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小柯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洞 (4)
后来几天田树都没再挖鼠洞。他每天都蹲在电脑前看电影,动作片看完了看三级,喜剧看腻...

写了新日记

洞 (3)
田树开始找工作。说是找工作,但他并打不起精神来,每天睡到快中午才起床,趿着拖鞋,...

写了新日记

洞 (2)
上海的梅雨季半推半就地到了,空气湿腻腻的。田树的半地下室公寓又开始隐隐返潮,他的...

写了新日记

洞 (1)
田树捡了只猫儿仔,是个软乎乎毛茸茸圆咕隆冬的家伙,像只快要烂掉的黄猕猴桃。 田树...

写了新日记

友子的情书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甚至都已经该忘记怎么称呼你了,我也不知道这封信,究竟该从...

写了新日记

电影与写作——《读者》茶座
很多人认识艾小柯这个名字,我想,都是通过影评。其实我并不是职业性的影评人,也没受...

写了新日记

马克的鹦鹉
  我只热爱两样运动,唱歌与散步——如果这也能算运动的话。      旧金山是个山...

写了新日记

黑厨娘的脚步声
(一)但泽   但泽(Danzig)现名格但斯克(Gdańsk),北临波罗的海的格但斯克湾...

写了新日记

《阿凡达》启示录
  年初好莱坞3D大制作《阿凡达》登陆以来,在影迷中俨然掀起了一股“潘多拉星”风暴...

写了新日记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两种不能承受
1. 不能承受的否定   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头两章可真够人费解的...

写了新日记

文艺是一种信仰
  这两年来,以“文”打头的词好像都在走下坡路,“文青”从单纯的“文学爱好者”变...

写了新日记

温柔,原来才是爱情初始的第一个状态
  最近都沉迷在女性自主独立自由的氛围里,迷恋这个题材的电影、电视还有文学作品。...

写了新日记

一个艺术家的责任
  要说电影史上最著名的女导演,那非莱妮·里芬斯塔尔(Leni Riefenstahl)莫属。...

写了新日记

出路
  我抓起小说就读,不知道作者萨拉·沃特斯(Sarah Waters)是英国最瞩目的现代作家...

写了新日记

爱是永恒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并非科幻故事,最多也就是与科幻轻微擦边。书的最大读点是作...

写了新日记

苦乐人生
  电影《骇客帝国》中有个特别有趣的细节:明明被Matrix选中得知世界真相的成员Cyp...

写了新日记

纪录片的要素
  纪录片权威理论家Bill Nichols的《纪录片入门》源自他1991年的《表现现实》一书,...

写了新日记

我的理想主义
  俗语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字面上的意思容易理解,所以才有了豆瓣这样平台的繁...

写了新日记

那么的孤独
  商务旅行是我最不喜欢的旅行方式,一个人,拖着孤单的手提行李,在人潮中随波逐...

写了新日记

制度的风险与效率
  从效率的角度出发来比较民主与专制,会发现专制其实真是一种最有效的管理手段,因...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