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里的光

2014-12-15 14:47:28
病房里。
从门诊室出来后,韩灿佑把朴宇哲拉上了天台,两人面色略沉重地走回了病房。
金恩雅看了眼跟在宇哲身后的灿佑,问宇哲,“宇哲,我怎么了?”
“喂!女人,你很夸张诶,连男朋友都能忘记,还好宇哲哥大度,至于我嘛,我就是宇宙无敌万人迷韩灿佑!”宇哲还未开口,灿佑先抢了话。
这是恩雅第一次见到灿佑的情景。他的语气就像高高在上的王子傲慢得不可一世,
宇哲后来告诉她,韩灿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寄住在她家,两个人就像没有血缘的姐弟。
之后的日子里,朴宇哲每天都在病房里陪着恩雅,体贴入微,但恩雅的心里总有些奇怪的感觉。
出院后的一天。“朴宇哲!我不要在家里宅着了!我要去游乐园!”
“好了好了,你呀哈哈,我不是怕你身体还没恢复么。那你乖,早点睡,明天一早就带你去游乐园。”宇哲一边赶着工作报告,一边笑着挂了电话。
恩雅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在床上欢呼蹦跶。
“女人,你多大了?去个游乐园就高兴成这样。”灿佑手里拿了杯牛奶,一脸嫌弃地站在房门外,“喏,喝吧。”
金恩雅一脸严肃地盯着这个大孩子,随手接过温牛奶:“第一,韩灿佑,虽然我爸不在家,但我好歹是你姐,说了多少次了,叫怒那!怒那!第二嘛,你没烧吧,你确定这牛奶里没下什么药?”
“爱喝不喝,我韩灿佑热的牛奶,多少女人想喝也喝不到啊,我就随手多热了一杯孝敬你,这叫敬老不懂么?喝了早点睡吧,老人家!”说完,灿佑随手关上了房门,嘴角勾起的弧度。
此时,一个抱枕飞了过去,撞在了门上,“啊……!韩!灿!佑!你这个变态自恋狂!”


