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ldacrap的广播

说:

大概是十年前,第一次听到米店,那会只是觉得手风琴的音色抓耳,旋律朗朗上口没听几遍也就放一边了。而后不知从哪篇文章还是纪录片里看到张玮玮自己对于米店的评价,他说“其实整首歌想表达的就只是最后两句词,前面的词都不重要。”我被他这番风趣又不乏浪漫的坦诚打动,于是再一次“踏进”米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