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三让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她美;不,她丑!
你不知道, 你没见过, 他对我说, 这样的女子, 世上仅有。 她的身段 奥妙! 她的脸蛋 奥妙! 他对我说, 她的才情、德行, 更不必多说。 所以人间的女子无有一个可与之相比, 他对我说, 她给他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可我见过了他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