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湿(医师)组合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蛋疼的宜宾话民谣——《放了我》
写在歌词前面的话: 出生在推崇大一统且被变态的集体主义奴役了数十年的中国,显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