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2014-09-06 03:44:55
现场视频 “⋯⋯去把它变成沼泽,再把它搅动,就连那个父亲或是儿子或是什么圣灵都无法将它清理干净。把它浇筑进那片鬼城。在那儿种上白杨,向天空喷射酸,把针藏在土中。让灵魂像大自然一样,悲剧,经历沧桑却不会衰败。让我们把六翼天使贿赂给午夜的打工仔。就像果子告诉植物学家:好吧,给我一个丑态⋯⋯......

2013-09-17 16:47:22
录像放映
“假设,举个例子,我们的生活被自然灾害搅得一团糟,或者出于别的什么原因,我们要自己作决定处理问题,或者,加入其他人,互相帮助共同生存下去。我相信,与人协作已经成为当今社会不可或缺的话题。我们的生活受到他人劳动的支持,是建立在人们合作的累积之上:当我们去办公室上班,去工厂工作,或者与我们的邻居会面......

2013-09-17 16:44:17
活动现场
“欧洲重要吗?”是艺术家杨俊的创作项目,也是“欧洲n次方”系列项目的最后一站。 “欧洲重要吗?”主要是从我的艺术实践与我所关注的议题开始。某种程度上, 这是一个很个人的项目。对于我这个中国出生,奥地利长大的人,“欧洲重要 吗?”是个切身的问题,欧洲对我重要吗?我有多欧洲人,有多中国人?这是我常常被问到的问题。......

2012-12-27 19:25:33
因为田中功起的“一念”,我们在初冬踏上寻访陶人的旅程。这并不是田野考察,也不是对陶艺的专业研究,而更多是以陶为媒介,透过机缘巧合和朋友们的帮助,去寻找“一期一会”,去到现实中测试田中功起的“一念”。 促成田中功起“一念”的因素很多,包括:柳宗悦、滨田庄司、民艺运动的悖论、他的家乡枥木和在故乡的民艺馆......

2012-12-25 18:50:45
因为短暂的停留,我来到M 之屋。 旅行,或行走,与其说是为了某个目的地,还不如说,是为了某种彷徨,为了某种模模糊糊的寻找,例如,对今夜的风和记忆中你的笑容的追寻。 我来到这座巨大而拥塞的城市,却寄居在一座空旷的、放有一本《妙心疏》的房间,随手翻阅,跃出那么一行字: 此识了知 为生于见 为生于相 为生虚空 为......

2012-07-24 18:38:28
菲利克 斯· 冈萨雷斯 - 托雷斯( Felix Gonzales-Torres )的 明信片写于 1995 年 8 月 2 日,他刚回到纽约一周,就要去迈阿密:“那儿很热,”他写道,“但很澄澈,它有最美的缓慢的日落”。 菲利克 斯· 冈萨雷斯 - 托雷斯 于第二年因为爱滋去世。 那封明信片的收件人是小汉斯 (Hans Ulrich Obrist) ,当时他还在巴黎......

2012-07-24 18:36:33
Domus杂志主编约瑟夫·格里玛(Joseph Grima)曾经谈到这种矛盾性:飞机是最高速的交通工具,同时它本身又是一个封闭的、与一切外界切断联系的空间,几乎可以成为我们的冥想空间——非连续性、非均一性、非规则性的当代生活系统,也许正是催生舒门·巴萨 (Shumon Basar)、约瑟夫·格里玛以及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