第二天,游乐园。
“宇哲宇哲,快点过来啊!”恩雅像个松了绳索的大孩子,一路狂奔。
朴宇哲笑着在后面跟着,不时还提醒她,“你呀,小心点,先想玩什么?”
恩雅笑着环住宇哲的胳膊,“鬼屋!”
“你呀,女生不是都爱玩旋转木马啊摩天轮什么的么?”
宇哲亲昵地摸了摸她的头,微微笑着。
“昂对~!那些都不是my style~走咯!”
鬼屋内。恩雅虽然一心想玩,但还是害怕地紧紧黏在宇哲身上狂叫,
“啊——”快结束的时候,恩雅被一只手拉住了脚踝,吓到一下子跳了起来。
宇哲满眼怜爱地抱紧恩雅,温柔地安慰着,“没事没事,都是假的哈,乖。”
那一瞬间,恩雅脑海里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同样的鬼屋。。
身边的男生一下子冲到那只“鬼”面前,一边紧紧抱住她,一边拍打拿只手大喊:“呀!呀!我的女人你都敢动!不想活了么!”明明害怕地要死,还一个劲逞强的模样……她努力去看清那个人,那个人是谁?
“恩雅?恩雅?被吓到了么?”一下子被宇哲叫醒,回过神来,看着他眼里的紧张,恩雅笑了笑,“没事!我可是打不死的金恩雅呢!”
晚上回到家,灿佑坐在沙发上,瞥了眼开门进来的恩雅,“哟,回来了?”
恩雅轻轻点了点头,没说话,慢慢地向楼上走去。
“金恩雅!谁教你的这么没规矩!问你话呢,干嘛不说!有了朴宇哲,就不想理我了?”灿佑一下子炸了毛,冲上前拉过恩雅。只见她脸色惨白,嘴唇发紫,“怎么了?”
“胃……胃疼……”还没说完,恩雅昏了过去。
“该死的!”灿佑一下子抱起恩雅,嘴里狠狠地骂了句。
等恩雅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看见灿佑一脸愁容地坐在床边,“韩……”
“醒……终于肯醒了啊!”脸上的紧张瞬间没了,只留下让恩雅厌烦的臭脸,“哝,喝了。”
“红枣糯米粥?你做的啊?”是有些饿了,恩雅大口大口地吞着。
“金恩雅!我现在认真地问你,今天吃了多少冰淇淋?”
“这个……呃,我数数啊,一个甜筒两份冰沙……”“够了!金恩雅,朴宇哲不知道你有胃病,你自己不知道么?说了多少次了!不准乱吃冰的辣的,你听进去了没?”灿佑一股脑地说完,一脸严肃地瞪着她,那怒气就像要把眼前的女生吞了。
“你!”恩雅刚想张嘴回骂他,可是一想,他也是为自己好,“喂,我错了嘛,你这么生气干嘛啊真是的。”
“我生气干嘛?呵,对啊,我干嘛这么生气,你痛不痛关我什么事,真搞笑了,痛死你我还省心了。”灿佑一甩手准备离开,猛地被拽住了衣角,“放开!”
“韩灿佑?灿佑?佑佑?消消气,好不好?哎呀,你看看,你长得本来就不咋地了,一皱眉更不咋……”
恩雅低头寻思着还有什么好话可说的,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张大脸给吓到了,“你,你要干嘛啊!”
“我让你好好看看啊。”灿佑一把转过恩雅的头,四目相对,慢慢靠近,直到恩雅都能感到他的呼吸,鼻头痒痒的
“女人,你好好地给我看清楚,我,这张脸,叫长得不咋地?你,真的确定么?”
“呀!你变态啊!出去!”恩雅一把推开灿佑,用被子蒙住头,脸上热得快烧起来了。
“恩雅,我……到底应该拿你怎么办?”灿佑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大声嘱咐道,“把粥喝了,药吃了,别想我明天还照顾你,麻烦。”
那天晚上,恩雅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胃疼得要死过去了,有个人一边责骂她,“你个大笨蛋,让你再乱吃冰的!不知道自己胃不好是不是?要是哪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要怎么办?”一边骂一边喂她喝粥
她紧紧抱住那个人,嘴里嘟囔着,“怎么办呢,这下我这辈子都得粘着你了。”她努力想去看清那张模糊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
“说好的面包果呢!还不如待在帐篷那等宇哲给我烤鸡翅呢!这下好了……”
本来开开心心和一群朋友们出来露营,都怪自己错信韩灿佑说这片树林有种面包果,和椰子一起煮特别香,结果两人溜出来找果子,脚一踩空,摔了下来。
等她醒来,才发现灿佑也摔了下来,手机也摔坏了。
“对不起……天要黑了,先找个山洞避一避吧。”灿佑二话没说背起恩雅。
恩雅这才看见灿佑已被滑破的肩膀,一直都在流血,“喂你放我下来,我能走!韩灿佑!你受伤了不知道么!不疼么!喂!”
“金恩雅不疼,韩灿佑就不疼。乖乖待着,别动。”
好不容易在山洞里点起了火,刚想说些什么,一阵风吹灭了火光。眼前的黑暗,让恩雅头疼到要裂了。
“疼,我疼。”这片黑暗,让她似曾相识,心疼到喘不上气。
“恩雅,别怕,别怕我在。”恩雅被猛地抱紧,手被牢牢地握住,“没事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
那年,她五岁。前一天,妈妈带她去了游乐园,买了新衣服,吃了好吃的,给她讲童话故事,抱着她跟她说,“雅儿,你要相信我,妈妈爱你。”
第二天,爸爸告诉她,妈妈走了,不要她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她不信。
“出去!都给我出去!”一热再热的饭菜一次又一次被摔了出去,小小的恩雅,把自己关在黑暗的房里,关了窗,拉了帘,没有一丝生气。
“出去!我说统统给我滚出去没听见么?”
黑暗里,门被轻轻推开,女孩的声音响彻云霄,一个花瓶猛地甩了过来,门口站着的小男孩肩膀被碎片滑破。男孩连眼都没眨,怔怔地看着
这片黑暗。
“小雅!你要干什么!”金裕泰紧张地问身边的男孩,“小佑,疼么?”
“金叔叔,小佑不疼,您放心。我陪着恩雅就好。”小小的韩灿佑,微微笑着,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灿佑轻轻关了门,悄悄走到离女孩最近的位置,缓缓坐下,没再开口。
直到第二天,帘子外的天像是亮了。女孩开口了,“喂,不疼么?”
黑暗里,灿佑的嘴角微微翘起,“金恩雅不疼,韩灿佑就不疼。”
“我疼,心疼。”灿佑没再回话,恩雅肚子咕噜噜地叫着,“喂,不饿吗?”
“金恩雅饿,韩灿佑就饿。”
那天,金恩雅被韩灿佑拉着往外走,那顿饭他俩吃了平时一天的饭量。自此之后,恩雅的世界重新有了太阳——韩灿佑。
……突然,恩雅都想起来了,所有失去的过去。
从那刻开始,恩雅和灿佑谁都没有说话,一直到她离开的那天。
她走了,去巴黎进修设计,离开了从小的依靠韩灿佑。虽然她已经知道整件事的真相,车祸是一个喜欢灿佑的女生蓄意造成的,灿佑不想让自己想起那段不好的经历,宁愿默默地守护她。
三年后。在“寻”F/W 2017发布会后台。
“金老师,这位就是本次时装秀的主秀模特——灿佑。”模特公司经纪人Ken热情地为眼前两位新秀互作介绍,“灿佑,这位就是巴黎归来的著名设计师金老师,也是这次发布会‘寻’这个品牌的创始人。”
“……”灿佑直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女子,三年的时间,她变了,更有气质和韵味。
“这是我的荣幸,韩先生,以后也请多多关照了。”她的微笑诉说着一切,似乎又有什么新的故事即将上演。
肉松是只猫
2014-12-15 14:49:36 肉松是只猫 (猫的世界里 我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么么哒~

麦娓maya
2014-12-15 14:52:33 麦娓maya

好吧!

已注销
2014-12-15 14:53:34 已注销 (老子豆瓣上过班,严正拒绝杀猪盘)

呜呼呼,接龙完了!!!!!!!我写的情节也在里面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