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霍尔诗选(20首) (试发表)

诗歌 译作
我的儿我的刽子手 我的儿,我的刽子手, 我把你抱在怀中, 安静,幼小,刚刚能动弹, 我用身体温暖着你。 甜蜜的死,我的儿, 我们永生的仪器。 你的哭喊和饥饿记录了 我们身体的衰亡。 我们那时才二十五、二十二, 似乎要永远活下去, 看着你身上持久的生命 我们开始一起死亡。 P10 埃克塞特河 “你正在咕哝什么啊,老爸,我的爹地? 快喝完你的汤,我就把你抱到床上。” “在埃克塞特河边,在河边,我说。” “不要再梦见河,老爸,我的爹地, 要不就把梦留到你在床上躺好以后。” “河边太冷。我们坐着雪撬过去。” “想这些事会更冷,老爸,我的爹地, 超过了床上的毯子、床垫和枕头。” “我们从他头上脱下了上衣和帽子。” “外面?在冬天?老爸,我的爹地, 你还在想什么?快些起来到床上。” “还有莎莉,可怜的莎莉,我估摸着已经去世。” “她是不是你的老甜心,老爸,我的爹地? 快靠着我的肩,快些到床上。” “我们溺死了婴儿。我记得我们做下的。” P12-13 月亮 有个女人住在树上, 她捉住了月亮 在一只水壶里。 风儿在树梢 吹得呼呼响, 那时她生起了火。 她把它煮浓, 煮成一粒扁豆 放在盘子里。 她吞下了月亮 于是月亮在她身体里 像孩子一样生长。 当风儿吹远 她登上了 空气的台阶 生下了月亮 在夜的屋子里 黑暗的床上。 她哺育他 当风儿栖息 像一只巨鸟 在一棵树的 空无的枝丫上 在寒冷的水壶旁。 P32-33 黄金 墙壁的黯淡的黄金, 雏菊中心的黄金,从一只清晰的碗 挤压来的黄玫瑰。一整天 我们躺在床上,我的手 抚摸着你的 大腿和后背深处的黄金。 我们睡了又醒 一起进入那个黄金的房间, 在里面躺下,呼吸着 迅速地,然后 又慢慢地, 爱抚和打盹,你的手昏昏欲睡地 抚摸着我的头发,此刻。 我们在那些日子里造了 相同的微小房间在我们的身体里, 那些揭开我们坟墓的人 一千年后会发现它 光亮而完整。 P62-63 白苹果 那时父亲刚刚去逝一星期 我醒来 耳边是他的嗓音 我在床上坐起来 屏住呼吸 盯着那扇模糊的关着的门 白苹果和石头的味道 如果那时他再次呼喊 我就会穿上上衣和高统套鞋 P72 赶牛车的人 那一年的十月, 他清点从褐色田野里挖来的土豆, 清点种子,清点 存放地窖里的部分, 其余的都装进袋子放到牛车里。 他包好四月里剪下的羊毛, 蜂房里的蜂蜜,亚麻布, 用鹿皮硝制的皮革, 还有醋,装在一只 在铁匠铺箍好的桶里。 他走在牛旁边,十天 到了朴次茅斯的市场,卖了土豆, 和装土豆的袋子, 亚麻子,桦条扫帚,枫糖, 鹅毛,纱线。 当牛车空了,他卖车。 车卖掉后,他又卖牛, 挽具和牛轭,然后走路 回家,口袋沉甸甸的 装着一年买盐和交税的钱币, 在家里,借着火光,在十一月寒冷中 为谷仓里的牛 缝制明年的新挽具, 用刀刻牛轭,锯厚木 再做牛车。 P94 交换戒指 他们浮上心头, 那对年轻恋人 十八十九岁: 那时他们一起漫步 在汉普斯德 一个有围墙的花园里, 颤抖,呼吸加快, 脸色涨红,眼神清澈, 他把镶钻石的戒指 戴到她的手指上, 虽然以后两个冬天, 他无助地罗马, 她的信在他身边 没有开封, 他冒汗,咳嗽,死去; 虽然四十年后 一个弱小的 老妇人 戴着她的戒指 和首饰盒,当她 停止呼吸——但如今 在汉普斯德, 十八十九岁,他们 全然不关心 其他的日子,当他们 濡湿,高涨。 