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胜过武器=外交的艺术

2014-06-22 15:37:30    来源: 豆瓣上海国际电影节影迷会小站
作者:大奇特

  75岁高龄的施隆多夫今年凭借新片《外交秘闻》入围金爵奖,虽是一部以二战为背景的军事题材电影,但它实际上是部根据戏剧改编的室内剧。《外交秘闻》的故事发生在一间被德军占领充当临时办公室的酒店房间内,一切起承转折都通过两位主角的言谈展开。观众不要指望能够看到战争场面,它几乎是不存在的,只有一点新闻纪录片的影像资料点缀其中。不过它依旧是一部格调优雅的“话痨”电影,值得细细品味。
  故事发生在1944年8月24、25日,巴黎的命运掌握在一名德国将军和一名瑞典外交官手中。因为有历史根基,所以巴黎的“炸”与“不炸”在观众心中早有答案,可情节上依旧能够保有紧张感。
  台词构成了全片的所有要素,安德烈·杜索里尔扮演的外交官用他那美妙、深邃的声音,推动着情节的发展:战后关系、个人因素、城市的美一一展开,层层递进。时而虚张声势、时而富于同情、时而博人一笑,你很难辨别他的真诚与狡诈。
  摧毁巴黎并不是德军的战略选择,而是为德国的颓势挽回尊严。这一点同约翰·弗兰肯海默当年拍摄的《战斗列车》(1964)及乔治·克鲁尼的《盟军夺宝队》里对于“德军大势已去,为争最后一口气”的描写如出一辙。不过《外交秘闻》并未美化或丑化任何一方,而是借用两人所处的不同位置来完成个人价值观的辩证与交锋。
  如果说瑞典外交官的台词胜过德国将军,那么对将军的性格塑造则要优于外交官,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但将军最终的转变(保护家庭取代服从上级)有些欠缺说服力,缺乏一个顺理成章的过渡。在明确了“不炸”的结果后,摄影师将巴黎的清晨呈现于银幕之上(对比之前的巴黎夜景和苦口婆心下带来的结果),它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光彩照人过。在那部同样历史背景的战争老片《巴黎战火》(1966)中,结尾是以彩色片来呈现“巴黎之美”(原片是黑白),作用同样如此,并以此带来感动。
  从广义上看,“不炸”的结果让法国赢得了和平、德国失去了战争;从个人角度看,它为外交官赢得了胜利。虽然将军输掉了比赛,却赢得了个人的最高“奖赏”。
  语言胜过武器,其实就是外交的艺术。
© 版权声明:
本资讯版权属于小站上海国际电影节影迷会,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