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展示区

来自anusman 上传于2011-02-26
分享到   
3人推荐  
1人 喜欢

狸空
狸空 2011-02-26 00:44:30

最美!

anusman
anusman 2011-02-26 00:46:33

一会再加个最丑。

胡安焉
胡安焉 (阿穗) 2011-02-26 09:54:10

三幅名画融合的情境;对事物可能性的想象;对前人画作意境的重新组合;对峙的力量:平和富足的文明生活与残酷的自然界生存之战、静与动、舒与痛、安与危、生与死;一个出色的技术细节:表现静态中的妇人的紧张心理尤其困难,表情特写是卡通化手段,与作品意境不符,故作者巧妙地把镜头放到她的脖子上——心提到嗓子眼了;结尾凝炼。

看了anusman的几篇,觉得在独立漫画的这批作者里,anusman是最擅长在作品里写意并对此有较清晰概念的。漫画语言最诗化。不过anusman写意的形式与内容都比较西化,譬如这篇里就有自然主义和古典主义的基调。这颇为罕见,可能是拜其敏感多思及沉稳的性格气质所赐(猜测而已)。

anusman
anusman 2011-02-26 15:39:45

胡君好理性,,,我看的心抽抽了,呵呵。多谢细心指教,我们结识一下。可细聊。呵呵。

格里高尔
格里高尔 (随时准备着灭所有人) 2011-02-26 19:32:14

阿穗,下期你来评anusman吧

anusman
anusman 2011-02-26 19:34:32

好 我坐等。

甘木
甘木 2011-02-26 19:53:11

说漫画镜头有电影的感觉好象是很俗气的评价,但是这篇漫画的镜头真的有流动的感觉特别引人入胜,依靠机位和风格构成的变化让人从静止画面中体会到情绪,真的很棒。

胡安焉
胡安焉 (阿穗) 2011-02-26 21:10:34

大家晚上好,请问下期是什么时候呀?

anusman
anusman 2011-02-26 22:58:58

哈哈 胡君等不急了。

格里高尔
格里高尔 (随时准备着灭所有人) 2011-02-26 23:18:08

时间是每周1次,也就是下周内发就可以了。

想写的话就写好了,开张大吉嘛。

anusman
anusman 2011-02-26 23:28:28

哈哈哈 开张大吉。

狸空
狸空 2011-02-26 23:34:21

放个小鞭~!劈劈劈劈劈!

+锁
+锁 (枷锁) 2011-02-26 23:35:25

我觉得就漫画本身批评这件事,很不错,可是看了看批评,总觉得也不是那么“批评”,像是在给漫画本身灌注意义,如果度把握的不好,很容易搞成是在互相吹捧。

狸空
狸空 2011-02-26 23:39:36

我觉得,想得到缺点就说吧,想不到的就夸夸。都很随意……

anusman
anusman 2011-02-26 23:57:58

嗯 就随缘吧

+锁
+锁 (枷锁) 2011-02-27 00:20:27

而且其实你们大家都认识,不自觉地就会形成圈子,说来说去,让人感觉怎么都像是在互相撒娇,倒不是我反对这样,这挺自然的。

但是到底要怎么个批评法,我现在确实没有一个标准。

比如,要评价一个漫画的好坏,我觉得首先得有一个标准,要先分类,这一篇漫画属于那种类型的漫画,然后大家都有一个印象,然后才会有对比,然后才能来评价。

如果没有对比,没有标准,每个人说,这就是我的风格的漫画,和他们的不一样,没有办法对比,那就成了自说自话了,我可以说你好,你当然好兴,我说你不好,我也没有充足的论据,一切都是飘在天上。

这样怎么能踏实呢?

