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从内部升起

feili 2011-10-26 17:28:38

陌上香远
2011-10-26 18:20:17 陌上香远 (书如不买难细读)

文章是不是有些过于散乱随意了?文笔流畅,但没看明白作者要清晰的表达什么

阿拉一米斯
2011-10-26 18:23:17 阿拉一米斯 (心平常,自非凡)

楼上, 你没点思考力么,说太直白,就被封杀了~~

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度,你需要去读懂话里面的意思

树
2011-10-26 18:25:10 (笑)

我觉得表达的非常清晰啊

陌上香远
2011-10-26 18:26:34 陌上香远 (书如不买难细读)

好吧 我的阅读能力问题...

有容乃大
2011-10-26 18:29:00 有容乃大

嗯,经观已经很敢刊登了,再直白就要遭封杀了

mumacao
2011-10-26 18:37:32 mumacao

不过豆瓣会和谐掉的

艾小柯
2011-10-26 18:44:55 艾小柯 (脚踏实地,朴素为人。)

非常同意目的与手段的分析,有相似感受: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1312863/

明月奴
2011-10-26 19:08:50 明月奴

“幸好丁玲在国统区的名气大,得到的处罚只是被下放至北大荒两年而已。”求出处。

东财ing
2011-10-26 19:09:59 东财ing

写的很深刻,中国你的名字叫脆弱

马尔默唯一名媛
2011-10-26 20:38:07 马尔默唯一名媛

脆弱你的名字叫中国

台风
2011-10-26 23:33:53 台风 (我思故我在)

很好。

小猫
2011-10-26 23:45:00 小猫 (做一个人的猫,从来世到今生)

自由和民主,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实现过,或许是无法在每个维度上都实现的。然而追求自由和民主的信仰,却不应该因此而止步。过去的时空中改变的什么,走过了什么,在面对现有的问题时我们总是习惯于返回去思考。人类就是在这样痛苦的群体生活中寻找一个比现有的更高的生命境界,正是由于这样的寻找走错一步尽管可能耗费很多年,但终究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会一直想要走下去,想要弄清楚怎样才能走下去。

[已注销]
2011-10-27 12:33:22 [已注销]

在纸面上,或未成功前,他们满口是民主、宪政、自由;但是,一旦进入实际操作阶段,专制、独裁、党同伐异等各种传统的阴暗手段又会被同一个人熟练地调用出来。这种转变往往是不自觉的。

学海无涯
2011-10-27 13:19:34 学海无涯 (非杨非墨,不党不私)

党同伐异的阴暗手段,在未成功前已经不断调用,辛亥时期如是,今日亦如是

台风
2011-10-27 21:18:12 台风 (我思故我在)

“和一百年前比,革命带来的最大变化,恐怕就是革命话语的“名”与“实”被完全颠倒过来了:最恐惧革命的人完全垄断了“革命”的使用权,声称与他们相对就是与革命相对。而用一百年前的眼光看来无疑是“革命者” 的人, 现在却成了“ 反革命”。”
民族的悲哀呀。

帆澍小麦
2011-10-28 13:53:37 帆澍小麦

任何东西都有两面性,时间是最好的审判者

魔乱
2011-11-01 10:32:47 魔乱 (生来只为寻找。)

历史有其自然规律和进程,有人觉得一直在进步,有人觉得始终是狗屁。无论如何,本文还是发人深省的。

snienl
2011-11-02 19:15:04 snienl

一般来说,革命机器的组织及意识形态控制越严密、领导人越权威、等级制越鲜明,效率就越高,夺取政权的可能性就越大,但也越倾向于专制独裁;而另一方面,革命组织内部越崇尚平等、成员行动越自由、意识形态统治力越弱,那革命机器就越松散无力,因而更可能被镇压或淘汰——这是所有革命内部难以解决的一个永恒悖论。如何在保持战斗力和控制内部黑暗因素之间保持平衡,是摆在革命面前的最棘手问题,其难度不亚于走钢丝。实际上,除了少数特例,所有暴力革命基本都失败了。革命的目标定得越高,意味着对人性幽暗面的警惕越低,那么,它就越可能走向失控和暴虐,甚至可能反过来吞噬那些目标纯洁的革命者。

双
2011-12-10 13:33:52 (想要快快长大就不能挑食)

最恐惧革命的人完全垄断了“革命”的使用权,声称与他们相对就是与革命相对。而用一百年前的眼光看来无疑是“革命者” 的人, 现在却成了“ 反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