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黑哥,你是我在阿里山最美丽的意外

散文 创作
赵星 发表于:
台湾出版

这一天的早晨起的格外早,感觉只是睡晕过去一下下就醒来了。5点,小Y还在睡觉。我一个人蹑手蹑脚的洗完澡去收拾东西,没叫小Y醒来。等我拖着大背包到客厅的时候,小Y已经站起来穿好衣服了。睡眼惺忪中,小Y送我来到车站,等车来后跟我88很自然的分开了。这让我突然觉得难过,也许这是我们一生中唯一有缘分的两天,这辈子,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换客运,去嘉义,我一个人坐在早早的候车大厅里,买了买两瓶可以打折的饮料和小面包。今天上午,我就要一口气冲上阿里山了。我能找到换车的地方吗?阿里山安全吗?我一个人上山可以吗?如果我中午上去,那我下午就下来好了,立刻坐火车去台南,或者就住在嘉义也可以。我手里的民宿列表里关于嘉义的住宿地离阿里山都很远,这怎么办呢?阿里山过夜贵吗? 我一直想,一直想,想到上车就睡着了,再醒来已经到了嘉义。嘉义火车站和汽车站都在一个方向上,很容易看见。我不知道哪边的车可以去阿里山,因为看上去有两个地方都能发车,于是走到了错的方向。客运司机看见我背着大包迷茫的左看右看然后走向了错误的方向,便很着急的招呼我去哪里,然后被指明了一个正确的方向。 哦,原来这里就卖台湾好行的票,往返442大元。买票的时候司机也趴在窗口和卖票员斗嘴讲话,我目光涣散的过去买票,颤巍巍的看着这个长得硕大的司机(当时我不知道是司机),旁边一堆私车司机来回兜售自己的私车上山,这便让我有一些恐慌。 买好票便坐在户外的候车大棚里候车,大家都很放松的坐在凳子上,我紧张兮兮的直立而坐,生怕一会车开了把我落下了。9:10车要开了,硕大的司机从我眼前飘过的一瞬间低头跟我说:“小姑娘,上车!”我便好象找到组织一般连滚带爬的跑上了小小的小巴车。这个车上有三个台北女高中生,一个英国男人和我。车晃晃悠悠的开了一小时四十分钟后停在一个厕所旁边,司机让我们下车买水买吃的上厕所,以利再战!天气大好,我站在厕所门口问司机,阿里山上有取款机吗?答曰有个邮局的。我便放心起来,因此我此时此刻只有1000元新台币现金在身,其余的全是银联和Visa卡,也就是说,我那时候就简单的相信了,像阿里山这么著名的陆客景点,怎么会没有国际提款机嘛! 车上的三个台北女高中生被司机推荐到阿里山的欣欣客栈,那时候我不知道欣欣客栈还很不错,以为是有司机提成的,因此坚决不从,并且那个时候我是准备下午下山的,不准备过夜,因此对住宿的敏感度非常不高。我下车以后在干什么?转身跑到了旅客服务中心!