格里高尔
格里高尔 (随时准备着灭所有人) 2011-02-27 01:22:54

对我来说无此可能

anusman
anusman 2011-02-27 02:25:30

这个怎么论断呢。试着来吧。

格里高尔
格里高尔 (随时准备着灭所有人) 2011-02-27 02:39:12

这个标准当然存在,而且自在我心,就像真理存在一样绝对。

我感应到它,试图去触摸,但总是隔着一层。而努力将对它的印象梳理清晰,就是我写评论的过程。

这可不是什么菜场里卖菜的公平秤,可以摆出来大家看的。

甘木
甘木 2011-02-27 10:17:04

2011-02-27 01:22:54 格里高尔 (身心疲惫)
对我来说无此可能

我太信了......有格里高尔在,谁也飘不起来,哈哈哈


我觉得+锁的担心是可以有的,你可以监督我们。现在我完全没觉得这里的氛围有互相吹捧之嫌,大家或褒或贬都是有理据,甚至有个人喜好在里面。你也不能要求漫画作者的分析都跟格里高尔似的专业,大家从不同角度说也是很有意思的嘛。我觉得只要作者清醒,氛围就不会暧昧,就算有小傻子来瞎激动也不会把作者哄晕。

至于+锁说的“先有一个标准,要先分类,这一篇漫画属于那种类型的漫画,然后大家都有一个印象,然后才会有对比,然后才能来评价。”这点我非常反对。 漫画就是给不同人看的,每人也会有不同判断理解,这本来就是主要趣味性之一。你把一篇漫画定性了,那心里有其他解读的人还说不说话了?我觉得评论还上什么条框,大家随性说,只要是真诚的就ok了,存在即合理嘛。

胡安焉
胡安焉 (阿穗) 2011-02-27 11:27:50

anusman同学又贴出了好多篇,我要细细看,但有个问题我想提问,就仍贴在这里吧。我一直感到奇怪,以前不好意思问你,就是,你难道从来没受过日漫的影响吗?我这个问题的意思是,一般来说,我们国内这代的漫画作者和爱好者,最初都是从九十年代初流入中国的日本漫画,主要是商业连载漫画处接触到漫画这门体裁的。在此之前,我们不知道什么叫分格漫画或叙事漫画,全无概念,而只知道连环画。故此,我们对漫画的第一印象,或者说最初撒在我们心里的种子,已经是漫画语言相当成熟和规范的日式连载漫画套路了。正因为我们最初都是被这些东西吸引而认识漫画体裁的,所以此后我们基本上也都没有完全脱离这些对漫画语言的最初的认识去进行审美和创作。这种情况可能类似弗洛伊德说的人的性格特质形成于童年时期的情感经历,且会伴随人一辈子吧。但是,在你的作品里,我看到的日漫语言远比其他作者作品里的少,这是你对此有所意识后主动努力的结果,还是你接触漫画这门体裁的过程和方式和我们大多数人不一样?

+锁
+锁 (枷锁) 2011-02-27 12:13:41

其实我的本意也并不想设定什么条条框框,把作者还是读者套住,怎么说呢,或许我对于漫画的认识太过偏狭,就像上面胡安焉说的那样,用某种已经形成的思维模式,或者漫画套路来进行规范,看来我得开阔一下自己的思维了...

我有条条框框不要紧,要紧的是,也许是我多虑了,怎么让更多像我一样的读者,已经习惯读日漫的读者,晓江所说的像我一样“缺乏审美素养的读者”去学会欣赏你们的东西,接受并喜欢上你们的东西。

胡安焉
胡安焉 (阿穗) 2011-02-27 13:21:49

对于加锁的担忧,我也说几点,不一定都对,也不都针对你的问题,有些方面甚至是你做得好的,我做得不好的,这也只代表我今天的认识:

1、艺术批评并不是指依循一套客观标准对作品进行评分;

2、因为不同作品间往往没有横向比较的渠道;

3、批评和创作一样,肯定是主观的,甚至是带有创造性的;

4、如果评者的论述有价值,脱离其评论对象也有价值,可以给人启发;

5、作为创作者应关注这些启发,而不是关注受评者从评价中获得什么“荣誉或损辱”;

6、其实不存在上述的“荣誉或损辱”,无数伟大的艺术家或流派始终在否定和他们同样伟大的艺术家或流派,然而他们仍各自伟大;

7、故批评人会给作品定优劣,但只代表其主观观点;

8、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批评正是建立在“偏见”上的;

9、虽然是“偏见”,但批评的价值在于启发,不在于建立标准;

10、中国的古典传统文化太讲究中庸之道,大家端着面子交流,生怕得罪人,对艺术批评的损害很大;

11、新中国的新文化,太迷信客观标准、事物的唯一规律等等原本只为政治服务的意识形态,对艺术批评的损害也很大;

