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ldacrap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我的树
有人说 她是从地下冒出的 所以总是抬头向往蓝天 有人说 她是从天上掉下的 所以回味每一口溪水甘流 有人说 她来自千变万化的气云中 没有过去 也没有原因 她低眉垂目 她流过泪吗 她低眉垂目 她流过泪吗 夜晚她唱歌给朦胧的月亮 在月光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