P125-126 艾略特先生 艾略特先生六十三岁 ——诺奖得主,帝王—— 好意地提议 我去牛津途中 顺便去他在伦敦法伯的 办公室。在恍惚的准备中, 我白日梦般想着我们交谈的 议题。在他的桌边, 这位老诗人平静地 说起“诗剧”, 和“我们的几代 文学”,仿佛我身居其一。 一个小时后,他嘎吱一声 把椅子推后。我猛地站起,他 在门口倾着身子 拼凑告别词。“让我想想,” 他说。“四十年前 我从哈佛去牛津, 如今你从哈佛去牛津。 我也许有什么好建议?” 他停顿了精确的 喜剧演员的毫秒,当我 深思的刹那, 然后用他恰到好处 而轻快的英国调子问道: “你准备长内衣了吧?” P305 恐惧 妈妈说:“当然, 也可能没什么,但你爸爸 他肺上有一个点。” 一共就说了这么多:我爸爸 五十一岁,从没有 说伤心事不带眼泪的。 当我刚回到家, 我吻了他的脸,平时我们并不这样。 后来妈妈在信中 要我不要再吻他 因为这让他难过。 两周后,检查 发现一处无法做手术的 病变。 医生一直 没有告诉他;他也一直 没有问,但读了《家用医疗手册》。 七个月后, 刚过了五十二岁生日, ——他失明了, 嗓子只能低语,去世 前三天——他说, “如果我会发生什么事……” P307 四十年 四十年前这个春天 罗宾和我出发了。 从牛津到卡特豪斯, 春光明媚,换两次车, 聊个不停 当我们漫步在他的校园里 天堂般的草地上, 在英国的四月,水仙花丛中。 去年十月我看到他 在伦敦诊所:困惑, 瘦骨嶙峋,有些害怕, 自信能够恢复。 十一月,莫尼卡 乘小船把他的骨灰 撒到运河里。 1952年的那一天 我们乘车回学校, 一辆行李车,板球运动员 在每个酒吧停下来 喝几品脱的 比特酒。罗宾和我累了, 但一路高谈,正像男人 在二十岁时所谈的:将来干什么, 目前和永久的朋友, 除非到我们死,如果我们会死的话。 P309-10 雨 卷曲在沙发上 婴儿一样的姿势,简哭泣 白天黑夜,黑夜白天。 我不能抚摸她;我什么都不能做。 忧郁降临 像雨降临爱尔兰,几个星期 没有尽头。 我从没有 轻视她的悲伤,或戏弄 她的恐惧和痛苦。 我发现自己多么值得佩服。 P314 惯常 在惯常的幸福中 ——咖啡,爱,池边的下午,诗—— 我们感觉我们将 永远活着,直到我们感觉到了它。 P316 折叠椅 简上次出门见人 是参加表弟的 葬礼,三天前 死在他妈妈怀里。 我带了把折叠椅, 当我们在冰上匍匐 穿过一年里最冷的风 去那个婴儿的墓穴, 简抓得紧紧的。 她坐着发抖,流泪, 苍白,下面用毛毯 包裹着。我们的邻居 和兄弟姐妹们点头,微笑, 向旁边张望。他们知道 下次谁将让他们再次聚会。 P334 仿荷马 当我离家两夜后 从曼切斯特机场 驱车到家, 简从纱门里 跑出来,格西在后面 欢蹦乱跳。我感觉 像是那个漫游者 二十年后 返回他妻子 和他的狗身边。 冷淡, 衰老,又孤独, 我杀死那些求爱者 当他们在石厅里 每夜,整夜 喧闹作乐。 P374 夏天的厨房 在六月耀眼的光亮里她站在水槽边 拿着一杯葡萄酒, 倾听着食米鸟, 在黄昏里把大蒜捣碎。 我看着她做饭,从我的椅子边, 她闭着双唇, 伸手去拿炊具, 又用指尖蘸了调味汗品尝。 “这会儿好了。来吧,”她说。 “你点起蜡烛。” 我们吃饭,聊天,上床, 睡去。真是一个奇迹。 P375 爱之诗 当你陷入爱情, 你哄骗你的马 进入火焰的谷仓。 你租用一个客舱 在光闪闪的泰坦尼克号上。 你戏弄那只黑熊。 