12、重复一遍,别迷信标准,也别期待标准,用对待创作的心态和方式进行批评——艺术不是一元论的;

13、一个面面俱到的评者,往往没有一个拥有坚定艺术观和立场、性格偏激(哪怕有点狭隘)的评者给世界带来的价值大;

14、艺术是多元的,追求事物的丰富性,多重意义的理解和表现,不同艺术观点间必然也必须有激烈冲突,这是良性的;

15、故此批评也会彼此反对以建立自我美学观点和立场,这是自然而然的;

16、应重视批评中的创造性;

17、……

有点唠叨,有点重复,我现在要出门,先说这些,向加锁问好!

anusman
anusman 2011-02-27 16:00:05

嗯 胡君。

我想了一下子,是这样的,过去日漫的时候,我能记起的,似乎就是龙珠,因为我家不让我看。。。那个不是要租吗,或者买,我小时没有朋友,也没人借我看,之后很长时间都是看一本国内的漫画,那个是我家订的免费杂志,我就订那个了,里面都是华君武,张乐平,这些老先生的画,有的看着挺逗乐的,反正小时候就这样,算是没接触过,但见人还要为了面子,说我小时候看过,哈哈哈,很虚伪啊。

再之后就是伊藤润二,那时有朋友了,能借书,再来就是色情漫画,那个我估计不当漫画看,这个以后要写个研究色情漫画阅读方式的,应该挺好玩的,再之后就是梅图,就断了。

然后出国了,就是现在喜欢的这些,也看日漫,但当一个和这边一样的区别于我们的东西去看的,现在想想的话,似乎算是没受过影响。

归根结底的来说,还是家里管的太严格。。。但我学习也不好。。。

狸空
狸空 2011-02-27 19:20:47

+锁说的要怎么才能让习惯日漫的人来欣赏我们的作品这个问题。
我比较矛盾也比较偏激吧可能,我首先认为,创作是要考虑自身而不是要考虑读者的想法的。作者本人要尽可能的去挖掘自己。做到一个程度会有读者来追随自己。就好像看电影似的,爱看商业片的就看商业片,看文艺片的就看文艺片,不能强求导演也不能强求观众。
总有在中间地带做的非常出色弥补断层的艺术家,不管上下层次的受众都可接受,但往往这些人早年间的尝试都是实验性的,读者特别少的,我认为这个急不来。而且考虑为之过早吧。
我明白+锁兄是想看到中国漫画的发展能够更好,但是我觉得真的急不来~~
并且你说的吹捧啥的,明明我的漫画就被提了一堆意见嘛。^^

狸空
狸空 2011-02-27 19:22:54

怪不得,anusman……一开始看的日漫都是重口味呀……直接躲过了“热血白痴”的环节^^

anusman
anusman 2011-02-27 20:14:19

嗯,交友不慎的缘故啊。

+锁
+锁 (枷锁) 2011-03-04 02:05:03

自己之前第一次在小站发言就挑了anusman的这部作品,还说了那么多话,都是无关这个漫画的,现在读罢,觉得很对不起它,实在是很棒,最初并没有发觉漫画的趣味在哪里,但是看过几页之后发现,是一个小动画,并且是双线的,窗户成了三幅油画的连接点,最后奶也洒了,鹿也死了,时间到此刻交汇为一点,倒牛奶的妇女在看着向着森林的猎者,而猎者在望向幽暗的森林,森林里有什么,森林里在发生什么呢?可能如果没看过那三幅油画的读者,还真没办法理解故事有趣的地方。

anusman
anusman 2011-03-04 02:11:57

呵呵,太客气了加锁。

时常讨论,让这种交叉出来的谈话能产生点对彼此的启发,也可能会帮助感兴趣的朋友,真的,让人感觉很舒服。

呵呵。

+锁
+锁 (枷锁) 2011-03-04 02:19:13

嗯......我想我应该先耐心把你相册里的画看完,哈哈哈

我还有一个对你的画的印象,我想是否你内心有一种很想超脱的愿望,我猜测或许是以前被现实的形体和真实的刻画所禁锢的太久,你的漫画中的夸张和随意泼洒的成分已经快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你似乎很想癫狂的画出宇宙。

anusman
anusman 2011-03-04 02:39:54

似乎很想癫狂的画出宇宙。。

这句很可怕啊,会被神仙发现招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