我只想做两件事,1 寄存行李 2 问问上山是从哪里开始上! 可是我没想到这一转身,便改变了之后所有的一切! 一 转角遇见阿黑哥 阿黑哥是这里的阿里山的村民,刚刚服完兵役并开始了工作,而我到的这一天恰好阿黑哥回家探亲。我进旅客服务中心之后,一直在咨询一个工作人员很多让我焦躁不安的问题,比如哪里上山,多久能回来等等。此时的阿黑哥就在旁边看着我,大约是由于我们年纪相仿,便很自然的开始说话。阿黑哥随手拿过来一张白纸给我画了一个我看不懂的山上路线地图,我表示鸭梨很大!于是阿黑哥又拿来专门的阿里山地图,告诉我哪里上山,哪里坐小火车等等,我一脸迷茫。这是一座山哎,不是一条路,我怎么知道哪里是潭哪里是某条路啊~~~阿黑哥问我是从哪里来的,于是我打开破烂的地图告诉他我走过的路线和未来的路线,于是阿黑哥顺手抽出一个新的正体字版的地图送给我,以弥补我地图的破旧,同时告诉我很多关于我未来路线的一些细节。 那个年纪稍大的咨询人员突然问我:“你晚上是下山还是住阿里山?” 我想了想说,下山吧。 阿黑哥说:“今天是中元节,晚上有村民一起吃拜拜餐,你要不要去?” 咨询员看了看我,眼睛一亮说:“你留下来,让阿黑哥带你去参加中元节的拜拜餐,然后明天早晨带你看日出去!” 我扭头看阿黑哥,他圆圆的脸上生出一丝得意的笑! “那我住哪儿?”我问他们 “你去爬山吧,我去给你找旅店去!1000元儿左右的可以吗?”阿黑哥说 “可以啊!你说好的啊,带我去玩,然后带我看日出哦!”此时的我还心花怒放,完全不知道我即将出现经济危机。 我把书包一扔,跑了出去!后面阿黑哥传来一句:“雨伞!” 我钻回一个脑袋问:“会下雨吗?” “当然,阿里山上午都晴天,下午都是大雨!有雨伞吗?” “雨衣雨伞全有!”说着去掏书包 “要带齐哦!” “就带雨衣喽!” “有加厚的衣服吗?山上很冷哦!” “没有,我只带了两个裙子!” “我给你找一件?” “不用了,太阳还很好,我估计下雨前我能回来吧!” 于是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出门,结果又听见阿黑哥在后面喊了一句:“你吃饭没?” 我想了一下,转回来“没有!”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吃? “好啊!” 于是阿黑哥去订餐了,一起吃完饭,我擦擦嘴和手,问“这回能走了吗?” “去吧去吧!记得坐小火车!” 门外,阳光正好,笔直的倾泻在这个很有海拔的地方。湛蓝的天空下,远处的树林浓郁的让人觉得不是真的。我从游客出发口进山,路遇台湾海拔最高的邮局,阿里山邮局,结果却得知,这里没有国际取款机,这就意味着,我只有1000新台币来度过这个著名的风景区!我的住宿,怎么办?

