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 全部 )

吹泡(Trip-Hop) (试发表)
2012-07-12 00:24:00
一   十五块。在还有五个小时就要上火车离开春城的时候,我用这些钱买了一张春城动物园的门票。   “我不喜欢去动物园,因为我觉得那些动物太可怜。”在来之前,Emi用熟练但音调诡异的普通话对我说。她是一个德国女孩,我们三年前在一个借宿网站上认识,这是我第二次来春城并借宿在她租来的住处。   “你为什么要去动物园?”Emi又问我。她虽然微笑着,但皱起的眉和摊开的双手显... (10回应)
视察 (试发表)
2012-04-17 12:16:31
  我爸今晚又喝多了,非要来我这歇会,顺便吐吐真言——当然这是我的说法。   半小时前我爸给我打电话说要过来时,我还在医院。我正装作一个失眠患者,替我女朋友找大夫开安眠药。她长期靠这玩意儿助眠,今天懒得出门去医院续药,就让我在回家路上顺道替她办了。   好像是德国人说,人的心理就是幸灾乐祸,我觉得还得再加一点,猎奇。所以尽管我讨厌医院,但每次有机会作为一名健... (18回应)

超短篇 ( 全部 )

想吐 (试发表)
2013-05-09 12:51:27
  刚才在KTV,我叫了个陪唱小姐。除了唱歌,她抽烟,喝酒,吐痰,样样精通。   特别是弹烟头,她总是非常潇洒自如地,把抽剩的烟头一个个从沙发直接弹到门口——在门上打个篮板之后落入墙角——弹指间,灰飞烟灭,像是提醒我她还有发射暗器的技能。   她一笑就捂起嘴,但我从侧面看过去,还是看见了她的龅牙,龅得厉害,却龅得整齐,让我数不出龅的到底有两颗,三颗还是上牙全部.. (2回应)
兰花指 (试发表)
2013-05-09 12:44:23
  每次一上地铁,我总能迅速找出视野里相对最特别的女性,供我偷偷扫视,以及用余光凝视。   今天让我扫凝时间最久的,是一位衣着艳丽的老妇。她黄白相间的毛线帽遮住了两朵耳垂以外的耳朵,修身羽绒服(现在突然想不起颜色)让上半身凹凸有致,浅灰色的连裤袜天衣无缝地长进一双皮质上好的长筒靴里,让我相信她被藏起的双腿,也同样光滑细腻。   她端坐在座位上,不知为何频频闭...
2019-10-15 01:52:46
  如果人的生殖器长在脸上,那世界将是一片什么景象?   比如人的鼻子是生殖器,那它大概也逃脱不了整天被裹在布里不见天日的命运。那块布也许叫鼻罩或鼻围,跟现在穿内裤一个道理,有绵的有绸的,有T型的有A型的,有黑色的有花的,本命年就戴红色的,约会时打扮性感些就戴蕾丝的豹纹的。女性朋友一般不戴白鼻罩,一个月流一次鼻血,容易洇。   那么反过来,人的鸡巴和逼终于回... (6回应)
于哲
  • 作者: 于哲
  • 写作类型:杂文/诗歌/非文学/其他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22 )

  • 她比呲花寂寞
  • Chocobo
  • VelvetExpress
  • 凯狗一个头
  • 梦
  • Elune5972
  • 内咸
  • gongong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