯 多谢提醒!

云淡风不清
2013-07-28 12:10:03 云淡风不清

透过这本书,透过这两个长帖,我更明白,什么是严肃的学术批评,什么是专业的出版家精神。

雨来
2013-07-28 12:12:40 雨来 ((道貌岸然,玉树临风))

先看着,看完了换新的。哈哈~

WOODSTOCK
2013-07-28 17:18:27 WOODSTOCK (前言往行)

杨教授这本书的立意与视角都很好,诚如书名“忍不住的关怀”。越是这样的有所超越的作品,人们意识里越不愿意接受他会犯低级错误。

Mr.Sunday
2013-07-29 12:14:25 Mr.Sunday

史清指出杨奎松的”忍不住的关怀”文中的错误之处,当然是没什么问题的。杨奎松撰写长文回应,也极见功底。我认为二者的差异到不在于史清的“匿名”,而是史清文章学术讨论的基本功缺失,“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度”太多。总而言之,杨先生史学功底是有的,史清的激愤和揣测太多

Mr.Sunday
2013-07-29 12:17:23 Mr.Sunday

话说得难听当然也是批判,但没必要搞腹诽和诛心。当然,以大陆学界目前的现状,被人一上来就当腐肉对待纯属躺枪了

WOODSTOCK
2013-07-29 13:41:26 WOODSTOCK (前言往行)

这算是贝贝特的一次重大质量事故吗?

Mr.Sunday
2013-07-29 15:29:32 Mr.Sunday

虽说批评是善意还是恶意关系不大,犯错的人当然要虚心接受。但话里话外的各种暗示和指桑骂槐的确很难消化,反正世道堕落,人心不古,面对别人“不惮以最大的恶意的猜测”,也只是这个社会的常态罢了。

史清对杨奎松的批评,也是对这位大学者的提醒,不要因为自己著作等身,而对学术质量有丝毫松懈,这是正面的地方。

WOODSTOCK
2013-07-29 17:14:00 WOODSTOCK (前言往行)

要的就是要這些大學者時刻警醒著,不要一邊講學術規範如何重要,一邊燈下黑看不到自己作品的問題,過於自信了

玄武湖畔不读书
2013-07-29 21:58:55 玄武湖畔不读书 (活得匆忙,来不及感受。)

能在这里贴一下勘误表或修改版的详细改红文字吗?换来换去也费事,将有错误的地方一一在书中改过来,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雨来
2013-07-30 12:34:37 雨来 ((道貌岸然,玉树临风))

换书能包邮就完美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