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小柯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一歌到底,谁解我心
1. 泥泞中爬行的人生   印度外交官Vikas Swarup于2005年出版的《问答》是他的第一...

写了新日记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又痛苦又快乐
  最近读了朋友莫邪关于《跟塞斯学素描》的评论“我不知道苹果的颜色”,感动得几...

写了新日记

一辈子的书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人的一生总结起来大概由三个方面决定: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

写了新日记

恐怖大师
  我发现自己很喜欢看恐怖片。   我日常使用的Netflix碟片租赁服务把恐怖片分出...

写了新日记

黑山怪
  土狼路的尽头有一座黑山,里面住了一只黑山怪,人称黑山老妖。      有一天下...

写了新日记

孤儿
  姐姐跟我说,爸爸是门前那棵大银杏树。   我起先非常怀疑她的说法,但她说,你...

写了新日记

泪牛
  打从记事起,巴图就知道自己跟别人有点不一样。   他额吉(妈妈)说他是天神下...

写了新日记

萨克比的讥笑
  萨克比·博科纳坐在猪肉街拐角钟塔咖啡店靠窗子的桌前,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搭...

写了新日记

小小偷糖记
  小小5岁,在省三幼上中班。   一开始小小走读,两个月后变成了全托,只在周末...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