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过去的美 Beauty into the Past
撰文:令狐磊 “玫瑰色的大厅,半开着的长窗在外面碧绿草地的辉映下熠熠闪烁。窗帘宛如无数白色的天花板,然后风又徐徐地掠过酒色地毯,恰似海风轻拂海面,留下一层阴影。"这段我最喜欢也最难被翻译的一段,是进入慑人之美的小说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