你读着《箴言报》, 扫瞄讣告栏 寻找你的名字。 P395 断言 变老就是失去一切。 日渐衰老,每个人都明白。 甚至当我们还年轻, 有时我们也瞥见它的影子,我们点头 在一个爷爷去世的时候。 然后许多年我们划船,在仲夏 池塘边,无知而志得。但一场婚姻, 开始时并没有伤害,却在岸边 残骸散落。 还有一个上学的朋友搁浅 在满是岩石的沙滩上,冰冷。 但如果一段新的爱带着我们 走过中年,我们的妻子将死去 在她最美丽的盛年。 新的女人来了又去。都去了。 那个漂亮的情人,她曾宣布 她是暂时的 就真是暂时的。这大胆的女人, 中年,衬托着我们的老年, 沉入一场她无法承受的焦虑。 另一位几十年的朋友,疏远了他自己 用污染了三十年的词语。 就让我们窒息在池塘边的污泥里吧 并断言说失去一切 恰当且饶有兴味。 P395 大师 诗开始在诗人停步之处。 诗只要求诗人 不要挡住道路。 诗清空自己 只为让自己充实。 诗离诗人最近 当诗人哀叹它 已永远消逝。 当诗人不复存在 诗才开始显现。 诗能选择什么 对诗人最好? 它将选择的是 诗人不为自己选择。 P401 喝茶 五十年后我们见了面,喝茶 在你的七十五岁生日上。 你依然身体苗条,双唇红润 而丰满,眼睛沉在皮肤的皱褶里。 片刻间,我记起了我们十九岁 赤裸地在一块东方毛毯上 在莱克星顿的起居室里——你的光滑 削细的身体,苍白的双腿摇晃着, 性的湿气在毛发上,我们两人都 因欲望而眩晕、疯狂、恐惧—— 而你父亲犹疑的声音在楼上 呼唤着,“莉莲?莉莲?莉莲?” 我们喝完了茶,简短地拥抱。 两人都知道:我们已是老人。 你开车送我回旅馆,紧紧地抓着 方向盘,当我们的眼睛逐渐习惯黑暗。 P407 安全的性 如果他和她互不相识,并且相信 他们不会重逢;如果他避免了热切的言词; 如果她皮肤下生着不敏感的皮肤;如果他们只是 渴望另一个人奉献出叫喊;如果他们利用对方 是报复旧情人或者法定的钢铁般的家庭——, 那就不会有背叛,不会有未读的退信, 不会有狂怒,不会有永久羞辱的的恶言恶语, 不会有颤栗的白天,不会有午夜的呕吐,不会有 反复出现的幻象:一具尸体脸朝下漂浮在池塘边上。 P407-408 使用 十七岁上我生病时,她在圣拉斐尔医院 当实习护士——十六岁,天真,苗条,漂亮, 住在一幢三层房子里。他们送我回家后, 我给她打了电话,此后三年里我们约会,周五 和周六的晚上——亲吻,抚摸,反复地说 我们多么爱对方,给我们的孩子起名字,痛苦于 不能毫无保留。到我上大学第二年, 我背了约,我们停下车哭泣,而不是接吻。 开车回家,我听到一行诗:“我走遍了你的全部,” 指责我自己:我用了她的痛苦来写诗。 五十年后我妻子离世,我写到了环磷酰胺, 甲状腺素,呕吐,和白色死亡。我无法停止写诗。 P409 我们给鱼带来民主 鱼也相互捕食,这让人无法接受。 为了它们的舒适和安全,我们将它们释放 到养鱼场,用结实、耐久的界墙 将食肉动物隔离在外。我们的关心 为它们提供自由、健康、幸福和营养。 当然所有生物需要感觉有用。 待到成熟时鱼儿将发现它们的用场。 P413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柳向阳,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2-09-08 18: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