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林出版社的广播

说:

#作家纪念日# 我成长的家庭徘徊于爱与恐惧之间,唯独没有温柔。但是,这个雷鬼辫女孩儿向我展示了另外的面向——爱可以温柔体贴;爱,无论柔软坚硬,都是英雄主义的行为。——塔那西斯·科茨(Ta-Nehisi Coates,1975年9月30日— )

+ +

写了新日记

樊锦诗:此生命定,我就是个莫高窟的守护人
樊锦诗/口述,顾春芳/撰写(刊于《中华读书报》2019年9月25日) 如何平衡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如何协调文化遗产保护和旅游开发的问题,这是我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的职务之后遇到的最棘手的问题。 2014年8月21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

写了新日记

“外国文学研究前沿”论坛暨 《战后世界进程与外国文学进程研究》新书发布会在南京大学举行
9月22日,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在南京大学仙林校区举办了“外国文学研究前沿”论坛暨《战后世界进程与外国文学进程研究》新书发布会。南京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杨忠教授、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王守仁、译林出版社总编辑袁楠编审出...

说:

#哲人纪念日# 思的任务将是放弃以前的所思,把真正应该思想的事情决定下来。——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1889年9月26日—1976年5月26日)

+ +

说:

#作家纪念日# 让我们尽情生活,只要能这样,只要爱情和生活都是自在;因为时间就是时间,时间奔向远方,虽然哲人们有不同的道理。——T.S.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1888年9月26日—1965年1月4日)

+ +

说:

#作家纪念日# 生命是以时间为单位的,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慢性自杀。——鲁迅(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

+ + +
显示更多6张图片
+ + + + + +

说:

#作家纪念日# 再没有别的任何东西比得上年轻:世上再没有别的比年轻更美好。——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1897年9月25日—1962年7月6日)

+ + +
显示更多3张图片
+ + +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2019年9月新书

说:

#作家纪念日# 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菲茨杰拉德(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1896年9月24日—1940年12月21日)

+ + +
显示更多6张图片
+ + + + + +

说:

#哲人纪念日# 人的内心,既求生,也求死。我们既追逐光明,也追逐黑暗。我们既渴望爱,有时候却又近乎自毁地浪掷手中的爱。——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年5月6日—1939年9月23日)

+ + +
显示更多6张图片
+ + + + + +

说:

#作家纪念日# 向前看,还有一片明亮的天,不会使人感到彷徨。——梅里美(Prosper Merimee,1803年9月28日—1870年9月23日)

+ + +
显示更多3张图片
+ + +

说:

#作家纪念日#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聂鲁达(Pablo Neruda,1904年7月12日—1973年9月23日)

+ +

说:

#作家纪念日# 人到生命的某一时刻,他认识的人当中死去的会多过活着的。这时,你会拒绝接受其他面孔和其他表情:你遇见的每张新面孔都会印着旧模子的痕迹,是你为他们各自配戴了相应的面具。——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1923年10月15日—1985年9月19日)

+ + +
显示更多6张图片
+ + + + + +

说:

#哲人纪念日# 人生本来就是一种较广义的艺术。每个人的生命史就是他自己的作品。这种作品可以是艺术的,也可以不是艺术的,正犹如同是一种顽石,这个人能把它雕成一座伟大的雕像,而另一个人却不能使它“成器”,分别全在性分与修养。——朱光潜(1897年9月19日—1986年3月6日)

+ + +
显示更多2张图片
+ +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2019年9月新书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2019年9月新书

添加了图书到豆列

2019年9月新书

写了新日记

透过南京看中国历史沧桑
刘鸿亚/文 (刊于《半岛都市报》 2019年9月6日)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在南京留下了名篇佳作。近日,南京籍著名作家叶兆言的最新力作《南京传》由译林出版社出版。作为一位公认的文章大家,叶兆言对他写了...

发起了一个活动

研发一线的科学家带你踏上新药发现之旅——《新药的故事》新书分享会
开始时间:2019-09-22 19:00 / 地点:南京 鼓楼区 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店,广州路173号) / 参加人数:1

写了新日记

段超:世俗主义——“祛魅之祛魅”
段超/文,刊于《中华读书报》(2019年9月4日) 世俗主义讨论的问题是,如何在一个既没有宗教也不承认超自然力量存在的世界上有意义地活着。世俗主义之所以成为当今西方社会的一个重要议题,自有其历史叙事和思想渊源。任何一个文明都...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