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记茶

玲玲 2012-12-06 21:54:41
与觉醒者瑞纳德相遇,在上海触发了很多眼泪,这些眼泪有的来自触摸,有的来自拥抱,有的来自一个眼神,有的来自遇到。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可不是吗?他们来北京了,希望你也能与他们相遇。 Suzane,瑞纳德的太太,心理治疗师,被称为西方观音的女性。 她柔软、深邃。她存在,以爱的形式存在;她表达,以爱的语言、语......

玲玲 2012-07-19 21:00:17
承朋友美意送我块水晶——养水。听其他朋友提过水晶养水的种种好,挂念着哪天能亲身体验,结果试了一下,不理想。 水有热感,舌尖处尤感粗砺,不复有水的甜润、细滑,舌面的糙热感长时间不退。 觉的纳闷,查了下《本草纲目》 水精 拾遗 【释名】水晶纲目 水玉纲目 石英 (时珍曰)莹澈晶光,如水之精英,会意也...... (2回应)

玲玲 2012-01-17 21:37:36
邻居88岁 邀请88岁邻居老太太吃点心、喝茶, 她说,有时候觉得很烦 我问,你烦什么呢? 88岁说,我家有5个姊妹,4个都走了,就剩我1个 我说,不要烦,烦什么呢。人都是要走的,我也要走的。 近30,这是我听过最有意思的 人们活着,那么自我,好像永远不会老,不会死 88岁老了,处处担心被人嫌厌 死亡,成个不愉快的密...... (2回应)

玲玲 2012-01-03 20:02:23
每个人都有具身体,等着被喂食。 林意识到,这是个客观且无趣的事实:每个人都有具身体,等着被喂食。 难道不该觉得无趣、难堪么?如果每个早晨,不是去卫生间就是厨房。更无聊的是,这具身体从未真正意义上感到饥饿:早上喂食、中午喂食、晚上喂食;群体活动喂食、个体活动喂食;快乐时喂食、沮丧时还喂食。 怎么会有这......

玲玲 2011-12-05 00:22:59
今天下午很饿,有那么一会儿,饿的,心都慌了。 周一是工作室的预定休息日,还是去了,有份云南来的快递。惦记着,惦记着,终于到了。 已经三个月了。张说:玲玲,你就是不买我的茶。张还说:说实话,我的茶都不够卖。张是我的朋友,哈尼族,大大眼睛,很能干,云南的茶农。 认识张是三个月前,在云南,结伴同游,6天。张...... (2回应)

玲玲 2011-11-25 11:04:52
在宜兴,我是不喝茶的客人,因为醉翁之意不在茶。 距今,我第一和唯一的,自制紫砂杯,且名“最拙杯”。 “最拙杯”的手制过程,从时间跨度来看,由晚上到第二天白天,期间惊动两位工艺师,鼎盛时期,两位工艺师同时指导。 从技术角度看,“最拙杯”的初环节已奠定了“拙”基础:泥条拍片不够平整。 其意义于我,......

玲玲 2011-09-17 19:44:50
相传达摩祖师树下参禅,坐着坐着见到了周公,惊觉入错了界,醒时怒己不争,遂撕下双眼眼睑,扔出……如世人所知,祖师终究开悟了。有人传:那眼睑所落地处,长出株植物——乃今世人耳熟尚不能详(说)的茶(树)。 后来,人说茶、禅一味,且说,一禅师,不管应对什么问题,都说“吃茶去”,猜想其功用和境界近似“拈花微笑......

玲玲 2011-09-04 22:26:22
见到张培的那一会儿,我刚吃完一支熟透的香蕉,与此同时在竭力消灭从凯里带来的石榴。张培走过身边问“一个人来玩”?我冲她笑笑,说“是呀”,她又笑笑回到她的摊位旁。 后来,也就是当天的下午,4个小时过后,喝了五款茶,去过3趟卫生间,张培说,“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以前见过,特别亲切。”我说,当你冲我笑的时候,我...... (1回应)

玲玲 2011-07-05 19:52:58
采访啊?还是喝茶?
Matt是我的善人,是他的一个问题,教我“放下”。不是证到的pure wisdom,是逐步放下。 下次有缘来喝茶,不给久等了

玲玲 2011-07-02 13:23:59
窗台
我认识的人不多也不少,其中“最无聊”的当数小黑,她喜欢旅游,喜欢交朋友…… 小黑喜欢拍照,她可以趴在地上拍一组又一组从茎部望向花瓣的小花辑。小黑喜欢冲印大量大量的照片,然后正面印照片反面手画名信片格式从不同的地方寄给自己。 分享小黑作品《茶事》系列。 (4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