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班《桃姐》 刘德华叶德娴重塑“真情”神话

2011-03-02 14:42:32    来源: 新浪娱乐 魏君子

日前,由博纳影业与映艺联合投资的《桃姐》在港邀请媒体探班,许鞍华、刘德华、叶德娴敞开心扉,详解其中内幕……   香港电影界有个监制叫李恩霖,一直想把与家中老佣人关系的真实故事拍成电影。最近他找到许鞍华做导演,许鞍华找到刘德华投资。这不是刘德华的映艺第一次投资道地的香港本土题材,但与《香港制造》、《打擂台》不同的是,许鞍华新片《桃姐》不仅有刘德华亲自出演,还邀得淡出银幕多年的叶德娴领衔女主角。   二十多年前,刘德华与叶德娴的母子组合(《法外请》及《法内情》系列)几次令观众泪下,并缔造同题材票房神话,此番二人在《桃姐》重聚,一主一仆的真人真事能否再次感动观众?许鞍华继续改编香港本土题材的真情故事,面对电影大环境究竟如何自处?   导演   做自己最擅长的 ——许鞍华   人的一生当然有高高低低,我只是尊重她对自己工作的那种执著。 ——刘德华说许鞍华   A 《桃姐》的故事   情节很简单,老佣人(叶德娴)从十几岁到七十多岁工作了六十年,伺候了他们(刘德华)家里五代,刘德华一直不知道她的用处在哪里,到七十多岁她中风了,就把她送到老人院,他们的关系进入老人院才越来越好,都是改编自真人真事。我自己对老年人特别有感情,因为我自己也是老年人了。可能是代沟的问题,我们那一代很多这样的仆人,我的家里也有,对他们感情很好,我很想拍一部纪念之前没有人提的人,再探讨一下传统的人际关系跟现在是怎么不同。   B 刘德华的问题   比这个早些时候,刘德华找我拍一个MV,故事是我想的,我说结尾是怎么样,他就提出一个我觉得更有创意的方案。他已经不只是一个演员,有作为一个监制级的头脑。他演《桃姐》最大的困难是他太有名,戏很多,演出也很多,观众很难想象他是剧中人,这不是演技的问题,这是所有偶像的困难,以前我跟林青霞(《今夜星光灿烂》)合作,她演戏很好,但所有人都说她漂亮不会演戏,这个根深蒂固。   C 没有刻意坚持   我不是刻意坚持什么,只是拍我能拍的东西,比如很大场面的打斗,我真是不会拍,没有人找我也觉得OK的。二十多年前虽然尝试过(《书剑恩仇录》),也不是很成功。   最近几部都是现实题材,感觉能拍,拍得到,就拍,不要浪费时间,因为想出一个题材,很困难。根据我以前拍戏的经验和结果,我还是擅长拍表现家庭伦理的戏,倒不如拍一些自己也喜欢感觉观众也喜欢的,就不要乱试了。   老板   继续支持香港题材 ——刘德华   跟刘德华合作,我很惭愧的,我只能老是做一个东西,不能同时做几件事,也没有扩大事业的能力。 ——许鞍华说刘德华   A 为何投资并出演?   《桃姐》出现的时间点很好,我有好久没在香港拍戏,之前一年有半年都跑来跑去,很久没有享受到在香港拍戏的味道。第二就是许鞍华,有一天她拿着这个剧本跟我说,非常能打动她,她想拍一个像纪录片,但镜头又很细腻的方法,她说,我好久没有足够的钱拍戏,希望你能帮我,就是因为这句话,不知道是唏嘘,还是感动,我就觉得,好,我们就一起拍。   钱,我真的是工作很久赚回来的,我不是那么笨,乱花的,但花得开心,我就值得。合作的感觉跟以前一样,态度也没有区别,她是看着我进这一行,她就是一个大导演,我就远远坐在一边,现在是老板,话会重一点,也不敢。   开始我不知道找谁演,只是找人投资而已,后来许鞍华说,找叶德娴演,我说好,她说你可以来演么?我可以啊。很水到渠成的合作。我自己会投资,但我不会减自己的片酬,因为人家当老板的,会说,我便宜了,所以除了我公司的电影片酬可能会浮动,外面都一摸一样。   B 为何《桃姐》打动我?   这部戏要找老板是比较难的,这是个道地的香港题材,但我和导演很希望它出现。