我想边走边想,便走进了一条不太对的路,我在那个不太对的路的台阶上横躺着晒了会儿太阳,天却在那一个瞬间开始下小雨。山上的天气果然很诡异,拿出雨衣穿在身上开始向原路返回走回主路去。 走到岔道口的时候,看见一家三口,儿子大约我这么大的一家三口在向我走过的岔路口看,显然也分不清路了。我大手一挥:“这路错了,那边!”便算是认识了他们。 我们一同走完了阿里山最初的一段路线,比如我记得有一同走过永结同心和姊妹潭。家妈妈爸爸是大学老师,儿子刚刚兵役完要开始在台北的寻梦人生。于是,这是一家三口出门共同散心的日子,幸福的让我嫉妒!家爸爸妈妈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不要走错,并且拿着地图告诉我,一会我们分开后我将应该如何走完剩下的山路,耐心而和善的态度让我觉得阿里山不是一座孤独的山,这里一定有着美好的人!

我和他们很快的分开,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征程。天空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雨衣穿上闷的很,但是又不能不穿。这个雨衣是我在北京看奥运会时候遇见大雨组委会发的,用完便收起来,没想到在阿里山再次用到。我紧紧地跟着前面的几个游客,这里到处都是深山老林的,全是参天巨木,2000年儿以上的大树,一眼看不到天的大树。这要是丢了,算是找不到回家的小路了,只能看星星了。 雨越来越大,最后直接成了大雨,哗啦啦的下了起来,不知道怎么走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便到了铁轨边上,一辆小火车映入眼帘。火车导游在站台上冲我大喊:“你要不要上来啊!” 我便跑了过去,上了火车。 大家都坐着,我是一个全身都是水的人,因为我穿了雨衣。车厢很小很窄,我没法脱,一脱会弄得到处都是水,于是就生生的站着。 一个叔叔看了我一眼说:“坐下吧!” “不用了,我身上都湿了,会把你们也弄湿了!”我很抱歉,也很尴尬 “没关系啊,你把雨衣脱掉就好,我们每个人身上也是湿的啊!” 我便不好意思起来,脱掉雨衣,随便整了一下拿在手里坐下来。 导览员在讲述阿里山的风景与日月,阳光与大雨,温度与气候,讲到日出我便有些憧憬起来。,想到要阿黑哥早晨机车载我上山,心里不免紧张起来,我们还不熟。 小火车快到的一瞬间,那个叔叔突然问我:“哪里来的?” “北京” “一个人吗?” “是啊!” “你要去哪里?” “环岛!” “一直一个人吗?” “对!” “你真棒!”这三个字叔叔说的声音太大了,一下惊扰了很多人向我看,搞得我突然紧张起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而这时候我碰见了那三个和我一起上山的台北小姑娘,她们看见我很惊讶的样子,问我住在哪里? 我边下车边说不知道……. 她们说她们住在了欣欣民宿,一个人400元,她们可以帮我问问老板娘是否可以加一个人,是否我愿意与她们同住。我当然愿意,特别是这个我不可能取到现金的夜里。于是,我交了400元儿,成为了与她们同住一夜的过客!她们问我要不要一起买早晨看日出的火车票,我想了想说不用了,因为阿黑哥要机车带我去,虽然那时候我不确定他会不会真的带我去。 我又来到旅客服务中心找阿黑哥拿书包,更重要的是我想要知道他晚上是不是真的会带我去他说的活动里。我一直觉得晚上的这个活动就像大陆过年看烟火一样,是一个盛大的节日,有集体活动,我那个时候不知道,原来这个活动是吃大餐! 二 骗吃骗喝一晚上 我提了包,约好7点在全台湾最高的711商超门口见面,于是便匆匆回房间去了!匆匆洗了澡,和台北女生聊天,和民宿老板借了厚衣服,便出来到711里买明信片,顺便等他。 他把我从711里捉出来,带我走了很长的路去山上的受神宫,此时的这里已经人山人海,大家三五成群的围坐在桌子边上开始喝酒吃饭。他把我扔在一桌只有台湾奶奶、台湾爷爷和台湾阿姨的桌上,避免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拿我开玩笑。 作为一个即将白吃白喝的人,我很腼腆的站在桌子边上,听见他的桌子上的人问他:“说吧,是你女朋友吗?”!·#¥%……&*


