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News

写了新日记

商务印书馆2018年11月重印书
法学方法论 忏悔录 上下册 罗素文集 第1卷:对莱布尼茨哲学的批评性解释 西方哲学史(上卷)(权威译本) 西方哲学史(下卷)(汉译名著本) 神圣人生论(上下)(汉译名著本) 论宇宙的体系(汉译名著本) 新工具(汉译名著本) 新...

写了新日记

吐蕃的北上(赵永伦)
吐蕃是古代藏族人的自称,此名始见于唐朝汉文史书。根据通常的说法,蕃是古代藏族自称bod的汉语音译。有学者认为,bod是由古代藏族信奉的原始宗教—“本”(bon)之发音转写;也有人认为,bod意为农业,与bro(牧业)相对。吐蕃向唐朝...

写了新日记

在《中国游记》里,芥川龙之介随处表达了对中国人“排日运动”的不以为然;到了中日战争爆发时,横光利一同样不能理解中国人的“抗日战争”缘何而起:“然而,中国的知识阶级却早已乾坤颠倒,无所顾忌,砸碎传统成了他们的实践,战争...

写了新日记

知人不易,知己更难。那次取道苏联的归途上,横光利一经由莫斯科,看到“人进了那重门,就再也出不来了”的KBO(即ГПУ,格别乌,“国家政治保卫总局”的缩写,“克格勃”的前身)总部,在感叹苏联“专制暴政”的同时,想到的却是日...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