剧本很打动我,是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你会觉得,我的身份是少爷,为什么要照顾佣人?但你没想到,这是一种从小累积的感情。很多会觉得这是应该的,你打工嘛,但一些小的事情你会被感动。   如果这种关系我们渐渐忘掉的话,所有关系都建立在商业交换的基础上,那生命就没有意义了。我家里以前没有仆人,现在就有。我跟监制聊过,这种体验。我最大的感觉就是现在小孩对工人的态度,他们也是人。   《打擂台》获得了金像奖的很多提名,这个要恭喜林家栋,也说明我的眼光。在投《打擂台》的时候,也会同样面对《桃姐》的问题,拍得开心,出来先要让圈内的人知道,我们这群人也在为这个圈做一点事情。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题材的电影都有机会拍,这不是我们能改变的,试试看,努力吧。   主演   拿奖不重要,拍好戏就是恩赐 ——叶德娴   这次和叶德娴会有另外一次的深刻 ——刘德华   A “母子”互看 这次比较像朋友   在叶德娴眼中,刘德华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他很顽皮,刚才我叫他不要去外面走,在装修,地不稳,他说不怕,突然就出去,大喊一声哎呀,吓得我们以为他摔了。他如果留胡子,我不顺眼,总觉得小孩扮大人一样。”   在刘德华眼中,与叶德娴的“母子情”早已从戏内延续到戏外,“我妈妈跟叶德娴性格有一点不一样,我妈妈不会不给我吃花生,但她每天都不给。她每天派花生糖,每个人都能吃,我进去,想吃一个,她就说,你要吃么?你能吃么?戏里面,我们比较像朋友。生活在一起时,没有思想和行为的沟通,反而是她生病到走(逝世)这三年内才交了朋友。”   B “刘叶”重组 根据实际需要   “桃姐”一开始定的就是叶德娴,许鞍华本来有点犹豫,“因为叶德娴比桃姐年轻很多,电影上年纪是很难弄的,一个特写什么都露出来了。但是拍下来,她演得还是很像,感觉比她年纪大很多。”许鞍华也承认刘德华与叶德娴的组合是具备商业卖点的,当年《法外请》和《法内情》系列都非常卖座,仅香港部部票房都过千万港币。“刘德华与叶德娴肯定是有化学作用的,他们互相感情很好,演起戏来特别合拍。不过,他们之前的记录这样好,是额外的,还是根据戏的实际需要(选择演员)。”   C 去老人院体验生活   虽然演技老辣,叶德娴接《桃姐》还是做了很多准备功夫,比如说去老人院体验生活。“以前我没有去过老人院,去了吓了一跳,发现很多老人没人照顾,她们已经病了,但还是希望多活一天。我就想,她们这样痛苦,想的是什么呢?想死么?还是想活?对桃姐来讲,我相信她已经有这种感觉了,不过她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等上天的安排而已,我不应该再耽误他(刘德华)的时间和金钱。还有一些老人家,想吃我带来的糖,但我不敢给他们吃,怕她们有糖尿病,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应该给不给他吃,这是她的寻找,她的选择。”   D 拿奖都是命?   刘德华戏说许鞍华的戏容易帮女演员拿奖,此言其实不需。比如萧芳芳凭《女人四十》获香港金像奖影后、李丽珍凭《千言万语》获台湾金马影后,鲍起静凭《天水围的日与夜》获金像奖影后。《桃姐》又是一部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演技精湛却从未获影后桂冠肯定的叶德娴是否可以一圆影后梦呢?对此,叶德娴淡然一笑:“我可以演一个好戏,就是恩赐。”刘德华则在旁补了一句“不想那么多,这就是命。”(文/魏君子 摄影/竹聿名)
1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