当然,作为白吃白喝的人,我实在不好跳出来说我不是!于是就假装听不见,或者回头假装淑女的笑笑,然后继续和爷爷奶奶阿姨吃饭!饭做的很精致,很大盘,每个菜上来,我都端着相机拍,大家都等着我拍,偶尔我忘记拍或者去看别的地方,她们还会提醒我来拍照。说实话,同很多台湾人一起吃饭很让我紧张,特别是和很多年级大的长辈一起吃饭,我很怕她们问一些大陆的问题,让我一个孤家寡人缺乏安全感的女生不知如何回答。可是没有,她们除了催促我快吃饭,就是给我夹菜夹菜夹菜,告诉我每个菜是什么。让我很惊讶的是,吃饭组委会(大概是村长?或者乡长?)给每个桌子都发了一个小盒子,鼠标那么大的,里面有很多大大的塑料袋来让村民打包食物用。于是,盛大的拜拜餐结束之后,大家都在忙着打包。阿黑哥说:“因为山上以前条件不好,大家都很珍惜食物,这样的传统也被传下来。在这里,不可以浪费食物的!”我真的好感动,为有这样一群人,或者说可能是一个岛的人有这样的情怀感到很想哭。过惯了北京大手大脚,吃不了全倒掉,点一桌子菜,倒半盆子油的日子,回归到一种朴实的本分,让我突然感到一种真实。(这样讲你们能明白吗?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讲明白) 吃晚饭,我没事做,过去悄悄的用手指捅捅他:“我好冷哎,我想回去!” “你等一下!” “你可以继续吃,我一个人能回去,雨停了的!”我穿着人字拖哎!走的摇摇晃晃的。 “我送你回去!” “哦!” 我们便开始往回走,我去宫里拜了拜,然后又接着走。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走进了没有人的路,或者说这还是那条路,只是现在没有人!说实话,我是紧张的,我甚至没有准备好跑鞋,只有人字拖。 “你回去把这个衣服放下,我回去给你拿我的衣服,然后你去711等我,我带你去看夜晚的阿里山和嘉义城!”我一听夜景挺高兴,可是我不知道那是一条没人的山路! 他果然给我带了皮衣一件,披在我身上。我坐在摩车的后座上,他发现我穿着裙子,膝盖光光的迎着风。于是他去民宿拿了个衣服,让我盖在腿上。等我把自己当粽子一样包了一次之后,我们才上路。 风很大,他很壮,我裹了半天自己还躲在他身后,风便吹不到我。机车呜呜的飞快的盘山而上,越上越没人,越上越没灯,越上越漆黑……被裹好的我自然不冷,我也不知道他冷不冷。我坐着摇摇欲坠的,因为我不知道我手应该放哪儿~~非常囧!这车也没个扶手,扶阿黑哥自然不对,于是我更加焦躁他拐弯的时候,我仿佛要被甩出去。 走到很黑很黑的地方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但是我不能说,这个时候我跟阿黑哥还是不算熟悉,或者说我跟他讲话还是要想一想的那种。因此,我没办法说,特别在这个前后都不是地方的地方,我完全不能做什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下山! 那夜天气不好,阴郁的云大多大多的,空气沉闷,嘉义的夜景看上去也很不清晰。于是我就一直磨磨唧唧下山吧下山吧,我们换一个地方,这里太黑了,我看不见路!当然阿黑哥也知道天气不好,变转头开向了别的地方,大约开到了阿里山风景区的大门口!我叫停下来拍照片,阿黑哥就一直很配合的给我拍照!

检票口是还有值班的人的,那个人从窗户里露出一个脑袋,冲着我们喊:“阿黑,你怎么带小姑娘跑这里来,要带她去看萤火虫啊!”然后露出大大的微笑! 哇!萤火虫! 可是我一回头,看见那个大门走过去:“我……我白天是不是在这里交了150块的进山费来着?” “对啊对啊,你肯定交了!”阿黑哥在背后谄笑! “啊,我来过这个门啊!哈哈哈!我来过呀!我白天怎么没看见这几个字啊!” “快让他带你去看萤火虫!”门里的人跟我说! 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儿,听说是去明天早晨看日出的地方。他要带我去的地方是一个比一般游客更高的观景台,一般人到不了那个地方。台子上依然没有灯,很黑。我们坐在台阶上说话。他把衣服全给我穿着,在那个天气阴郁的晚上,我们在高高的阿里山观景台上看对面的玉山,说着点没营养的话。 “这里好美啊!” “每天都是这样,这就是阿里山” “那你好幸福,每天有风景看” “每天看也不觉得什么啦!” “你会去大陆玩吗?” “会吧,但是要以后了!” “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来台湾!但是我喜欢阿里山!谢谢你哦!” “谢什么!我去大陆也会找你玩的!” “明天会有日出吗?” “应该会的,看你运气啦!” “是你哄骗我留下来看日出的,如果没有怎么办?” “太阳又不是我家的!” “那不管,是你让我留下来的,我留下来看日出的!” “那得看老天爷喽!” “你冷吗?” “冷!” 他伸手把衣服重新给我披了一遍,“走,我们下山,你会冻感冒的!” 路上我们在一个刚建好还没人的小木屋里呆了一会,我拍照,他发呆,然后继续往回走。

上山的时候感觉上了很久,下山却很快下来了。 路上风吹开了我腿上的衣服,我没敢动,因为车太快了,且一直在盘旋下山。他好像有感觉到,反手抓住了衣服放在我腿上,我趁势赶紧盖好! “回去睡吧,明天早晨四点半在711门口见!” 我赶紧跑了回去,他开车走了。 三 阿里山的太阳,每天都这么美吗? 早晨三点十分,三个台北女孩子醒了,去坐小火车,我继续睡到4点20才醒来,我有阿黑哥啊!不用起很早!我睡眼惺忪的洗脸刷牙带相机出来,这个大清早是顾不了太多形象的! 阿黑哥车速速的到了,载着我上山去! 我们并排站着,一句话都不说! 我们一起 等!太!阳!


