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人 ( 全部 )

发表于:奇幻世界
  大雪断断续续下到了第五天,天空依然是沉重的铅灰色,一点都没有显露出开朗的样子来。鹅毛一样的雪片无穷无尽地从那黯淡的天空里旋转着坠落下来,轻轻跌在洁白一片的大地上。要是用心去听的话,除了火炉里的泥炭时不时发出的清脆爆裂,人们甚至可以清楚地听见雪层陷落的咯吱声,说明屋外的积雪又厚了些,又重了些。   现在客栈里所有的人都不再象前两天那么乐观。商人们不再指望阳...
发表于:奇幻世界
  晴朗的日子里,在兰泥的镇口就可以望见遥远的夏阳城,那座白色的瑰丽都市在苍绿的大地上象一颗宝石那样的闪闪发光。对于即将穿越山口的旅人来说,在这里最后望见的夏阳也许是他们关于杜国最美丽的记忆。   这个清晨也是明朗的。正如坚昆所预言的那样,云层在夜间就已经散去,阴沉了多日的天空恢复了以往那种高原上天空特有的明亮而深邃的蓝色,只有几丝淡淡的流云在天际浮游,空气...
发表于:奇幻世界
  云铁树把香螺在手里掂了掂,那手势看起来是沉甸甸的,他环顾了一下众人,猎人们似乎都明白了这个暗示,一脸的蹊跷。   香螺是香螺溪的特产,螺肉非常肥美。可除了兰泥镇的猎人,很少有人有机会品尝这天下的美味。因为这东西很奇怪,一旦离开香螺溪的活水,马上就死,不用半天功夫就烂得只剩下一个空壳,不管用什么方法也保存不了。而且香螺喜欢急水,一般都只有拳头大小,海碗那么...

柏舟 ( 全部 )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5年9月“巨门”号
  几个人望着长长的队伍,脸色都有些难看。   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箭及的规矩,日落就关闭城门,能不能赶在今天入了箭及赶去秋叶,眼下成了未定之数。这几个人前面其实只有十来个行商,偏偏守卫检查分外仔细,几乎让人觉得这队伍从来都没有移动过。   “果然是箭及啊!”面容俊秀的青年感叹道,侧面望过去,他眉目如画,如果不是神态中的一股英气,说是美女也有人信,“以前只听说...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5年9月“巨门”号
  界明城有时候会想象秋叶的秋天到底是什么样子。这样一个城市,是不是真的只有到了秋天才有叶子可以看呢?已经是暮春的季节,来去不定的春雨洒下来的依然是刺骨的寒冷,天井里的老藤也还是灰黄的颜色,没有一丝要发芽的迹象。   山城客栈有一间不大的门面,七八张虽然很旧但却擦得很干净的桌子,里面的曲尺柜台是黑沉沉的铁木颜色。穿过厅堂是一个长着遒劲老藤的小小天井,后面倚... (1回应)
发表于:《九州幻想》 2005年9月“巨门”号
  开了店门不太久,三三两两坐在厅堂里的客人就被门外雷鸣般的马蹄声吓了一跳。有嗓门特别大的令兵一路来来回回地高喊:“即日宵禁,日暮闭门,擅出者死!”   晋北法酷治严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大白天里靖安司的兵马在城中要道奔驰设卡还是让人意外。自秋氏失国以来,雷千叶苦心经营,晋北与天启和周边诸国的关系都很稳定,没有什么迫在眉睫的战事。何况就是有战事,耳目灵通...

流火 ( 全部 )

发表于:《奇幻世界》
  界明城在黑夜里醒来,觉得浑身都在酸痛。篝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只是灰堆里还有零星的红光一闪一闪的,不再向周围的人提供什么热量。   北邙山脉,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是无常的地域。白天的跋涉是在没有由来的酷热里进行的,可是夜晚,冰冷的地气却轻易地通过厚厚的驼皮毯子侵入旅人们的骨髓。   界明城知道自己还没有从昨日的疲劳里恢复过来,但是难以抑止的寒冷让他...
发表于:《奇幻世界》
  史家们把“北邙之盟”看作河洛再次介入东陆乱世的里程碑,不管这种介入在不同的历史记述中获得的评价如何,所有人都不能不同意,河洛使乱世的时间起码缩短了二十年。甚至有人认为:不是这个盟约,野尘军不至于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横行荆扬,也不会那么快就陷入分裂。而天驱武士的荣誉,在对盟约的守护中赢得了各种族的尊敬,虽然这荣誉很快就象流云一样的消散了。也是从这个盟约开始,东...
发表于:《奇幻世界》
  这一天马帮没有继续前进。   界明城向马帮头子解释了他和麻木祖克之间的交谈,他的期望显然符合所有人的意愿。不管祖克到底会不会回来,这种可能性本身就值得他们等上一两天--他们本来打算走上好几个月,也不差这么一点时间。对于这种长途跋涉,马帮头子自己也早就心生疑窦。来回半年的时间,足够他在衡玉城和天启之间走上好几遍,可是他们却要在这没有月光的北邙山里走个没完,... (1回应)

白驹 ( 全部 )

发表于:九州幻想
  边俊把骡子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才发现这牲口其实很帅。   骡子五岁牙口,正当壮年,铁青的毛色,一对大耳朵竖得高高,四条腿笔挺有力,满身的筋肉在亮闪闪的皮毛下面滚来滚去,简直就是“强健”两个字。   边俊拍拍骡子的脖子,感叹地说:“果然是人靠衣裳马靠鞍啊!可惜了你,平日里只是拉车,谁知道你长得这般俊俏?”也不知道到底在说谁。他倒没想到这青骡子毕竟不是马...
发表于:九州幻想
  “是好马。”杜若澜忍不住伸手去模那黑马的鬃毛。这些鹰旗军骑的都是黑马,身高腿长,一看就知道是北陆的良种。可是尚慕舟这一匹尤其扎眼,黑压压好象一片乌云落在眼前,双眼又亮得象乌云里透出来的星光,直直勾人目光。当兵的有几个不喜欢马?就是杜若澜也被吸引了过去。黑马后退了几步,重重打了一个响鼻,很不满意的样子。总算杜若澜反应快,急忙转身,也还是被喷了一身粘乎乎的唾...
发表于:九州幻想
  青石城西南九里,是筱千夏的临夏堂。每年初秋,来自北陆的船队扬着一片片的灰帆驶进坏水河口,把满船的骏马卸在砚山渡。临夏堂也就热闹了起来,数千匹北陆马在临夏堂的草场饱饱吃上两个月贮青黄黍,屁股蛋子就圆溜起来。然后,它们被各种各样的人领回各地去――那些人许多都穿着闪亮的盔甲。   现在还不过是夏天,几百里青石平原上的黄黍都正在用力拔节,将将没过人头的高度。夜...
57人
斩鞍
网络版小说可以随意复制传播,无需保留始发站的链接,非盈利性使用无需授权。

  • 作者: 斩鞍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杂文
  • 代表作: 《九州·秋林箭》 新世界出版社 2007-12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094 )

  • 枫糖
  • 终极沙皮怪
  • 藏书和左
  • 此用户已失踪
  • 陈紫莲
  • 吃瓜妹妹
  • 疯了
  • 琢夭夭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