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冷师长的紫荆》一诗的补充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今日乘地铁往成都文殊院,送前些日子为(周)锡光师所拍钱钟书致吴宓诗函原件图片。小叙之后,陡然说到前日游大邑悦来古镇冷师长的旧邸,并言冷师长究竟为何人。没想到,锡光师竟讲出几件事来。锡光师为吴宓在重庆西师最后的弟子,其爷爷、父亲辈都是成都名流,交游甚广。锡光师固然也就知道不少蜀地的趣闻轶事。何况,锡光师本在巴蜀书社,也编过龙门阵,便对地方掌故了如指掌。自然,问起冷师长,也就跑不掉了。锡光师所叙如下:其一,也在前些日子,有人邀去鉴定文房四宝,有人呈一盈掌黑砚,底契刻有冷寅东款。众人不知,于是锡光师也如今日娓娓道来。冷寅东,原为同盟会人,与孙中山有交往,后参加过护法讨袁,曾任西康军督,后又入四川军阀刘文辉麾下,任师长,故坊间也叫冷师长。弟兄三人,在悦来古镇有宅邸叫“觉庐”,正是我等前日所游残破之地。而在四川,尤其大邑地区,刘氏家族,因刘文彩、刘文辉更是赫赫有名,刘文辉亦军亦政,一霸川康。那时蒋介石,已感大势不妙,遂有“以夷治夷”的方略,在四川扶持冷氏,命其任成都市长,或也让冷系人暗中监视刘氏。自然,刘氏神通广大,也知老蒋的把戏。其实,因形势所迫,冷氏与刘氏都与共产党有联系,却不知如何发生了冲突,刘氏遣杀手,暗杀了冷家的人,而此公,锡光师道来,却又正是大名鼎鼎的四川女才子黄稚荃的夫君。国民党败走台湾,共产党的大军也正逼近四川,冷氏家族或考虑,倘若留下,或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便能报断嗣之仇,而世事却又如此难以料逆,那刘文辉迅速起义,于是,又成了共产党的朋友。冷师长这下方真正地冷了下来,于是,也算聪明,让族人多移居美国,自己却留了下来。因与共产党多少有些关系,也作了政协一类,上世纪八十年代过世。其间磨难又不知有多少。其宅邸“灭掉”的命运,也即冷氏之命运。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钟鸣,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3人
最后更新 2011-10-08 19:3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