“阿里山的太阳,每天都这么美吗?” “是啊,这就是阿里山啊!不管你来不来,都是这样!” “我要是每天都能看见就好了!你每天来看日出吗?” “我有病啊,我起不来啊!” “那今儿算你陪我啦!” “本来就是带你来看太阳啊!你看到了就好喽!” “下次我来,还会遇见你吗?” “如果我还在!” 我抬头眯着眼镜看看他,他果然很黑哎~~~太阳光都照不亮! 我冻得瑟瑟发抖,山上的气温10度左右,我穿着裙子,光着腿,只有一件小棉衣!我跳来跳去,他一手搂过我,“下山,去吃饭!” 他请我吃了阿里山最好吃的早餐,但是我好像忘了吃的是什么,我是说那个摊位是最好吃的一个,然后我回旅店,他回家。 8点15分,我带着行李下楼,他站在很远的地方。 我很用力的跑过去,身上却没什么东西可以留给他做纪念,可是我好想给他一些什么。 “我走了!” “恩,保重,到了高雄,记得查好垦丁的车,不要坐上黑车!” “恩,那我真的走了!” “常联系!” “好!” 8点30分,车开了,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见他,站在清晨淡淡的阳光下,挥挥手。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见我,但是我能看见他! 后记 昨天晚上我在MSN上与见他,因为当时很忙,于是匆匆说了几句话。我说:“我有点忙哦,你可以把你想说的一起发过来,我一起能看到哦!”于是,过了十五分钟: 親愛的趙妹妹 當初一見到你是在旅客中心,感覺你一人隻身到阿里山。感覺上有點無助,需要有人幫忙。 於是我上前去解決你的問題和需求,也知道你抽空來台,時間有限,需要再一個禮拜之內完成環島之旅。 詳細了解狀況之後,得知你沒在阿里山過夜,有種來匆匆去匆匆的感覺。 為了讓你了解阿里山的美好,於是我勸你留在阿里山過一夜,並且帶你去體驗阿里山的迷人之處。 體驗過後,可以感受到你的驚訝與讚嘆。 最後我希望趙妹妹你可以永遠記住阿里山的美... 小黑哥 小黑哥,其实阿里山就是一座山,和大陆的很多山一样,就是一座山,甚至于很多台湾人都不建议我去这个甚至连特产都没有的地方。可是这座山,因为遇见你而变得美好起来;也是这座山,因为在一个恰好的时间遇见了一个温暖的微笑而变成一个可爱的小故事。 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再来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再来 我不知道,我再来的时候,你是否还那么恰好的在 当我再次走进风景区的大门,我会记得萤火虫的微笑 当我再次走上日出观景台,我会记得我们并排等太阳的瞬间 当我再次看到全台湾所有的711的时候,我会记得你在那里,拿着棉衣等着我 阿里山在我心里的的所有美好 都源于你带给我的美好 阿里山因为你 会永远成为我心里最温暖,最宁静的地方。

新浪博客地址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1973430100m5ap.html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赵星,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1人
最后更新 2011-04-25 20:53:32
鹦鹉螺号1866
2011-04-25 21:17:39 鹦鹉螺号1866

看得我很感动!

遗失了梦想的HP
2011-04-30 21:58:28 遗失了梦想的HP

竟然不小心被你描述的小温馨感动到哭了~~诶,没出息的小眼泪^^不过真的很棒~~

台北101
2011-05-19 02:31:17 台北101

有你真好

skydouban
2013-04-16 14:01:36 skydouban (fly)

喜欢那张永结同心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